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您又打翻了将军的醋坛 > 第一卷 初次相遇 第五十五章 被迫查案

第一卷 初次相遇 第五十五章 被迫查案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官家下令查案的第二天,仵作再次将尸体翻看了一遍,企图能再从尸体上查出些什么蛛丝马迹,然而,死者是被一刀毙命的,连那位穿着铠甲的御林军也不例外,凶手带着十足十的目的,万分冷静的下手狠辣,毫不拖沓,找准了心脏的位置,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人家可能还被反映过来便再也没了说话的机会。

    “可查出了什么?”

    说话的人五十来岁,四方脸庞,额上镌刻着皱纹,鬓角也染上了银白,人到中年身材也开始发福,官场上喝出来的肚腩几乎连宽大的官服也无从遮挡。此人便是大理寺卿何浩,官衔其实也不比柳方正,顾承,左岩这三足鼎立的任一方低,却始终没能在斗得热闹的三人中插上一脚,如今没人接的烫手山芋,辗转了一圈,还是抛给他了。

    办的好,是应该的,办不好,别说以后有没有横插三人的机会,头顶上的乌纱帽保不保都是未知。

    仵作看向来人,有些为难道“当日尸体送来的时候,判断死者身亡时间为丑时,伤口位于心脏正中,从伤口形状来看,凶手用的应该是短刀,而且凶手身形应该比负责送菜的几个公公都要高,大概和死的御林军差不多身高…”

    何浩扶额“这些话,你在今日还没看尸体的时候已经说过了,就没再看出点别的?”

    “这…尸体放了三日有余了,虽然是冬天,腐坏程度也会降低,但是…”

    何浩看了一眼躺在停尸床上的发出恶臭的尸体,也明白大概想看出什么是没门了,只好作罢

    一旁的下属连忙上来问道“大人,尸体可要下葬?”

    何浩思忖一会儿,摇头道“再等等吧,寻阳,你一会同我一起出趟门。”

    “是。”

    何浩没再耽搁,将官服换成便服后,便叫上了刚刚那名唤作寻阳的下属,又派人牵来了两匹马,朝案发地点而去了。

    巷子里的采光不是很好,显得有些阴森,当时用来盖尸体的草席子仍旧无人问津的被扔在一旁,寻阳蹲下看了那草席一眼,破旧的草席被鲜血洇湿了很大一片,如今已经有些发暗了,血腥味也已经散了个七七八八。男人仔细的将草席子翻过来调过去的看了半天,终于在角落里发现一根缠绕的金线。

    寻阳将草席上的金线举给何浩看“大人,这会不会是凶手留下的。”

    何浩心里一怔道“金线,那应该是寻常百姓接触不到的,在大风,能用的起金线的,也只有几家富足的商户,和朝廷官员了。”

    如果只是凭着一撮金线来找凶手,未免有些异想天开,寻阳只好继续环视四周,可他发现除了尸体堆放的地方有血迹的残留,其余的地方包括墙壁都干净的很。

    寻阳回头看向自家大人“大人,属下认为,凶手行凶的地点可能不是此处。”

    何浩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死的这一拨人是从顾府回来的,从顾府回宫的话也不会路过这里,说明凶手是在杀了人之后,将人抛尸在此的。”

    寻阳道“凶手既然敢杀人,还丧心病狂的抛尸,说明他并不害怕尸体被人发现,但是他却特意把尸体搬到这里,赐菜的一行整整七人,就算是宫里的公公,那也是有几分重量的,他不可能一次性都搬过来,来回数趟,留下痕迹的概率岂不是更大了。而且我们已经断出,此人目的是为了损害皇家威严,让百姓离心,那岂不是更应该让人们看到?可这条巷子,一般并不会有人走。”

    被下属说了一溜够,何浩简直一个头两个大“如你所说,事出必有因。”

    寻阳再次为了这个因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何浩道“寻阳,按照回宫的路线,离这里最近的是什么地方。”

    “是青宁路,离这里隔了一条街。”

    二人又牵着马,按着小太监们回宫本该走的路线走了一遍,因为是大白天,街上的行人不少,此事又不能惊动了百姓,二人查起来实在费劲。

    “我看过尸体的伤口,快三寸长,也很深,不可能只有小巷里那些血迹,行凶的地方肯定也会有。”

    “可是大人,我们已经将这附近一带都查了一遍了,并没有大片的血迹。”

    “凶手回来处理过?不可能吧,再仔细查一遍。”何浩不禁疑惑道,“而且七个人,又不是一两个,他出手再快也会被送菜的人察觉,肯定也有过打斗,去问问附近的人家,丑时左右可听见了什么打斗或者喊叫的声音。”

    “是。”

    寻阳领了命令下去,挨家询问了起来,但是得到的答案却不尽如人意,一水的没听见让寻阳觉得自己耳朵都要起茧子了,他好想听点不一样的回答。

    寻阳再次问道“除夕当夜你有没有听见打斗声音,或者喊叫声?”

    男人摇头道“没有。”

    “那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男人望天想了会儿,便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道“还真有!嗐,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你想知道的奇怪的事,反正当时把我吓了一大跳!”

    寻阳一听,连忙打起精神道“你说,算不算都没关系。”

    “我是这条街上负责打更的,除夕那天特殊,我回来的早。我回来的时候,碰见隔壁门前站了个女的,在叫门,穿了一身黑还配了剑,脸色苍白的像个女鬼!还带着杀意,她就叫了一声,见没人来应,便自己翻墙过去了。我这人也是胆小,那个时候应该没人才对,猛然见着个差点没吓死!”

    “你是什么时候回的家。”

    “丑时左右吧,但是已经过了守岁的时候,差不多都该睡了。”

    “那你回家的路上,没看见别人?”

    “没有。”

    “你确定是你看见的女人是站在隔壁府的?”

    “确定,人家那门都跟我们着穷酸老百姓的不一样,怎么可能认错。”

    “行,那多谢小哥了。”

    寻阳抱拳作揖谢了那人,看了一眼旁边的高门大户,亦步亦趋的走了过去。

    寻阳没敢直接敲门,而是先是绕着外围的台阶查看了一圈见如常,才转身回去复命了。

    “大人!”

    “可问出什么?”

    寻阳道“都说没有听见声音,但是我问了那晚打更的小哥,他说丑时左右,他见着隔壁府外站了个穿夜行衣的女人在叫门,没人应后还自己翻过了过去,没再出来”

    何浩一愣“你可去看了?是什么人家。”

    “属下没敢,只敢在外围探了一圈,并无异常。”

    “没敢?谁家的府,你还没敢?”

    寻阳道“大人,是官家前些日子赐给护国将军的新宅。”

    “护国将军?”

    何浩一时没能想起来。

    寻阳连忙解释道“就是顾府的小顾将军,官家如今很看中他。”

    闻言,何浩只想天上能掉个石头把他砸死算了,虽然他正直,一向不趋炎附势,查案也刚正不阿。可这顾延霍,他他惹不起啊,前面被官家宠着,背后又是忠勇侯当靠山,人家自己更是阴晴不定,给阎王送人头的主,他躲都来不及,还得上赶着查人家,这不是要命么。

    这案子,不仅对官家来说是飞来的横祸,对自己这被迫查案的来说,更是飞来的横祸。

    但是,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