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您又打翻了将军的醋坛 > 第一卷 初次相遇 第三十二章 不欢而散

第一卷 初次相遇 第三十二章 不欢而散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顾延霍表情阴郁,周身都泛着寒气,容昭毫不怀疑,若是那人出现在顾延霍面前,可能他现在就就会把人给五马分尸再扔到大街上去曝晒三日。同时,心里又实在好奇,到底是什么人,让才十几岁的顾延霍恨他至此?

    而且他实在不晓得顾延霍寻他帮忙的原因,他只是个在公主府当差的无名小卒,整日被下人欺负不说,还废了条腿,听顾延霍话里的意思,他就再顶多是个高官的私生子。可是私生子有什么用呢,想要争家业,还不得被正室大棒子给打出来。

    “容我问一句,为什么选我,只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敌人?”容昭再次将重心移到另一条完好的腿上,秦舒瑾见状连忙上去扶了他一下“可我有什么能帮你的?“

    顾延霍眉头一皱,似是在不满意容昭对他有着隐隐的拒绝。

    “不是非你不可。”

    容昭闻言笑了一下“那既然不是非我不可,顾将军还是另寻他人吧。”

    秦舒瑾有些探寻的看了顾延霍一眼,却见这男人似乎丝毫没有要阻拦的意思。

    的确,顾延霍是需要容昭,可是这一切的想法,全是白芷吩咐给他的,一开始他想复仇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他要凭自己的能力,把那人拉下来。但是渐渐的,这样的想法越来越淡,他似乎习惯了平静的生活,也明白孤军奋战还成功的可能性太小了。

    加上顾予笙的出生,他不想把她牵扯进来,也不想让顾府进退维艰,报仇的事情更是一拖再拖,白芷让他来寻容昭,他也听话的寻了,容昭不愿意同意,那也是他的事情。

    男人看了一眼容昭倔强的背影,只觉得这样一个合作伙伴,或许真的不太适合自己。秦舒瑾有些焦急,看看容昭又看看顾延霍,朝容昭的背影喊道。

    “容昭!你…”她不知道该怎么劝他。

    容昭听到后,转过身来,朝她托了托手,道“我这个人有点倔,不是非我不可的事情,我不想冒险做,何况,我十三年没有父亲了,余下的日子,有个父亲未必会比没有好。我习惯了现在的日子,起码能好好活着。”

    语罢,容昭难得潇洒的离去,秦舒瑾知道,容昭就是这样一个人,只要能活着,很多事,他看的没那么重。

    “将军!容昭他…”

    顾延霍又从怀里摸出块手帕,将树枝上冒着香气的烤肉放到手绢里裹了起来,起身,一脚将生起的火踩灭,再一脚将痕迹给抹了去。

    “他不愿便算了,你想追就去。”

    秦舒瑾有些无奈,他家将军这幅样子,哪里像是求人办事的模样?换了谁都不会答应的吧。见男人要走,秦舒瑾叹了一声气,终究还是选择了留在顾延霍身边,没再去追,随顾延霍一起回到了席子上,今天终究是不欢而散了。

    温氏见不同时出去的二人,竟是一同回来了,和一旁的刘氏悄悄说了几句,二人皆是笑的暧昧的样子,秦舒瑾意会到了二人的意思,却也不好出口解释,只是羞红了一张脸,安安静静坐在位子上当了一只鸵鸟。

    顾延霍也回到位置上,想到刚才在林里听到的,只觉得一会儿大概要看好戏了。

    顾予笙正和顾予衡和顾焕妍摇骰子,顾焕然坐旁边一本正经的当仲裁。顾予衡手把手的握着顾予笙的小白手,小人儿正乐得前仰后合,顾予衡道“三哥带你杀她个片甲不留!”

    顾焕妍有些郁闷,她都连输好几把了,于是纤手指着顾予衡骂道“三哥,你太耍赖了,你平时和那些狐朋狗友玩的都熟了,如今还要欺负我来了。”

    顾予衡嘿嘿笑道“欺负的就是你,非得叫你把那润玉的簪子吐出来。”

    “五妹妹都说送我了。”

    “她说不算。”

    顾予笙有些闹,不依不饶道“为什么笙儿说了不算!四姐姐喜欢那簪子,笙儿喜欢送给四姐姐。”

    顾予衡瞥了她一眼,朗声道“你总是这样,什么喜欢的东西都留不住。之前生辰的时候,我给你折的梅花你也说喜欢,可顾焕怡同你抢,你便给了她。如今这簪子,我看你也摸了许久,分明一副喜欢的样子,怎么你四姐说喜欢,你便又给你四姐了?”

    顾予笙被顾予衡说的小脑袋一低,一时觉得不太对,却也没反应过来哪里不对。顾焕妍也有些抹不开面,她一向都疼顾予笙,自然不可能和顾予笙抢东西,只是她的性子向来粗枝大叶,也没注意到,顾予笙也喜欢这簪子。

    于是默默将怀里的簪子按到案子上,万分豪气的说道“再来!”

    顾予笙见顾焕妍真的把簪子拿出来,便又闹到“不玩了不玩了,笙儿喜欢四姐姐,就想把东西给四姐姐,三哥哥不要乱说。”

    顾延霍听到小人儿不由分说的一席话,有些好笑,便掏出怀里裹了肉的手帕,慢慢打开。只见刚还有些不情愿的小人儿,立马煽动鼻翼,寻着味道扑向他。

    “唔,大哥哥!”

    顾延霍低头逗她“怎么了?”

    顾予笙撒娇般的抱着顾延霍的胳膊,一个劲的往他怀里望,嘴巴一撇“大哥哥藏了好东西,好香呀!大哥哥烤肉了?”

    顾延霍勾了勾嘴角,挑了一块色相的不错的喂给小丫头“随手抓了只野兔,刚烤的,别烫到。”

    顾予笙似乎一顿,虽然嘴里的肉还是很香,但是却有些难以下咽了,嗯…她的大哥哥,居然打了只兔子…

    顾予笙嚼完了嘴里的东西,却没在要第二块,但也还是粘人的钻进顾延霍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地方,窝着看马球了。

    顾予衡有些不大乐意,出声道“嘿,你个丫头,有点好吃的就被抢走了?”

    顾延霍一个眼刀飞过去,让他抱一会儿已经很不错了,他回来了,顾予笙当然是他的。注意到小丫头的突然的沉默,顾延霍合上帕子将东西扔给了身后眼巴巴很久却不敢出声的顾焕妍,笙儿不喜欢吃,给谁都无所谓。

    “笙儿喜欢兔子?”

    顾予笙点点头,想了一下又道“笙儿喜欢活的兔子,毛茸茸的东西,都很喜欢。”

    小手费力的摸了摸顾延霍的头发,似乎想说,大哥哥也是毛茸茸的,所以她也喜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