笔趣阁 > 农女不修仙 > 第116章除暴安良

第116章除暴安良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黑妞念叨完,整个财神庙里就变得静悄悄的,外面晴空万里,而破庙里却灰暗冰冷,阴气沉沉,四周还散发着一阵阵的发霉的气味。

    突然,一直安静的趴在小道士怀里的白猫,哑着嗓子短促尖锐的叫了一声,叫声极其刺耳,像是有人踩了它的猫尾巴一般。

    白猫一个纵身,从小道士的怀里窜了出去,一个纵身跳上了神龛,再一眨眼就窜没影了。

    没想到这只又肥又老的猫,动作还能如此的灵活,黑妞看的目瞪神呆。

    小道士反应过来,也连忙向财神庙的后院追去,黑妞刚要起身去追,却听馒头悄声道“那只老鼠已经逃了。”

    黑妞松了一口气,然后又紧张起来。

    “那只猫不会追上那只老鼠精吧!”

    馒头满不在意的道“被追上就是证明它道行不够,一只才活了三十年的老猫,应该不是那只老鼠精的对手。”

    黑妞知道今天的目的是达不到了,只能悻悻的打回府了。

    在回家的路上,黑妞总是忍不住想起那个小道士,那个小道士愣头愣脑的,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有道行的,去追一只成精的老鼠,不知道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黑妞心里想着事,走路就有些心不在焉,刚走过一个街角的时候,刚好和急匆匆迎面跑来的一个人撞了个正着。

    “哎呦!”黑妞捂着额头抬头一看,竟是那个小道士。

    “怎么又是你啊?”

    小道士本来正在追踪那只老鼠精,结果被黑妞这么一撞,凝聚而成的神魂一乱,顿时感知不到那只老鼠精的踪迹,心里的火气是蹭蹭的往上窜。

    怒瞪着黑妞,咆哮着“怎么又是你这黑丫头,你能不能抬头看看天。”

    黑妞不明所以,顺着小道士的手指抬头望了望天。

    今日晴空万里,秋高气爽,是个好天气。

    “看见没有,现在是白天,你这种夜行动物出来晃悠什么?赶紧让开,别挡了小爷的道,小爷还有大事要办。”

    黑妞顿时明白了这小子是在嘲笑自己长得黑,可是等她要发火的时候,小道士已经一把推开了自己,窜出了这条小巷。

    黑妞气小肚子一鼓一鼓的,握着拳头挥了挥,咬牙切齿的愤愤道“刚刚我还在担心这个小道士,现在看来就是多余,我就等着你被那只老鼠精收拾。”

    黑妞看着早已经空荡荡的小巷子,气哼哼的转身继续往家走。

    一走近自家的大门口,正好看见林直和潘安,刚从自家的院子里走出来。

    看见黑妞,林直始终面无表情,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倒是潘安,立刻眼睛一亮,满脸春花开的迎了上来。

    黑妞又仰头望了望天,现在已经是秋天了,为什么此时给她一种春天来了的错觉。

    “你出门怎么不对我说一声,最近城里不太平,你要是再出门,一定要让我陪着你。”

    望着潘安渴望的眼神,黑妞神色淡淡的道“刺客还没抓到吗?”

    “不是,这几天城里连续出了四桩命案,到现在还不知道凶手是谁,已经闹得人心惶惶了,所以,以后你要出门一定要叫上我。”

    黑妞一听,突然来了兴致。

    “你说说都是什么案子?”

    潘安见黑妞主动和自己说话,立刻兴奋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是这样的,第一桩命案发生在四天前,那天夜里正下着雨,城东的一片平民四合院里,一间土胚房子突然倒塌,还压死了一个男人。大家本来觉得这是一件意外,也没在意,可是第二天夜里,城南一个院子里的大青砖房子也无缘无故的榻了,又压死了一个男子。”

    黑妞一听,兴致更浓,拽着潘安的袖子,就往自己的院子了拉。

    “走,进院子,你在细说。”

    潘安对黑妞的这个小动作,弄的是脸红心跳,扭扭捏捏的跟着黑妞回了院子。

    林直在后面紧皱着眉头,最后也跟着走进院子。

    木婆子见黑妞带着林捕头和潘捕头又回来了,好奇的过来看看。

    黑妞把睡着了的馒头,交给了木婆子,连忙让潘安继续讲。

    潘安口若悬河,他头一次知道,原来自己还有说书的本事,原本简单的四桩人命案子,被他声情并茂的一陈诉,竟然多了几分诡异的气息。

    简单来说,就是连续四天的时间,每天都会在城中不同的地方,倒塌一间房子,巧的是还都压死了人。

    黑妞听着陷入了沉思,这件事看似是巧合,却绝不是巧合。要知道,就算是土胚房子也不是说塌就塌的,前几日不过就是小风下雨,就算是土胚房子的年头久了,经不起风雨塌了,可是青砖的房子可是轻易不会塌的。

    又想到了今日看到的那个小道士,难道是那只老鼠精在作乱,老鼠善于挖洞,成了精的老鼠要是想要推到一栋房子,那还是很简单的。

    但是那只老鼠精为什么要这样害人?

    见黑妞陷入深思,林直目光一闪,拍了一下潘安的肩膀,道“衙门里一堆事等着呢,赶紧走吧!”

    潘安还是有些恋恋不舍,最后还是被林直拉走了。

    木婆子再次送走了人,不停的跟黑妞唠叨。

    “林捕头和潘捕头真是好人啊,之前来咱家,就是来嘱咐咱们小心一点。还帮咱家检查了房子有没有坍塌的迹象,刚刚我还没明白是这怎么回事?不过听潘捕头这样一说,这件事还真是邪乎。”

    就在黑妞已经放弃了找那只老鼠来帮看家护院的时候,第二天一大早林直就找来了。

    “伯母,我有点事和黑妞单独谈一谈。”

    木婆子一听,看了黑妞一眼,又看了林直一眼,点点头,回了屋。

    黑妞倒是好奇了,林直有什么事,还需要背着自己的老娘跟自己谈。

    林直坐在院子里的小方凳上,那高大壮实的身子,黑妞怀疑自己的凳子能不能承受住林直的重量。

    等了半晌,林直终于开口了。

    “你还记得昨天潘安说的那个案子吧!”

    见黑妞点点头,林直皱了一下眉头,开口道“案子有了新的进展,我们查到被房子压死的四个人在半个月前,伙同另外一个叫张黑子的混混,曾在财神庙附近活活打死了一个老乞丐。”

    一听财神庙,黑妞这时似乎明白了什么,难道那只老鼠精不是在为祸一方,而是在除暴安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