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您又打翻了将军的醋坛 > 第一卷 初次相遇 第十一章 失而复得

第一卷 初次相遇 第十一章 失而复得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顾府

    老郎中收回扎在顾予笙身上的银针,捋了捋自己花白的胡子道“我已替她施了针,但这烧却还是没退下,老夫尽力了。”

    “怎么会这样!”顾氏夫妇闻言捶胸顿足。

    “这孩子是早产儿,身体本就比普通孩童弱上许多,此次变故让她受了惊吓,怕是也伤了根本,这人啊最怕的就是伤了元气,伤了根本,若真的伤了根本,只怕不好养回来的。”

    “求先生再想想办法吧。”

    “这样吧,我再下一记猛药,若是这孩子挺不过这药性,老夫便真的尽力了。若能挺过,便算挨过这一劫,只是”

    温氏期期艾艾“只是?”

    “只是就算现在好了起来,也也活不长久,这根本伤了,养不起来,顶多耗到十一二岁,便也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老爷夫人可要做好思想准备。”

    温氏掩着面,泪水淌了满脸,几欲哭昏过去,张了张嘴却始终不晓得说些什么,她的孩子怎么就这么命苦。

    顾承看了看自己怀里的妻子,内心有些纠结,这个孩子的到来的确给顾府带来了不少乐趣,但是与此同时,温氏为了这个瘦弱的女儿更是操碎了心,人也越发显得苍老和憔悴,不是他自私,只是,会不会就这样算了,对孩子对整个顾府来说都是一种解脱。

    顾予衡仿佛看穿了自己父亲的想法,小人儿紧紧攥着拳头,在顾承开口前抢先开了口“先生,求您了,救救我妹妹吧,不管用什么方法都可以。”

    “衡儿!”顾承大声呵斥到。

    顾予衡泪眼婆娑的扑通一声跪在顾承面前“爹!我不知道您是怎么想的,我只知道这也是一条小生命啊,这是我的妹妹。”

    “爹知道,但是如果终归要香消玉殒,或许现在就对她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呢。”

    “不!您都没有问过笙儿的想法,她现在连话都还没学会,您怎么就知道对她来说是解脱呢。”顾予衡伸手去拽顾承的袖子,“爹,当日阿娘难产的时候,您已经放弃过笙儿一回了,衡儿这次求求您了,别再放弃妹妹了好不好?我们顾府有钱也有势,衡儿以后也会努力读书的,我们一定能把妹妹的根本养好的,也许她能活得很久呢。”

    顾承被说动了,叹了口气将跪在地上的顾予衡搂入怀里“衡儿说的对,是爹太自私了,只顾及了你阿娘的身体。”

    “老爷还是快些做定夺的好。”

    “请先生尽全力救活小女吧,若小女能够好起来,顾府定有重谢。”

    顾承将一旁的温氏也揽了过来,一家子抱在一起,顾承叹了口气“尽人事,听天命吧。”

    另一边,城门口的顾延霍一步三回头的望向城内顾府的方向。

    “舍不得你那五姑娘?”

    顾延霍不语,只是内心却止不住的担心,他离开的时候,顾予笙还没醒也没有退烧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好些,她还小,烧的时间长了只怕要把小人儿烧坏了。

    白芷像是破罐破摔般的趴在马上,回过头朝顾延霍道“别看了,那孩子活不久的,也许你下次再回来,已经没有顾她叫什么来着,哦,顾予笙,已经没有顾予笙这个人了。”

    “为什么这么说?”顾延霍猛的回过头直视白芷的双眼,一双黑眸中,让人看出了风雨欲来的感觉。

    “我今天寻你前,先去了顾府看了那孩子一眼,可怜的小姑娘,只剩一口气吊着了。”白芷弯了弯眉眼装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听说她是个早产儿吧,她的根本伤的差不多了,这次更是耗了大半下去,就算勉强救回来,也活不长久。”

    顾延霍看着白芷无所谓的表情吼道“你为什么知道?我说了,与顾府无关,别动她。”

    “我也说了,顾府是步好棋。”白芷坐直身体,神色也严肃了起来,“这么好的棋子,不随时监视它的动向怎么行。”

    顾延霍握住缰绳的手早已青筋暴起,但是他却什么都做不了,掉马回头?

    又有什么用,他不会医,也救不活那丫头。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痛哭。和白芷反目成仇?他现在离了白芷连下一步做什么都不晓得,他能做的只是依着白芷的说法,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才有可能脱离掌控。

    “我该怎么做。”

    “回边疆吧,那里才是你该去的地方。”

    “驾!驾!”

    顾府,郎中将药给顾予笙灌了下去,没多久顾予笙便开始不住的咳嗽,连身上都渗出了汗珠。郎中连忙施针,不一会儿,小人就开始张嘴呕吐了,温氏连忙拍着顾予笙的背,拿帕子擦去她嘴边的污物。

    小人儿像是病得没有什么意识一样,也不懂得哭,只是一个劲的哼哼唧唧,小肉手紧紧的抓着她能感知到的东西。温氏忍住了哭的,颠了颠怀里的婴儿,边哄她也边安慰着自己“笙儿乖,乖,会好的,会好的,阿娘在这里陪着你,阿娘一直都在。笙儿会好的。”

    老郎中尽心尽力的又开了一副药,可是刚刚喂进去便又被吐了出来。顾承无奈,又病急乱投医,只好命人多熬几服药,顾予笙吐出来,便再灌一服下去,温氏虽然心疼却也没什么办法。

    期间,大房的刘氏来过一趟,拿了许多算得上精贵的药材,说是,顾焕怡记到了她的名下,以后也算是顾府的嫡女了,既然是她的女儿,女儿犯了错,这当娘的自然要来赔不是。

    温氏看的出来刘氏的小心思,她一方面是斗过了肖小娘,暗自开心,一边又怕顾焕怡犯了错,顾承将整个大房的人都记恨了,以后顾焕妍和顾焕然便没得出路了。

    只可惜,温氏现在没空理会她的弯弯绕绕,只吩咐人将送来的药材收下,见里面居然还有一颗不错的人参,便差人切了须子,泡了水喂顾予笙喝了下去。

    就这样,折腾来折腾去,在刚入夜的时候,顾予笙终于止住了呕吐,温氏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朝一旁的顾承道“老爷,笙儿的温度好像降下去了。”

    “太好了!”

    “是啊,太好了,我的笙儿活过来了。”温氏狠狠地亲了亲顾予笙的小脸蛋,失而复得怎么不让人高兴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