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不修仙 > 第148章战魂

第148章战魂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不知为何,感觉到黑妞就靠在自己的身边,方远道顿时安下了心。那股吸力也渐渐的消失了。

    等方远道能睁开眼睛的时候,整个院子里静悄悄的,黑漆漆的,没有光也没有了怨气。

    没等方远道弄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事,黑妞先惊叫了出来,又把他吓了一跳。

    “啊!小道士,你好厉害啊,竟然一剑就消灭了那只怨灵。”

    方远道举着桃木剑,四下里寻觅了一遍,还真没了那只怨灵的怨气,他手中的桃木剑也安静了下来。

    难道他真的消灭了那只冤魂不成?他什么时候便的这样厉害了?还是他其实一直都很厉害?

    方远道扬起了脖子,收回了桃木剑。“知道我的厉害了吧?”说着转身认真的看着黑妞,板着脸严肃的教训道“记住,以后没有我,你绝对不能招惹这些不干净的东西,还有那只老鼠精,你告诉我,我现在就去除了它。”

    “吱吱吱……”

    听见脚边的动静,小道士低头一看,可不就是那只大黑老鼠吗?

    黑皮刚刚还乖巧的跟在黑妞的身边,见识了黑妞的本事后,不管是出于尊敬还是惧怕,他都决定老实的给黑妞当一只看家护院的老鼠精。突然听这个小道士又要来抓自己,黑皮吓了一跳,赶紧溜了。

    “站住,看你那里逃?”刚刚消灭了一只怨灵,此时方远道的信心大增,撸起袖子,举着桃木剑便追了出去。

    等方远道坠着黑皮离开了香满楼,黑妞才走去院子的一角,捡起了滚落在地上的巴掌大的小葫芦。

    一直挂在黑妞身上的馒头,伸着脖子对这个自己会动的小葫芦十分的好奇。

    “这是什么仙家宝贝不成?”

    黑妞摇摇头,把小葫芦转了一个个,原来小葫芦的底下刻着一个复杂的阵法。

    “这是锁魂阵。”

    “那个怨灵没被消灭?”馒头伸出手好奇的摸了黄色的小葫芦一下,冰冷的触感让他顿感置身于千年玄冰之中。

    “这个怨灵的杀气太重,却没有多少的邪念,只要稍作温养,它便可以自行修炼成一个战魂?”

    “战魂是什么?”

    黑妞并没有多加解释。

    他们七重天虽然都擅长医术,可是师父灵隐仙君却是一个无所不能的神仙,她的师兄们也都个有所长。就像她,虽然修仙不行,但不是她自夸,她的医术绝对是师父的弟子中最好的一个,她还十分的擅长阵法,因为医术中很多时候都要借助于阵法才能达到最佳的效果。

    而她的大师兄最是擅长铸剑,她还记得大师兄曾对她承诺过,等她筑基成功以后,便为她打造一柄仙剑,可惜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剑魂,等她把这只怨灵温养成战魂溶于铸剑之中,便可以当剑魂用了。

    只是不知道,这个梦想还能不能实现了。

    等黑妞揣着葫芦回到樟草胡同的家时,已经月上中天,而小道士就站在院子的大门口抱着膀子一脸不耐烦的等着她。

    “我刚刚亲眼看见那只老鼠精钻进了你家的院子,然后就不见了。”

    听着小道士不满的埋怨声,黑妞打了一个哈气,把人直接往院子里一推。

    “快进屋子睡觉吧!明天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方远道看着黑妞略显疲惫的脸色,到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冷哼一声,跺着脚回了他睡觉的屋子。

    秋风越来越冷,早上起来,黑妞披着袄子都觉得浑身冷的发抖,望着高耸的天空,她突然觉得做个凡人真不错,至少冷暖自知了。

    今天应该去给林直换药了,早饭之后,黑妞便背着药箱出门了。方远道极其自然的就跟在了黑妞的身后。

    “我去衙门给林捕头换伤药,很快就回来。”

    方远道狠狠的瞪了黑妞一眼,赌气的走到了黑妞的前面,弄的黑妞莫名奇妙的,也不知道这小子为何又生气了。

    刚走出自家的院子,更好看见隔壁的梅三娘出门倒水,这一盆水差点都淋到她的身上。

    “哟!这不是隔壁的黑姑娘吗?”梅三娘上下的打量了黑妞一遍,见黑妞拎着药箱,眼睛一亮,腿脚极其麻利的拦在了黑妞的身前。

    “你这是要干啥去呀?你这背个药箱,你是大夫?啧啧!这女大夫是少见,想你这样年轻的更是少见。”

    每次被梅三娘上下的打量,黑妞都有一种自己被待价而沽的感觉,这种感觉并不好。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哎!你先别急着走啊?我话还没说完呢!”

    黑妞一错脚,黑梅三娘一闪身又拦住了她去路,还没等梅三娘再次开口,走在前面的小道士已经扭头回来了。

    “还去不去了?在这里磨叽什么呢?”

    梅三娘扭头一看,竟是一个小道士,立马扑着香帕子笑了。“好俊俏的一个小道士,年纪不小了吧?想不想娶妻?想娶妻三娘我给你介绍一个!”

    “呸……哪儿来的老妖妇,能不能把你脸上的粉洗下去再出来见人,这要是大晚上的都得被你吓死。”

    方远道的爆脾气立马就上来了,一把推开梅三娘,拉过黑妞就往前走。

    被推了个趔趄,梅三娘也没生气,依旧挥着帕子笑着呐喊“等你们有时间了,就来找我,我知道全程的大姑娘和小伙子……”

    方远道拉着黑妞快速的走出了樟草胡同,才一把甩开黑妞的手,埋怨道“这种人你也搭理?”

    黑妞故意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道“她是附近最有名气的媒婆,我还指望她给我介绍一个金龟婿呢!可不敢得罪的!”说着还煞有其事的警告小道士。“你也不许得罪她,万一你要是当误了我的婚姻大事,看我不赖上你,就让你娶我吧!”

    方远道一听,当时就一个激灵,又回想起了之前的那个恐怖的梦,身子一僵。“你自己去吧,我有事就先走了。”说着一溜烟的就没了影子。

    黑妞见状得意一笑,背着药箱大摇大摆的进了衙门。

    听所刺伤林直的刺客已经有了消息,潘安负责追查这件事,所以这两天都不在。没人站在衙门的大门口迎接自己,黑妞反倒觉得舒服自在了些。

    等黑妞走进林直的房间,林直刚刚喝了药,正躺在床上休息,见黑妞进来,林直扭了扭身子。

    “你快别动,伤口裂开了,还得我来处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