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武魂全都是我自己变得 > 【088】真相

【088】真相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汤父看着黑衣人和武星河消失的方向,默然不语。

    在汤父身后,亦缓缓走来一道身影。

    如果武星河在这里,就会看到这个身影正是转生体‘汤河’的母亲,谢婉玉。

    “这人信得过么?”谢婉玉痴痴的望着武星河离去的方向。

    汤父沉声道:“孙志是我年轻时救过的人,我对他有救命之恩,这些年也一直想报答我,为我所了不少事,信得过。”

    “且孙志也是一位三十五星高品星图的化星境高手,也能护得住小河。”

    “小河天生双星图,天赋又很有可能达到圣品,孙志只需要保护几年,小河就能成长起来。”

    “等小河成长到化星境,只要不为我们报仇,隐姓埋名下去,下半辈子会过得很好。”

    谢婉玉此时已经泪流满目:“那就好,只要三儿能活下去,我们的牺牲也不算白费。”

    汤父握着谢婉玉的手:“其实你也可以跟着小河走的。”

    谢婉玉依靠在丈夫身上:“我走了,你该怎么办?当初说好的,我们要生死与共。”

    “汤府有难,我作为汤府的家主夫人,也理应留下来和大家一起面对。”

    “只是可惜了杏儿。”谢婉玉悲戚不已。

    谢婉玉的杏儿,便是武星河的二哥汤杏。

    从谢婉玉的口中不难得知,汤杏已经罹难。

    汤父深呼吸一口气,愧疚道:“是我的错,一直以来我都把鹏儿当做家主继承人来培养,却忘了对其品性进行教育,以至于鹏儿做出此等错事!”

    “不仅害得杏儿罹难,还牵连到我们汤府。”

    “他跑的倒是干脆,可我们汤府……”汤父咬牙切齿,第一次这么恨自己的大儿子。

    汤父口中的鹏儿,正是武星河的大哥,汤鹏。

    汤父望着天空,心中苦涩,几个月前发现小儿子是罕见的天生双星图时,他是何等的兴奋。

    汤鹏、汤杏、汤河三兄弟未来必能率领汤府蒸蒸日上,超越蒋家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未来百年,汤府很有可能取代蒋家,成为离州第一世家。

    结果才过了几个月,事情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切变得面目全非。

    汤杏被汤鹏害死,汤鹏犯了大错被昊元宗通缉。

    以至于昊元宗迁怒汤府,发话要擒拿汤府所有的人威胁汤鹏。

    汤父明白,面对昊元宗这个庞然大物,汤府根本无力抵抗。

    若是带人逃离,必然逃不过昊元宗的追杀,汤府从上到下所有人,都是必死之局!

    反而留下来,倒是有一线生机。

    只是,汤父也不可能真的一点后手都不留。

    大儿子犯了大事,二儿子反而死在大儿子手中,如今只剩下一个小儿子,汤父无论如何都要保下来。

    今日黑衣人孙志掳走武星河,看似是对武星河不利,实则是带着武星河逃出生天。

    恰巧,孙志的星图能力正好适合偷偷带人离开。

    除了武星河,汤府一些天赋不错的后辈,也都被汤父一个个送走。

    汤府若真的出事,被昊元宗灭了族,武星河等少部分被送出去的,就是汤府最后的血脉,在其他地方隐姓埋名生存下去,将血脉传承下去。

    ……

    离州,询城。

    某家客栈,武星河悠悠转醒。

    捂着脑壳,武星河仍旧感觉很不舒服,那种想要呕吐的感觉还在。

    武星河不由自主干呕了一下,脸色苍白。

    “哟,你醒了。”一道带着些许笑意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武星河神色微微一凛,目光看去,发现一个陌生的男子坐在椅子上,旁边的桌子上还摆着一个茶壶,一个茶杯。

    茶杯里面只有半杯茶水,已经不热了。

    “你……是谁?”

    “是你救了我?”武星河捂着脑袋,声音沙哑。

    片刻后武星河瞪大眼睛,虽然面庞陌生,可那身体却带给武星河一丝熟悉感。

    “不对,你是抓我的那个人!”武星河沉声道。

    武星河刚升起戒备,就松懈下来,半躺在床-上。

    “咦?就这么放弃抵抗了?”男子奇怪的道。

    武星河沉默片刻,不知道在想什么,好半晌才回道:“因为我还活着。”

    “若你真要对付汤府,我现在根本活不了。”

    “我想不出来你不杀我,而只是把我掳走的原因。”

    “就不能是囚禁你,威胁你父亲?”男子哼道。

    武星河道:“你现在对我没有杀意。”

    好歹也经历过好几个世界,有没有杀意,武星河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仔细想想,被抓之前虽然感受到了星力压迫,可杀意却没感受到。

    或者说杀意很淡,相比起星力压迫,那点淡淡的杀意不足为道,更像是故意营造出来的一种态度。

    再想想汤府这些天的异样气氛,难道说……

    武星河豁然抬头:“前辈,您是我父亲的人?是我父亲让你……”

    男人错愕不已,这就猜出来了?

    “你这小子……你父亲还是不怎么了解你啊。”男人惊叹道。

    此话一出,武星河就知道答案了,他脸色凝重:“汤府……情形很糟么?”

    “我父亲、母亲他们……”武星河担忧的问。

    男人的神色也凝重下来,半天后长叹一声:“难说啊。”

    武星河沉默。

    能让一位很有可能是顶级高品化星境的高手这样说,说明汤府真的已经到了极为糟糕的境地。

    武星河没说让对方送自己回汤府的话,也没说势要跟汤府共存亡的话。

    他外表年轻,内里却成熟,不会那么热血。

    人活着,才能报仇。

    现在回去,不仅帮不上什么忙,反而让这一世父亲所做的一切努力全白费。

    武星河缓缓道:“不知前辈怎么称呼?”

    “鄙人姓孙,名志,你可以叫我孙叔。”孙志道。

    “孙叔,你能说说汤府具体出了什么事么?”

    孙志点头:“你不问我也要说的,事情还要从你那位大哥说起。”

    “我大哥?汤鹏?”武星河微微皱眉。

    孙志叹道:“是的,这一切都是你的大哥,汤鹏引起的。”

    “事情是这样的……”

    孙志将事情的始末统统告诉武星河,武星河瞪大眼睛,原来这就是事情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