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武魂全都是我自己变得 > 【017】难道我在吃屎?

【017】难道我在吃屎?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被一团点点星光包围的蛙王趴在圆桌上面,双目盯着武星河,但目光中却没有什么灵性。

    这,只是武魂而已。

    “只有一个被动天赋?”武星河眉头微微一簇,【花仙子】武魂可是有两个被动天赋。

    不过想到【花仙子】是辉月品质的武魂,武星河有所了悟“辉月级武魂有两个被动天赋,星耀级有一个,那么日冕级岂不是有三个?”

    只是这些猜测要被证实,大概需要很久了。

    目前的【神级武魂培养系统】,可召唤不出辉月级【穿越转生符】,更不用说日冕级。

    武星河把一颗颗魂珠投入武魂【大头蛙王】内,【大头蛙王】的级别不断提升。

    黑铁级武魂,最高二十级,辉月级武魂最高六十级,这星耀级武魂则是四十级,且每一级所需要消耗的魂珠,都要比辉月级少一些。

    是以当储存的魂珠全部消耗掉后,【大头蛙王】武魂提升到了二十级,虽未满级,却也同样超过了满级黑铁武魂提供的增幅。

    若是用在辉月级武魂上,连五级都升不了。

    “不知道满级后的星耀级武魂,和武界的武魂相比会怎样。”武星河很是好奇自己培养的武魂,和武界觉醒的武魂孰强孰弱。

    武界的武魂可没有什么黑铁级,星耀级,辉月级,日冕级之分。

    甚至大多数人对于武魂压根不了解,连武魂的级别划分都不清楚,武星河也是从兄长那里才了解一二。

    武星河的兄长武星海,当初觉醒的武魂乃是初阶武魂,在初阶武魂之上还有中阶武魂、高阶武魂,超高阶武魂。

    哪怕觉醒的只是初阶武魂,亦是人中龙凤,武魂显化,实力暴涨百分之一百。

    对比【神级武魂培养系统】中的武魂,满级黑铁武魂,也才提供百分之二十的增幅。

    至于星耀级和辉月级,由于未满级,武星河暂且也不知道能增幅多少。

    只是从【大头蛙王】这武魂的增幅看来,满级星耀下品武魂所能提供的增幅,只怕到不了初阶武魂的层次。

    好在,武星河能够借助五个武魂的力量,武星河将【大头蛙王】取代【羞羞的铁头】,于是六个宝座上,其中一颗脑袋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只巨型青蛙,牢牢地占据着宝座之位。

    刹那间,一股暖流自身体某处流淌全身,武星河意识退出金色大殿,握了握拳,明显感觉到力量更强了几分。

    三个黑铁级武魂,一个星耀级武魂,一个辉月级武魂,后两个目前还未满级,但提供的增幅累计在一起,五个武魂也有百分之一百六十的增幅,也就是说,如今武星河虽是炼骨巅峰,实力却是同级的二点六倍,单纯以力量、速度、防御等综合素质来看,已然不下于炼脏中后期,甚至更强!

    同级之间,是绝对的碾压!

    不过真和炼脏后期对决,武星河倒也不一定能赢,炼脏已经开始淬炼五脏,承受伤害的能力大大增强,这一点是目前的武星河办不到的。

    同等力量对碰,炼脏后期可能没事,武星河反而会先受内伤。

    所谓的防御不弱于炼脏后期,也仅仅是外表防御,内在却完全比不了。

    不过武星河如今只是炼骨圆满,脑子又没坑,怎么可能去和炼脏后期对决。

    “单个武魂,或许还不如武界的初阶武魂,可五个加在一起,却是超出了初阶武魂。”武星河猜测,或许接近中阶武魂了。

    武魂的增幅,武星河已经感受到了,于是便将目光盯在武魂的天赋能力上面,也可以说是武魂的神通。

    “蛙王口水,居然还有后遗症?”武星河有些无语,不过迟疑了一下,武星河心道“就算有后遗症,应该也无甚大碍吧,正好把给大哥治疗的丹药强化一下,看看效果。”

    “不过大哥已经休息,等明日吧。”

    ……

    翌日,武星河早早去见武星海。

    “干嘛?”武星海躺在床~上,诧异的看着武星河,以前武星河总是要现在外面锻炼一番才来这里,今日不锻炼了?

    “嘿嘿……”武星河摸头尬笑,道“大哥,今日份的疗伤丹你吃了么?”

    “还没,怎么了?”武星海愈发摸不着头脑。

    武星河干咳一声“大哥,我先把丹药拿出去一下,我有用。”

    “你拿走吧。”武星海脸色愈发怪异,昨日还无论如何都劝他吃丹药,今天就要把丹药要走?

    但武星海确实对丹药无甚在意,他的伤势过于严重,丹药等阶又低,最多也就降低一些痛感,对伤势帮助不大。

    武星河把药瓶拿走,一溜烟回屋后,郑重打开药瓶,瓶内有三颗丹药,原本有四颗,一颗被吃掉了,自然只剩一颗。

    取出一颗,拿在手中。

    “hei…tui”

    一口口水喷上去,武星河观看半天,丹药并无发生什么变化,并无什么光芒散发,也没有什么丹药震动。

    丹药,仍旧静静的躺在武星河手掌中。

    武星河捏起,凑到鼻口闻闻。

    “咦~~”武星河嫌弃的咦了一下,五官皱到一起,明明没什么味道,却总觉得有一股臭味。

    “算了,让大哥吃了就知道有什么后遗症了。”武星河很快跑到武星海那边,让武星海吃药。

    “你今天好怪。”武星海无语的看着武星河,却还是顺从的接过丹药,既然昨天已经答应吃药,那就吃吧,毕竟是弟弟一番心意。

    不过刚把丹药凑到嘴边,武星海却眼角一瞥,看到武星河脸色怪异,露出又期待又嫌弃的神色。

    丹药每靠近嘴边一分,武星海的脸就多扭曲一分,甚至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一步。

    给他的感觉,仿佛不是在吃药,而是在吃什么恶心的东西。

    武星海当即吃不下了,没好气道“你这是什么脸色,怎么感觉你很嫌弃这颗药。”

    “哪有……”武星河很委屈,他干嘛嫌弃自己的口水。

    “呵呵……”武星海眯起眼盯着武星河,不嫌弃你露出那种神色干什么。

    武星海又拿起丹药,在即将吞下去的时候,便看到武星河又露出了仿佛要作呕的表情。

    武星海又吃不下去了“从你的表情来看,怎么感觉我吃的不是药,而是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