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您又打翻了将军的醋坛 > 第一卷 初次相遇 第十章 变故

第一卷 初次相遇 第十章 变故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是夜,顾府的文澜苑再次陷入了手忙脚乱的慌乱中,这始自然是顾予笙。

    顾予笙原本睡的很熟,可郎中晚上来换药的时候便被吵醒了,这一醒就开始哭,这一哭便就停不下来了,奶娘哄了许久也不见消停,着实无奈下想起了顾延霍,顾延霍二话没说将顾予笙抱在怀里,眉头一皱,朝顾家夫妇道“五姑娘的体温好像有些高。”

    奶娘连忙抵住顾予笙的小额头“呀,五姐儿这是在发烧呀!”

    于是可怜的上了年岁的老郎中被女使从温暖的被窝里叫了起来,差一点就要心肌猝死了。

    “这,情况不太对呀。”老郎中顺了顺自己白花花的胡子,“伤口并未发炎啊,这高烧来的蹊跷,怕是孩子受到了惊吓。”

    “那该如何呀?”

    “我先开一些安神的药喂她喝下,而且依我看,这伤口还是得再处理一下,这一高烧,身体自愈能力也就差了,再这么晾着,怕是好不了还会更糟。”

    一碗安神药灌下去,顾予笙没多久便睡的死死的,老郎中熟门熟路的将伤口处理好,又开了副退烧药,说待明日顾予笙醒了再说,若是醒来不烧,便作罢,若是醒了还烧便将这服药熬了,烧若还是不退便再来找他。

    这一夜也算是勉勉强强平平安安的过去了。

    顾延霍回到房里却迟迟心安不下来,老郎中割腐肉的那一幕一直在自己脑海里循环播放,顾予笙虽然没哭,顾延霍却觉得她应该是挺疼的。她还这么小,连一岁都没到,却受了这么重的伤,以后怕是还会留疤。他驰骋沙场三年,什么样的可怕伤口他没见过,战友受得也好,自己受的也好,他一直觉得都是小伤,可是如今他却有些心慌,慌得他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么,但是,他真的该回边疆了。

    顾延霍在顾府睡了最后极不安稳的一觉,天刚蒙蒙亮,便收拾好了行囊准备离开。来送的人只有顾承和顾予衡,温氏留在房里照顾还没醒来也没退烧的顾予笙。

    “在那边好好照顾自己。”顾承将怀里的一个小包裹也递给顾延霍,“里面是些果腹的东西,留着路上吃,还有一副护膝,是衡儿的阿娘亲手缝的,边疆冷,一定要注意身体,别太逞强了。”

    顾延霍接过包裹,虽然没说什么,心里却是软了又软。

    “大哥哥,你下次什么时候回来啊?”顾予衡怯生生的问道,虽然他是有些怕这个哥哥,但是两个人好歹是打小一起长大的,顾延霍对他还是不错的,如果不和他抢妹妹就更好了。

    “可能要很久,战事吃紧。”顾延霍在顾予衡的小脑袋上揉了两把,“衡哥儿长大了,照顾好侯爷和夫人,也要照顾好妹妹,有什么事就写家书告诉我。”

    顾予衡连忙点头,他当然会照顾好他的宝贝妹妹。

    顾承拍了拍顾延霍的肩膀“唉,你这孩子就是见外,也随我,一条筋。走吧,记住,顾府永远都是你的家。”

    “保重。”语毕便翻身上马,驰骋而去,他本就是个不善表达的人,唯一能做的只有建功立业,有了足够的势力才好为阿娘沉冤,才好将顾府护起来,将顾予笙也护起来。

    顾延霍没有直接回边疆,而是按照白芷的吩咐去了趟清风楼。

    清风楼是个风月场所,平日里都是公子哥彻夜不眠谈欢寻乐的好去处,但是如今天才蒙蒙亮,一切都归于平静。顾延霍有些头疼,当初白芷只说让他来清风楼吩咐秦舒瑾,却没有告诉他去哪找这丫头。

    马蹄声在寂静的街道尤为平静,由远及近。

    “吁!”女子帅气的勒马,“徒儿,好巧,来找瑾丫头?”

    “师傅料事如神。”

    “哈,徒儿谬赞。”

    “”

    二人找到秦舒瑾的时候,九岁的姑娘正在院里费力的砍柴,她拿着手里的斧子还是有些吃劲,瘦弱白嫩的胳膊仿佛下一秒就会被压断了,但比起刚被顾延霍捡回来,那骨瘦如柴的样子,如今也算是微胖了。

    “瑾丫头,快看看,是谁来找你了?”白芷笑嘻嘻的朝秦舒瑾道。

    见日思夜想的人儿就这样完完整整出现在自己面前,秦舒瑾险些鼻子一酸便哭出来,缓了许久才傻兮兮的站起来怯生生的喊道“顾校尉。”

    顾延霍点点头算是应下,这孩子总是一副怕生的样子,着实让他喜欢不起来,但是当初,她作为俘虏,被蛮夷人关在地窖里,脚上和手上都戴着镣铐浑身满是伤痕,奄奄一息却满怀希冀的望着他。

    他是知道的,有些蛮夷人都有恋 童癖,最爱买些娈童回家,一边享受一边折磨,他于心不忍她眼里的希冀落空,便捡了她,带回营里,让军医照看,只想等她伤好了便送走,却没想这丫头彻底赖上他了,还被白芷相中了眼,他也并不介意有这样一枚棋。

    “别干站着,进屋说。”

    二人进屋坐下,秦舒瑾连忙奉上茶水,眼睛一直没从顾延霍的身上挪开“顾校尉此次来是有什么事么?”

    “你从边疆跟了我一路。”

    秦舒瑾神色一凝,她晓得他最讨厌女人纠缠,连忙跪下“顾校尉,我没想纠缠你,我只是怕你路上。”

    “你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不,我可以!顾校尉想让我做什么我都能办到的,我可以”

    “不必如此。”

    “您救了我,就是我的恩人,这条命都是顾校尉的,要我下刀山火海来还都是应该的,只要顾校尉您吩咐,舒瑾一定为您做到。”

    “好。”

    闻言,秦舒瑾有些发愣,这是什么情况,不是赶她走?而是,好?

    白芷在一旁偷笑,却也不做声,只听顾延霍说道“我现在要回边疆了。”

    “舒瑾愿随您一起回去上阵杀敌。”

    “不,你办另一件事。”

    白芷从怀里拿出一张六岁男童的画像交给秦舒瑾“此人,额,身份复杂,你去接近他,此次行动便命名为找包袱行动,徒儿,怎么样?”

    “师傅开心便好。”

    “好徒儿!”

    “”

    “接近他?”秦舒瑾有些疑惑

    “我的阿娘是蒙冤而死的,我希望能替她翻案,这个男孩是重要棋子之一,我希望你能让他心甘情愿为我们所用。”

    “是,舒瑾一定做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