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您又打翻了将军的醋坛 > 第一卷 初次相遇 第四十一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第一卷 初次相遇 第四十一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黑衣人一手握刀落在了白芷的脖子上,一手将白芷的双手反缴在身后,她手里的长剑也应声而落,白芷露在外面的眼睛狠狠的盯着那人,恨不得将他盯出个窟窿,却始终不知这人是谁。

    之前她和顾延霍的确有过猜测,与当初逃不开关系的应该是西凉国的皇室,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西凉皇室却再也没什么动静。不得已,她只有把找到容昭的消息放出去,又暗中去尾随了一番,不巧的是在她从西凉回来的时候,这西凉派出来的死侍同另外一拨人起了冲突,她还没分辨出另外一拨人是什么身份,就被拉近了战局,也怪她轻敌,居然还被伤了,只能先保命逃了,处理了伤口再追上去,却发现后来那波人被杀了个干净,她无暇再顾其他,只能匆匆追了上来。

    确定了他们的落脚位置,又派了人继续盯梢,才敢回顾延霍的新宅修养几天。但是今天这帮人似乎要有动作,她便跟了过来。只是,没想到他们的目标居然是皇宫。

    她不敢跟的太紧,虽然这帮人的功力不如她,但是她总是觉得不大对劲,有种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感觉。事实也恰好辅证了这一点。

    官家赐菜是每年必有的恩宠,而这帮人的目的是对官家亲赐的御膳动手,想起这菜也是要送到顾府去的,白芷便想着不如下去拼一把。却在行动的那一瞬,被人有准备的制住了,看来,这就是今晚的黄雀了。

    两人僵持了许久,可那黑衣人只是牵制了白芷,刀在她颈间不多一寸也不少一寸,控制在不伤她却也不让她动弹的范围里。白芷清楚,他没有杀她的意思,只是想让手下那批人能够顺利动手。但是一直被牵制下去却也不是个事。

    “背后偷袭,阁下可真是卑鄙。”白芷出口嘲讽到。

    “尾随之事,姑娘也做的得心应手不是。”

    这人明显是压低了声线同她说话,一时也分辨不出到底是什么人。但是他们分明第一次碰面,这人却故意隐藏声音,难不成是因为他们之前认识或者见过?不然为什么不敢用原声和她讲话,西凉的熟人?

    思路到这里再次断了个彻底,白芷从未和西凉人有过接触,又谈何来的熟人,难道是她想多了,黑衣人隐藏声音只是出于谨慎?

    “你到底是谁?”

    白芷出其不意用腿向后顶去,黑衣人吃痛,微松了手上的力道,白芷连忙逃出了牵制,颈间却留下了一道血痕,这一刀,算不得重,却也不轻,血珠争先恐后的冒了出来。那黑衣人见状有些惊讶,似是没料到白芷一个姑娘居然用这么强硬的手法挣脱,见她又要去追,便只好再次出手。

    白芷背对黑衣人,一心只想拦下那波人,黑衣人出了一掌,白芷旋身迎上,却发现他这掌顶多五成的功力,根本不是要拦她样子。心里道了句不好,刚要抬手,就被黑衣人拿刀柄敲在了左肩上,这一下可比刚才那忽悠她的一掌重多了,左臂瞬间便失了知觉。黑衣人怕白芷再来个出其不意,便踹了一下白芷的膝盖,变成了白芷单膝跪地,双手被反剪在头顶,这个姿势虽然多少有些难看,但是对黑衣人来说,是控制她最好的办法了。

    “姑娘不是想知道我是谁?怎么反倒跑的挺快?”

    白芷挣了两下,见挣脱不开,胳膊反倒震得发疼,气急而笑道“哦,那阁下是谁?”

    “姑娘多知无益,在下无意伤你。”

    白芷冷笑一声,让她问,却又不告诉她答案,这个男人在耍她玩吗!

    不过这个时候,再挣扎似乎也没什么用。知晓他的确没有要对自己下死手的意思,白芷便冷静了下来,体力活做不了,她做做脑力活还不行吗。

    “我们认识?”

    黑衣人不语,白芷了然,这是认识喽。

    白芷还要开口再问,却被黑衣人给拦了下来“姑娘还是不要问关于在下身份的事情了吧。”

    白芷有些想笑“好,那我可以问什么?”

    “你觉得你想拦下的这波人,是想做什么呢?”

    白芷一愣,这人是在引导她知道些什么,虽然不想就这样被牵着鼻子走,但是好奇心促使她真的用心去想了“官家赐菜是每年必有的事情,意在施恩,你想阻止他施恩。而每年送菜的太监是有由御林军亲自护送的,若是小太监死了,御林军的统领第一个负责任。”

    男人淡淡的嗯了一声,似是在等着白芷继续猜下去“御林总管是柳方正的人,你想断他一臂,也断官家一臂,你这么做是因为要争权吗?”

    那人黑布蒙着的脸下似乎露出了欣赏的表情“姑娘玲珑心思,但是你只猜对一半,在下今日不想杀人,也不想夺权。”

    白芷沉默了,这黑衣人派出去的人应该是十一个,如果没猜错的话,官家赐菜的队伍,应该也是十一个队伍,除去携旨意的小太监,御林军有六人,以一敌六,的确不是个好选择。但是若要这一环出差错,也未必要小太监死不是,若是菜出了问题,自然也能算在官家头上。

    官家每年赐菜的对象基本都是宫中举足轻重的大臣,如果菜里若有毒,那大风的朝廷便算彻底废了,对西凉自然好处大大的。

    “阁下这么做,迟早会暴露的,不怕两国交战吗?”白芷道,“据我所知,西凉前些年刚经历过大仗,此时和大风动手明显不是明智的选择。”

    黑衣人看了白芷一眼,却没有打算接她的话茬,而是顾左右而言他道“十五年前的案子,尚有旧人活着,这个消息是姑娘放出去的吧?”

    白芷继续沉默,心里又过了一遍此事,从被拉进战局开始,她就觉得哪里不太对,后来的这波人平白无故遇上西凉的死侍已经是不对劲了,起了冲突后却还要把她拉进战场,和一拨人打,难道不比和两拨人打轻松吗?她当时的伤受的也很是巧妙,很重,再偏几分便要刺到肾脏去了,那种情况下她只有先保命,而后来那群人,也无意缠着她,若是不想缠她,又为何要把她拉进战局?

    除非,他们是有目的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