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不修仙 > 第117章鼠患

第117章鼠患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看黑妞若有所思的表情,林直就知道。黑妞一定是知道些什么,这个黑姑娘身上总是有很多的秘密,更有着不同寻常的本事。

    见林直不错眼珠子的盯着自己看,黑妞心里咯噔一下,无辜的问道“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我又不是捕快。”

    两个人面对面的又沉默了半晌,林直叹口气,悠悠开口“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黑妞摇摇头,见林直还盯着自己,她只能开口装傻。

    “要不,我再给你准备一些提神养气的药,让你精力充沛,早日断案。”

    黑妞装傻充愣的终于送走了林,便独自坐在院子里细细的思量了起来。

    要是那只老鼠是个坏的,连续四天杀了四个人,本事也不小,那个小道士可就危险了。要是那只老鼠是个好的,被小道士除了,她还上哪儿找一个厉害的看家护院的守卫,岂不是也很可惜?

    黑妞思索再三,决定这件事还是要管上一管,于是收拾了一些简单的东西,背上了竹背篓,把睡得迷迷糊糊的馒头塞了进去,走出了家门。

    等她走出樟草胡同,并没有注意到,街角走出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正望着她离开的背影。

    “快醒醒,你还能不能感觉到那只老鼠精的位置了?”

    馒头眯着眼睛,显然还没睡醒,坐在竹篓里的小脑袋一歪,口水差点流出来,好在竹篓上盖着竹编的盖子,不然这可爱的小模样不知道又吸引了多少人的围观。

    “你一直往南走便能找到。”

    说着,馒头眼睛一闭,又睡了过去。

    背着竹楼的黑妞很无奈,这种天地生养的草木精灵都十分的嗜睡,因为睡觉可以让他们更好的吸收天地间的灵气,让他们更快的成长起来。

    黑妞沿着街道一路向南走,最后就走到了襄城南边的城门口。

    “再走就出城了。”

    馒头打了一个哈气,奶声奶气的道“再继续往南走。”

    话落,竟然还打起了呼噜。

    黑妞仰头看了看天色,此时已经渐渐变暗,并不是出城的好时候,回来晚了,可能就回不了城了。

    不过黑妞也就犹豫了一下,还是出了城。此时进城的人多,出城的人几乎没有,黑妞前脚出了城,林直跟在后面也出了城。

    襄城的南边竟然是一片片的竹林,傍晚的风刮过,吹着竹林沙沙响,像是有人在哭。

    黑妞打了一个激灵,馒头这个时候也清醒了。

    四周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馒头,你确定那只老鼠精就在这附近吗?”

    馒头的闭着眼睛感受了一阵,睁开眼睛之后,尽量的放轻了自己的声音,道“你身后有人,就是那个叫林捕头的男人。”

    黑妞身子一僵,她竟然不知道自己被人跟踪了。她回想了一遍自己刚刚做过的事,好像除了和馒头自言自语之外,没有其他奇怪的表现。

    黑妞松口气,想着要不今天还是回去算了,此时天还没黑透,回城应该还来得及。

    可是还没等她转身,竹林里的风声徒然变大,唰唰的奔跑声,犹如千军万马呼啸而过,踏过铺满了落叶的柔软的土地向黑妞的方向奔来。

    黑妞定睛看去,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密密麻麻的老鼠,一个咬着一个尾巴,一双双猩红的眼睛满是血光之气,排列着整齐的队伍正在狂奔。

    就在黑妞完全被这阵势吓傻,忘记了逃跑,眼看着成群结队的老鼠奔到了自己脚边,想逃已然不及,难道自己就要被一群老鼠吃了?就算是不被吃,被一群老鼠爬过身子,恐怕也会成为她这辈的的噩梦。

    说时迟那时快,林直从后面突然冲了上来,一手抱住黑妞一手攀着一根竹子向上跳。

    但是一根竹子根本就承受不住两个人,不,应该说是三个人的重量,竹子被压弯,眼看着二人就要倒在老鼠堆里。

    黑妞顿时反应过来,双手并用,紧紧的搂住林直的脖子,林直搂着黑妞的那只手被解放,双手并用,以两根竹子为支点,攀着向上爬,直到爬到了一个安全的高度,才停了下来。

    黑妞舒了一口气,低头看着竹林里密密麻麻的老鼠,只觉得头皮发麻。

    这时才想起来,自己正挂在林直的身上,抬起脑袋,友好的打声招呼。

    “好巧,你怎么也在这里?”

    林直目视前方,刻意的想要忽视掉挂在自己身前的人,但是这一口口的热气扑在他的脸上,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又开始不受控制了。

    黑妞就趴在林直的身上,这慌乱的心跳声,她自然是听的一清二楚,以为林直跟她一样,都十分的讨厌密密麻麻腻腻歪歪的东西,还好心的安慰了两句。

    “放心吧!这些老鼠应该是不会注意咱们的。”

    两个人就这样挂在两根粗壮的竹子的中间,足足的挂了一刻钟,脚底下的老鼠才终于走了干净。

    黑妞怀疑,恐怕是襄城里的老鼠都跑出来了吧!

    突然想到了什么,黑妞大呼一声。

    “不好,咱们快过去看看。”

    这些老鼠很可能就是受了那只老鼠精的召唤,这阵仗,一看就是去打架啊!看这形式,老鼠精很可能是生气了,用脚趾头猜都能猜到,很可能就是那个毒舌的小道士,惹毛了那只老鼠精。

    林直双脚一落地,黑妞就跟着老鼠们离去的方向追去,林直想也不想,也跟着追了过去。

    跑了半里路,终于发现了竹林中有一处空旷的低洼地带,刚刚那群老鼠都挤在这个大土坑里,看着眼前的场景,黑妞险些没把隔夜饭吐出来。

    最可怕的是,大土坑的中间有一颗粗壮的白皮老松树,老树粗壮的枝丫上蹲着两个人。一个黑妞认得,正是昨天在财神庙里遇到的那个小道士。另一个林直却认得,就是他上午时曾提到的那个叫张黑子的混混。

    此时张黑子早就吓傻了,小道士还算好,不过就是脸色不太好,他的怀里也没了那只白猫。

    林直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情况,只余一种束手无策的感觉,就算是他不怕老鼠,但是这么多的老鼠,他手里的剑再发锋利也双拳难敌四手啊。

    虽然离的远,黑妞还是感觉到了小道士眼中隐藏着无助和恐惧。

    不知为何,她心中隐隐的有些心疼,每次看见这个小道士,她总会忍不住想起自己的那个天才小师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