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不修仙 > 第143章香满楼

第143章香满楼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黑妞见老娘终于恢复了一点脸色,笑着道“潘安也不是外人,他今天是来请咱们去香满楼吃饭的,咱们快进去收拾一下,一会出去吃。”

    木婆子听着连连的摆手拒绝。

    “家里有饭,为什么要出去吃?”

    “哎呀,娘,潘安这是为了感谢我救了林直的命,才特意请咱们一家出去吃顿饭,难道林直的命还不值一顿饭?有什么不可以的。”

    木婆子还想再说什么,已经被黑妞硬拉进了屋,娘俩在屋里嘀嘀咕咕了半天,也不知道黑妞都说了一些什么,反正没一会就听见了木婆子的笑声。半晌之后,娘俩才换好了衣裳出来。

    黑妞出来的时候换了一身杏黄色的夹袄,外面还穿了一件枣红色的绣着云纹的比甲,鲜艳的颜色顿时让黑妞漆黑的脸色也亮堂了不少。

    而木婆子还是刚刚的那身衣裳,不过在棉袄的外面套了一件藏青色的绣着团花的宽袖褙子,显得多了几分富贵之气。

    木婆子穿着这身衣裳还是觉得有点别扭,以前在桑吉村的时候,有件棉袄穿就不错了,哪像现在,里三层外三层的,讲究这么些的规矩。

    “娘这么穿,是不是不太方便啊!”木婆子伸起胳膊,比量了一下宽大的袖子口,皱起了眉头。袖子太宽干活自然就不方便,一不小心就弄脏了。

    “哪儿有不方便?咱们要去外面吃饭,什么都不用您伸手,您只要坐在椅子上等着吃就行了。”

    “那娘还是不去了,娘在家吃一口就行了。”木婆子这辈子还没被人伺候过,一听什么都不用自己伸手,那里受得了这种的待遇,只觉得一顿饭吃回来,晚上还不得做噩梦?

    木婆子心里怕,苦日子过习惯了,过一天好日在反倒让她感到胆战心惊的,像是怕会遭什么报应似的。

    “那您不去,我也不去了,我这就和潘安说去。”

    此时潘安已经听见动静,就等在院子里了,见此连忙上前请了又请,木婆子不好拒绝,最后还是拧着鼻子跟着去了。

    好不容易走出黑妞家的大门,潘安扭头一看,发现黑妞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小道士。这个小道士他倒是见过,曾经帮黑妞取过药箱,但是他怎么住在黑妞的家里?

    “这位是?”

    “我朋友,叫方远道,是一位道士。你不会小气的不想带上我的朋友吧?”

    潘安连忙摆手,他不过就是好奇的问问,主要是看这个小道士长的虎头虎脑的,和黑妞好像差不多的年纪,他不得不防范一下。

    一听对方真的是一名道士,他的心就放回了肚子里,道士是不能娶妻的,对他没有威胁。

    “怎么会?你的朋友自然就是我的朋友。”

    潘安对着黑妞讨好的一笑,扭头对着小道士一抱拳,道“道长有礼,在下潘安,是襄城的捕头,请多多关照。”

    小道士冷哼一声,竟然直接把头一扭,用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嘀咕道“本道长不和小白脸说话。”

    其实方远道心里却是在嫉妒,他讨厌一切长的比他还漂亮的生物,尤其还是一个男人,他更生气。

    见小道士好像生气了,潘安不知道自己哪儿句话说错了,但是为了在黑妞面前保持良好的形象他还是决定先道歉。

    “可是在下有什么失礼的地方,在下可以给道长道歉。”

    潘安就是皱眉的样子,也不得不说依旧有一种忧郁的美。小道士好像更生气了,最后只用后脑勺对着潘安,对着黑妞吼道“到底去不去吃饭过了?饿死本道长了。”

    潘安一听,连忙在前面带路,见黑妞搂着木婆子的手臂走在后面,潘安尽量的放慢了脚步,能和黑妞并肩而行。

    听着两人步调一致的脚步声,潘安露出一口白牙。

    一天的时间,一晃眼的功夫就过去了。这个时辰刚好快到晚膳的点,但是香满楼了的客人也不多,只是零星的几个。

    木婆子一路走来,身心都在别扭着。一进香满楼,见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给自己鞠躬还恭敬的称自己为夫人,木婆子连连摆手,很想解释一下自己的身份,不过已经被黑妞拉着手上了二楼的包间。

    进了包间,木婆子才勉强的放松一下。

    “潘大人,这里吃饭一定很贵吧?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

    潘安自然是摇头,再说这里也确实不贵。

    和临溪城的天香楼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黑妞也回想起了在天香楼里待遇,简直就是帝王级的享受。虽然她没见过帝王级的享受是什么样的,但她曾在话本里看过。锦衣玉食自是不必说,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才是最顶级的待遇。那些话本里写的贵人们的手脚基本就是摆设,全身上下唯一能用到的地方基本上就是脑子了。

    没一会,店小二就送来了菜单,潘安自然的把菜单推到了黑妞的面前。连药方都会开,还写了一手好字,简单的菜单潘安不相信黑妞看不懂。

    黑妞把菜单接过手里,随便的扫了一眼,惊讶的问店小二。“你们这里的菜怎么这么便宜?你们的店还赚钱吗?”

    店小二大概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客人,以前总是听客人抱怨他们店里的菜品价格贵,还真没见过觉得他们的菜价便宜,怕他们赚不到银子的客人。

    所以店小二呆愣的半晌,最后一脸感动的跟黑妞抱怨两句。

    “哎!年头不好,客人您也看见了,店里一天也来不了几位客人,这要是菜价贵了,就更没有人来了。老板哪儿还能赚到银子啊!不赔银子就不错了。前两天老板还念叨着要把这个楼卖出去,但是您也知道,现在这个世道,谁也不愿出银子买一个根本就赚不到银子的酒楼。”

    黑妞一听,眼睛一亮,指着菜单上的菜随便的点了几个,又把菜单递给了小道士,方远道倒也不客气,又点了几个。

    等店小二兴高采烈的走了,黑妞扭头问坐在对面的潘安。

    “这样的店,多少银子能盘下来?”

    潘安捧着热乎的茶碗,想了想,道“要是两年前,这么大的一个楼,至少也得五百两银子,现在嘛!估计四百两就能盘下来。”

    木婆子一听,瞪大了眼睛,感觉自己在听天书。

    “这么多银子,够我活几辈子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