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不修仙 > 第151章酒满楼

第151章酒满楼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个月的时间,如白驹过隙,忙忙碌碌中就过去了。

    这一个月的时间,有黑妞这个神医在,林直顺利的养好了伤。香满楼也翻新改造完成,比以前更加的气派了不知道多少倍。

    而这一天正是黑妞的酒楼开业的日子。

    林直和潘安带着几个衙役早早的就来黑妞的酒楼帮忙捧场。

    “来了,来了,这匾额送来的还真是及时。”潘安领着两个衙役,抬着一块木匾走到酒楼的大门前,然后指挥着人爬上梯子去挂匾。

    “左边一点,再右边一点,好了!”潘安一拍手,站到了黑妞的身旁,仰着头望着还蒙着红绸的牌匾。邀功似的问道“怎么样?”

    黑妞满意的点点头,这时一直站在边上掐着手指的小道士,大声喊了一声‘吉时到。’

    旁边的林直立时点燃了炮仗。

    噼里啪啦的炮竹声,引来了不少百姓围观。黑妞站到台阶上,拽了一把匾额上盖着红绸连着的绳子。

    红绸滑落,匾额上赫然刻着三个鎏金的大字‘酒满楼’。

    四周顿时响起一片热闹的掌声。

    潘安仰着头看着匾额上的三个大字,连连的称赞。

    “铁姑娘,你的字温婉中带着大气,大气中又带着洒脱,颇有大家风范,潘某自愧不如啊!”说着潘安学着书生的样子,给黑妞深深的鞠了一躬。惹的黑妞展颜得意一笑,明明已经入了寒冬时节,她的笑脸竟如百花开了一般的惊艳。

    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要不然怎么说,自信的女人才是最美的。

    黑妞满意的欣赏着自己的字,被潘安着一夸奖,她自己也觉得自己写的其实真不错。这要是她小师弟在,一定又该说她的字是鸡爪子划的,也就适合写写药方。

    看着站在潘安身旁笑的开心的黑妞,林直赶紧转移的目光。

    小道士看着黑妞对着一个小白脸傻笑的开心,立马不客气的讽刺道“他就是在拍你的马屁,你还当真了?我看这字倒像是鸡爪子划拉的,三岁孩子写的都比你好。”

    见黑妞突然一直用那双漆黑深沉的眼睛紧盯着自己看,小道士有点心虚。于是他加大的嗓门,来掩饰自己的心虚,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虚。

    “看什么看?还不让人说实话了?就算是本小爷长的惊天地泣鬼神,也不是你随便看的。”

    黑妞又上下的打量了小道士一遍,要不是知道七重天上的小师弟早已经筑基成功,她离开七重天时,小师弟已经闭关一年了,她还以为小师弟也下凡了呢!

    “我看看人家,人家张的才叫惊为天人,你还差那么一点。”

    黑妞指了指潘安,把小道士的话忿了回去。气的方远道涨红了一张脸,胸口不停的起伏。潘安被黑妞夸的羞红了脸,扭扭捏捏的站在黑妞的身后,不停的拿小眼神偷偷瞄她。

    潘安这个小小的举动正好被小道士看了个正着,气的他一甩袖子,走进了酒满楼。

    “时辰到了,都跟我去看看,我酿的酒怎么样?”

    林直和潘安等人点点头,跟着黑妞去来那间已经密封了一个月的酒窖,其实也称不上酒窖,不过就是一间比较偏僻阴暗的屋子,所有的窗子都被黑妞用黑布在里面挡的严严实实,真是的一点光就进不去。

    走到了那扇贴着两个红字画福字的门前,黑妞先是拿出怀里的钥匙,开了房门上的大锁,然后站在门前,上了一炷香。

    “装模作样!”小道士这个时候也已经站在门外和众人一起等。

    他好奇的想看看,黑妞的酒到底能不能酿成,他着实怀疑的紧,心里竟然还有点紧张。

    黑妞没理小道士的话,双手同时伸出,揭下了贴在门上红纸写着的福字。

    顿时,一阵风从酒窖里吹了出来,带着浓浓的酒香之气,四散而来。要是酒量不行的,当时就被着风吹的酒气上头,晕乎乎的。

    在众人还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这股带着酒香的风,已经吹到了酒满楼的外面。无论是站在酒门楼外看热闹的,还是在酒满楼门前经过的,就能闻到一股酽酽的酒香,浓厚中带着清香,清香中又带着药香,药香之气过后,留在人们鼻尖的只剩下甘甜。

    懂不懂酒的人,这个时候都不仅在心里呐喊一声,‘好酒’。

    只要是兜里揣着银子的,好酒的人丝毫不会犹豫直接就走进了酒满楼;不好酒的人,犹豫了一下,也走进了酒满楼。

    不过是一时之间,酒满楼的大厅里就已经站满了人,都在问这酒是怎么买的。

    木婆子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她没品过酒,也知道自己闺女这酒肯定是酿成了,看着一屋子的客人,木婆子已经晕乎乎的了,倒不是被这阵仗吓得,而是被这香浓的酒气熏的。

    而站在酒窖门口的黑妞,满意的点点头,扭头对站在自己身后的众人道“大家都靠后一点,我可要开门了。”

    众人一听,下意识的就都退后了两步,刚刚不过就是揭下两张纸,就这么大的酒气,这要是开了门,会是什么效果?

    黑妞很快就给了众人答案,酒窖的大门一开,这次的风比刚刚的可是冽多了,一阵酒风吹过,最先倒下的就是小道士,酒还没喝到嘴里,他就已经双颊通红的醉了。

    林直等人也各个都是微醺的模样,实在是他们离酒窖太近了,这酒水的香浓之气随着他们的四肢肌肤直接钻入了他们的身体,想不醉都难。

    潘安喊了一声‘好酒’之后,终于醉倒了。林直酒量好,勉强还能站着,但是双眼已经变得迷离。

    “这是什么酒,如此醉人……”

    黑妞自知自己的酒量,所以在开窖之前,就已经服过了醒酒丸,所以此时才能好好的站在这里。

    此时酒门楼的酒香,随着风吹过的地方,都留下了酒的香气,几乎整个襄城都能闻到了。

    大街上得行人都嗅着鼻子,想知道这酒香是从哪儿来的,然后就好奇的找了过来。各家各户院子里的狗儿们,呜呜两声,今日看家护院的活可能要失职了。幸好这个季节家家户户都关着窗子,不然不知道还要熏到多少的人。

    今日北风凛凛,更不知道这酒香之气还能飘到多远。

    “此酒名十里飘香。”

    林直在被熏晕的前一刻,扶着墙点点头,觉得此酒的名字甚是贴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