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您又打翻了将军的醋坛 > 第一卷 初次相遇 第六十三章 互诉心事

第一卷 初次相遇 第六十三章 互诉心事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容昭沉默了,其实他对于报仇看得并不重,毕竟过去的十来年,他过的都是没爹没娘的日子。对娘亲唯一的感想也只是觉得不值,居然没眼光的看上了一个负心汉。现在突然告诉他,自己的娘亲的死因有待商榷,但那负心汉肯定是罪魁祸首,他怎么着也得培养培养感情啊。

    本该思忖报仇的容昭,却脑筋一转,想起了另外的事。

    “你说顾延霍很早就知道我的身世了,有多早?”

    上官云阳道:“我们打听到这个消息差不多是半年前的事情了,不过我觉得白芷姑娘他们应该更早知道了吧。总要确保你和他们统一战线,才敢将消息放出去吧。”

    容昭一怔,他有一个很大胆,却不愿相信的猜测,如果顾延霍比这更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世那么,秦舒瑾接近自己,到底是因为送饭行善积德时恰好遇见,事后发现这么一回事才把自己介绍给顾延霍,还是她本就抱了目的,一步步接近自己,全是给顾延霍铺路的

    容昭突然自嘲的笑了,他觉得应该是后者,那些以前从来没有注意过的细节通通涌入了脑海里,秦舒瑾不大自然的神色,秦舒瑾为了顾延霍一个劲的追问,秦舒瑾偶尔多透露出的消息。他甚至想起来,他第一次和顾延霍见面不欢而散时,秦舒瑾留在男人身旁那微妙的表情。

    现在,他终于知道原因了。

    不是什么女儿家脸皮薄,不是什么秦舒瑾对自己无意的愧疚,什么都不是。

    而是,她在利用他,一开始就是。

    “小公子,你”

    “没事,不用管我。”容昭的背影看上去有点萧瑟。

    容昭本想直接回房的,但是等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在了顾予笙的房间里,两个小女使见了他,还很是伶俐的退了下去,将空间留给两人。

    容昭坐在顾予笙床边,女孩正睡得安稳,容昭没忍住,伸手摸了摸顾予笙没剩几两肉的小脸蛋,叹了口气。

    顾予笙察觉到容昭的抚摸,花了好大的力气才睁开眼睛,却见到容昭一副失魂落魄,生无可恋的表情。

    顾予笙伸手抓住容昭的衣角:“阿昭”

    容昭看她:“对不起,我是不是吵醒你了。”

    顾予笙摇摇头:“阿昭,你不开心了,是有人又欺负你了么?”

    这个小丫头似乎从认识那天起就一直在担心他是不是被人欺负了,不求回报,不带任何目的的担心他。

    “傻兔子,不用担心了,现在没人欺负我了。”

    “那你为什么不开心?”

    “我没有不开心。”

    顾予笙不大相信容昭的话,挣扎着从被窝里立起身子,四下望了望,从自己的枕头下掏出个油纸包,塞到容昭手里,便像个傻姑娘似的朝他笑。

    容昭打开那纸包,竟是两块水晶糖,他听到小姑娘说:“这个糖可好吃了,我自己都没舍得吃就偷偷藏了起来,你别告诉我三哥,我分你一点,你也不要不开心了,吃了糖心情一定会好的!”

    她把她拥有的最好的东西都拿给他,只是单纯的想让他开心一点。

    容昭仿佛苦中作乐的笑了起来,伸手拈了一块放进嘴里,糖很甜,配上他现在的心情简直甜的发苦,他又拈了一块喂给了顾予笙。

    顾予笙鼓着一边的小腮帮子,一边洋洋自得:“是不是很好吃。”

    容昭点了个头。

    顾予笙见没人,干脆往旁边挪了挪身子。顾予笙的床虽然是单人床,但是躺一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加上顾予笙身形娇小,往墙上靠了半边,硬是留出了很大一片地方。

    小人儿豪放的拍拍自己的小床,朝容昭道:“阿昭,你陪我躺会儿说说话吧,已经很久没人陪我说话了。”

    容昭一愣:“这不合规矩,你一个姑娘家,怎么能和男人同床共枕呢!”

    顾予笙委屈的撇撇嘴:“我才六岁,你就当我是小孩子不行吗,三哥也经常陪我睡觉啊。再说,我这么小,你总不会有什么非分之想的,我信你。”

    不,你不要信,我自己都快不信了。

    最终容昭也没能耐住顾予笙的苦苦哀求,踹了鞋子爬上了顾予笙的小床,但是容昭基本半拉身子都空在床外面,两人中间几乎能再躺个人进去。

    顾予笙没再难为脸快红透了的男人,率先挑起了话茬:“阿昭,我是不是快死了?”

    容昭看着还在笑的小丫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喉咙哽的难受,只能扔了句没有给她。

    顾予笙却叹了口气道:“你不用骗我,我知道的。那个太医背地里和阿娘阿爹说过很多次的,我都装作没听见。”

    “他们都是庸医,你会好的。”

    顾予笙把自己的小胳膊从被窝里拿出来给容昭看,白皙的胳膊上横窝着一大块丑陋蜿蜒的疤痕。

    男人一惊,似乎没想到这金枝玉叶的小丫头身上还有这么严重的疤,他似乎能想到,她当时有多疼。

    “阿娘说,这是我小时候不小心把暖炉碰到了烫伤的,我为此还烧了好几天。但是屋里的下人都悄悄说,这是二姐姐干的。我不记得我惹过二姐姐,但是二姐姐好像一直不怎么喜欢我。”

    容昭道:“这世上,总有那种你不招惹她,她也会来招惹你的人。”

    就像秦舒瑾

    顾予笙赞同:“二姐姐之前经常会说我是小病秧子,要死的人还挡她的路,这些我都没和三哥哥和大哥哥说。”

    容昭攥住拳听她继续道:“我虽然是顾府的嫡女,但是我从来没有拿身份压人啊,可二姐姐一直不喜欢我。”

    容昭忍不住伸手在顾予笙的额头上狠狠一拍:“顾予笙,你这个傻兔子,这是她的事,与你有什么关系。”

    “我过了十几年没爹没娘的生活,在长公主府寄人篱下,我这条腿就是被公主府的人打断的,我没招惹过他们,可他们就是莫名其妙的看我不顺眼。我甚至发誓,等我以后有出人头地的日子,我就把这群人的腿挨个打断,我再也不低头活着了,我要按着自己的心意活,别人胆敢欺我,我就十倍奉还。”

    顾予笙似乎是被容昭眼里的霸气惊到了,无意识的点头,笑道:“那如果我能好起来,我也不低头活着了。”

    看着顾予笙的笑容,容昭再次忍不住脸红,又想起上官云阳强塞给自己的仇恨,便和顾予笙念道:“兔子,我阿娘死的早,我一直以为她是难产或者什么天灾才死的,但是我今天才知道,她的死不是那么简单的,而我从未谋面的爹是罪魁祸首。有人希望我为我阿娘报仇,可我”

    容昭没勇气说下去了,顾予笙却突然伸出小手牵住了他的大掌,容昭深吸一口气继续道:“兔子,我有点害怕,我父亲的身份不是那么简单,他们想让我认祖归宗,可我怕我有一天会变成我最讨厌的人的样子,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样子。”

    顾予笙摇头坚定道:“不会的!你在哪都不会变成别人的!我信你!”

    “可如果”

    “没有如果。”小丫头伸出小指头朝男人道,“我们拉钩,约定好了,如果我好了,以后都不再低头了,谁欺我我也欺回去,如果你决定报仇了,也要保证自己不会变成自己不喜欢的样子。”

    容昭颤抖着手,勾上顾予笙的小指。

    “阿昭,我真的信你,你永远都会是救我的那只笨狐狸。”顾予笙轻声道,“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我都站在你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