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武魂全都是我自己变得 > 【064】武星河出手

【064】武星河出手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家主毫无疑问是武府目前势力最大的,可大长老一脉也不遑多让。

    两位都是武府的大佬。

    几位长老赶忙缩小自己的存在感,生怕被卷入到家主和大长老的争斗中。

    和家主一样,这几位长老也觉得武文宣是大长老准备的秘密武器。

    总不可能武文宣是无声无息,自己突破的吧。

    武经纶消耗那么多资源,最后还吞了一颗耗费许多资金买的灵果,才一举踏入到炼血境。

    武文宣靠自己能行?

    又不是所有人都和武星海一样,觉醒了武魂。

    比武台周围,诸多武府弟子同样瞠目结舌。

    有和武文宣相识的,一脸疑惑,几个月前武文宣不是炼脏境初期么?

    明明天赋一般,怎么如今却成了炼脏境?

    莫非以前武文宣都是假装的?

    这位和武文宣相识的人正想要上前问问武文宣,却被武文宣冷漠的表情虾了回去。

    “不对劲,这小子不对劲!”这人浑身发毛,以前的武文宣虽然有些沉默、内向,但绝不是如今这幅冰冷可怕的模样,仿佛压抑着什么的恐怖巨兽,随时都有可能爆发,撕碎眼前的所有事物。

    武文宣神情冰冷的走下去,这么一位突然崛起的黑马,让众人都有些不知所措,武文宣所过之处,众人皆避。

    有些知道不少内幕的弟子瞅瞅武经纶,又瞅瞅武文宣,脑袋上飘来大大的问号。

    今日不是给武经纶造势的么?

    怎么突然冒出来第二个炼血境?

    风头完全被夺走了啊。

    有人意识到出了问题,大气不敢喘一下。

    武文宣突然扭头,看到了武星河,和武星河的目光对碰在了一起。

    别人害怕,不代表武星河害怕。

    这些生活在象牙塔中的少年,哪有武星河经历的多,他们会被武文宣身上的气势吓住,武星河却不会。

    “这家伙……有问题。”武星河觉得对方有问题,却不知道问题在哪,纯粹是直觉。

    “罢了,跟我无关。”武星河摇摇头,不再关注武文宣。

    武文宣继续往外走,往地上一坐,哪个人都不理。

    不远处,武经纶神情不怎么好看,居然……居然除了他,还有第二位炼血境!

    “我有父亲教导,修行的也是武府最顶尖的功法、武学,我不会输!”武经纶内心喊道。

    “不行,风头不能被此人夺走,我也该上场了。”

    原本武经纶打算压轴,最后上场,成为第八位晋级者。

    眼下,武经纶等不了了。

    腾空一跃,武经纶落在比武台上,微微抬起头,神情傲然道“武经纶,请诸位赐教!”

    武经纶出场,让诸多武府弟子小小倒抽一口气。

    武文宣大家不知道已经是炼血境,武经纶是炼血境大家还是知道的。

    除了武文宣,在场的诸多武府弟子已经没有炼血境,谁会去和武经纶竞争晋级名额?

    尤其是那些炼脏后期、巅峰的,已经把希望放在了最后一个名额上,所以更不会去和武经纶交手。

    不然受了伤,第八个名额将和他们无缘。

    “嗯?没有人?”武经纶倨傲的扫视周围众人,随即不屑道“一群胆小鬼。”

    这话激怒了一部分人,武经纶身份不低,可有些人也只是比武经纶稍差一些而已。

    多是和长老们有血缘关系。

    这些人平日里和武经纶不能说有大矛盾,但看彼此不顺眼,还是有一些的。

    当下,便有一人登上比武台,要证明自己不怕武经纶。

    其结果可想而知,一招便被武经纶打落下去。

    为了显露自己的实力,为了压下武文宣的气焰,武经纶根本没怎么留手。

    被打下去的少年,竟是吐了血起不来了,吓得身旁几人连忙搀扶着少年离开了练武场,急忙去治疗。

    “家主,经纶出手太重了吧。”高台上,之前不怎么出声的六长老,脸色不好,语气有些重。

    显然被武经纶打伤的应该是六长老的嫡孙。

    家主同样心情不爽,说话也没了顾忌“实力不如人能怨谁?难不成还要我儿打假赛,让个几十上百招不成?”

    六长老气得脸色铁青,要不是身旁几位长老拉着,只怕要拂袖而去。

    比武台上,武经纶再问“第二个谁来?”却无一人上台。

    大家清楚,现在武经纶心情不好,上去也只是被武经纶当成出气筒。

    没谁愿意被揍,若只是切磋,输了也就罢了,伤势一般不会太重。

    可现在武经纶出手很重,早就过了切磋的程度。

    武经纶突然道“武经才,你来陪哥哥打一场。”

    人群中的武经才神情慌张,他正是武经纶的庶弟。

    “我认输!”武经才才不上去呢,这种场合正好给了对方教训自己的机会,父亲还无法指责嫡兄,到头来他不过白白被打一次。

    高台上,家主的脸颊抽~搐了一下,六长老在一旁冷笑“家主也该好好处理一下自己几个儿子之间的关系了,嫡庶关系如此之差,就不怕将来发生武星海父亲身上的事情,也发生在家主您的庶子身上?”

    “说起来,经纶这般性子,倒真是和家主像了个十成十。”

    “不过……”

    六长老嘿嘿一笑,武经纶好歹师出有名,毕竟家主确实多有宠爱庶子,大嫡子武经泽可都排在这些庶子之后。

    若非武经纶天赋好,将来也说不准呢。

    而家主呢?

    老家主可从未关爱过武星河父亲,即使如此,家主都能小气到吞掉原本该属于武星河父亲的那笔遗产。

    这心眼,比武经纶小多了。

    “六长老闭嘴!”家主气得怒吼。

    “哼!”六长老不再吭声。

    二长老、三长老、四长老、五长老面面相觑,心里面哀叹一声。

    老家主在的时候,何曾和长老关系紧张到这样。

    比武台上,武经才认输,武经纶总不能拽着对方上老,心情更差,脸上的不爽谁都能看得出来。

    武经纶目光一扫,突然看到了人群中的武星河,他伸手指了指武星河“你该也不会直接认输吧?”

    “前些日子你不是很刚么?”

    “既然如此,就来跟本少打一场!”

    刷刷……

    诸多目光顺着武经纶伸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是武星河后,一个个脸色很精彩。

    武经纶心情不爽他们可以理解,但理解归理解,你欺负一个十二岁的小屁孩作甚?

    哪怕之前对武星河有恶意的,也觉得武经纶此举太过。

    十二岁的小屁孩,有炼骨初中期么?

    高台上,六长老又嘲笑家主“您这儿子,该不会只会欺负小孩子吧。”

    “之前欺负老夫十四岁的孙子,接着又欺负庶弟,现在又欺负到十二岁的堂弟身上去了。”

    家主脸色一僵,想骂回去,却不知该骂什么。

    比武台处,武星河抬起头,和台上的武经纶对视一秒,旋即面露微笑“堂~哥相邀,堂弟哪有拒绝之理。”

    “不过,堂~哥可莫要后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