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不修仙 > 第158章铁婆子的下场

第158章铁婆子的下场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三天之后,铁婆子的判决就下来了,她要被关在大牢里蹲至少三年的时间。

    黑妞听了心里忍不住冷笑,这就是贪得无厌的下场,为了三两银子,失去了三年的自由,这个结局实在是太中意了。

    又过了五日,黑妞从潘安那里听到了一个十分吃惊的消息。赵春娘卷走了家里所有的银子,跟一个外乡的男人跑了。赵春妞就更可怜了,因为她还未满十五岁,又未婚配成年,就被赵家的族人看押了起来,她们家的房子和地,也都被族里收了回去。而被关在大牢里的铁婆子,男人都死了好多年了,竟然还得了一封休书。

    送休书的那一天,天正下着大雪,那封休书竟然是赵春妞亲自送进大牢里的。

    这时候,木婆子已经被关进了大牢里六七天,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她耍赖打滚的那一套把戏在这里是一点用处都没有,闹的过分了还可能被抽鞭子,所以,不过几天的时间,铁婆子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老实了。

    当她看到赵春妞来看自己的时候,激动坏了,还以为终于可以走出这个鬼地方了呢!

    “春妞,你可算是来救娘了,娘可是遭了罪了。”说着,铁婆子呜呜的哭了起来。

    看着铁婆子不过几天的时间,竟然瘦了许多,眼眶子都塌了下去,赵春妞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心疼的。但是一想到现在的家,现在的她自己的凄惨生活,所有的心疼又都化成了恨意。

    “娘,你为什么偷卖人家的孩子,做出这等伤天害理之事,你就没想到这一天吗?”

    铁婆子一愣,恨声的骂道“我又没卖别人家的孩子,那个孩子就是黑妞捡回来的,我卖捡来的孩子怎么了?一定就是黑妞那个死丫头害了我,不然谁知道我卖孩子了?”

    赵春妞跟着一愣,看着自己老娘扭曲的嘴脸,慢慢的低下了头。

    “赵春娘走了。”

    “什么?”铁婆子还沉寂在对黑妞的忿恨中,没听清。

    “赵春娘偷了你藏在家里的所有银子,跟一个野男人跑了。咱们家的房子和地都被赵氏的族人收了回去,以后我的命可就惨了,这些都是你害的。”赵春娘起身,眼睛里只剩下恨意,掏出了怀里的休书,直接丢给了木婆子,道“这是你的休书,以后你就不是赵家的人,你好自为之吧!”说罢转身毫不留恋走了,留下被突然的噩耗打击到崩溃的铁婆子,站在铁牢的大门里嚎啕大叫。

    走出了大牢的赵春妞,想起了铁婆子在牢里说的那些话。要说她恨不恨黑妞,她当然是恨透了黑妞,但是她觉得自己比老娘聪明,明明知道现在斗不过黑妞,她必须要隐忍。

    她如今悲惨的连一个家都没有,这一切都是黑妞造成的,她有都是时间,等着可以报仇的那个机会到来……

    今年的冬天,一场雪接着一场雪,眼看着再有半个月就要新年了,酒满楼终于迎来了第一个大单子的生意。

    客人是一个开食楼的商人,也是无意中喝到了酒满楼的十里飘香,只觉得这简直就是人间极品,于是就想在自己的食楼里卖这种酒,而且一次就要一百坛十里飘香。

    一百坛就是一千斤酒,五大缸的十里飘香。

    可是酒满楼里,就剩下四大缸十里飘香了,新酿的酒还得五天才能开窖。

    这位开食楼的商人姓杜,是一位四十多岁的面白无须却挺着肚子的男人,一双精明的眼睛里,随便一转,都是一个注意。

    “这样吧!你先给我五十坛,我先派人运回去。鄙人早就听说,这酒满楼开酒窖的时候,酒的香气可飘十里,故此名为十里飘香。鄙人也想亲眼见识一番,剩下的五十坛,我多等上五日也无妨!不过这价钱?”

    “您买的多,我自然给您一个好价钱,一百坛酒一共九十两银子。你先付一半,另一半等五天后你运走最后一批在给银子便可。”

    杜老板没想到,面前这个黑姑娘年纪轻轻,做起生意来头头是道,一口就答应了下来,还真直接住进了酒满楼。

    谈好来了生意,赚了银子,黑妞直接把酒楼丢给小福,自己带着老娘,出门逛街去了。

    看着年关,往日清清冷冷的襄城大街上,摆摊算命的也多了起来。

    “咱们什么也不缺,还是回家吧!”

    木婆子站在大街上就会有一丝的心慌,她总是觉得有人子在看着自己。

    黑妞硬拉着铁婆子走进了一家首饰铺子,里面买的首饰不多,但是样样都很精美。

    木婆子一看,转身就想走,却又被黑妞来回来了。

    “娘,我也想买的。”

    木婆子听了,这才扭头看了两眼收拾铺子里的东西,然后眼睛一亮。

    “这都很贵吧!”

    首饰店的老板一看黑妞娘俩的打扮就知道,这是生意上门了。

    “不贵,夫人尽管跳,我绝对给您一个公道的价格。”

    木婆子摆摆手,正要推辞的时候,这边黑妞已经选好了。

    “老板,这几件都包起来吧!”

    木婆子连忙扭头看过去,一对缠丝雕花的银镯子,一支蝶恋花的银簪,一对镀金的丁香耳坠。样样都漂亮,木婆子也都一眼就相中了。

    “这得不少银子吧?”

    老板举着算盘算了算,笑着道“不贵,一共才二十五两银子。”

    “这么贵啊?要不咱们……”

    黑妞二话不说,直接付了银子,让老板包起来。

    等首饰铺子老板转身的功夫,木婆子连忙拉着黑妞道“二十多两银子呢!够咱们吃多少的白米的?”

    黑妞知道,她老娘吃了半辈子的苦,这是吃怕了,现在花一点的银子她都觉得心惊肉跳的心疼。连忙劝道“您忘我可是开了一个酒楼的,银子以后会赚多多的,您就放心的享受就行了。”

    娘俩欢欢喜喜的接过包好的首饰盒子,一转身,竟然就碰见了一个熟人。

    “这不是村长家的赵光耀嘛!你这是放假了?”木婆子每次看见桑吉村的人都很热情,有一种浓浓的老乡情怀在里边。

    赵光耀一身书生装扮,身后还背着一个巨大的书箱子,又赶年前可不就是放假的时候嘛!

    “木婶子。”黑妞娘俩搬进城里的事,赵光耀已经听家里人说过了,他每天都在书院里读书,很少在大街上逛,没想到今天真遇上了。

    nongnvbuxiuxi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