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甜妻难追:总裁老公甜蜜爱 > 第233章 她一切都好

第233章 她一切都好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迟严风无言以对,余光瞥了眼郝校。

    郝校打趣道“林伯伯,雪蓉的性格没了谁她都能活的很开心的。你看她在国外进修的这几年始终没有和严风联系过,不也过的挺好的吗?您太夸张了。”

    “夸张不夸张,我这个做爸爸的心里还是有数的。”

    说着说着,气氛就变的格外的拘谨。

    迟严风很心累,“林伯伯,今天就谈到这里吧,还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我们明天再谈。”

    他执意要走,态度坚决,林有麟也不好一直强留。

    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看来,我的话你是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啊。”

    迟严风站起身,郑重其事,“我明白您疼女儿的心意,但是也请希望您结合一下现状,我是已经结婚的人。雪蓉单纯善良,她有更好的选择更好的生活,她不懂事,您要替她把关。”

    话是不中听,但确实是为了林雪蓉好。

    林有麟也不是一个不明事理的混蛋,尽管脸色有点难看,可还是保持礼貌的微笑,“这些话你对小蓉说吧,她爱听你说。”

    然后,招呼了一下身边站立的家佣。

    “送两位先生下楼吧。严风,郝校,我这边还有点事要处理就不送你们了。”

    佣人得令,颔,对迟严风和郝校做了个请的姿势。

    俩人都松了口气,脚步轻盈的小楼。

    可算是踏马出来了!

    只要林有麟不参与,那么让林雪蓉理智,离开林家,就不是问题了。

    旋转楼梯上,迟严风和再次泡好茶的林雪蓉相遇。

    看到他出来,林雪蓉脸色阴黑,“风哥哥,你和爸爸这么快就谈完了吗?”

    “嗯,本来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可是,”

    “你们聊着。”郝校出声打断了林雪蓉眼泪汪汪的控诉,对迟严风说,“我下楼等你,已经很晚了,快点吧。”

    见郝校下楼,林雪蓉将手中的托盘放到地上,蹬蹬瞪跑到迟严风身边拉住他的手腕,“你再多待一会儿嘛,算我求你了。”

    迟严风抓住她的手,拿开,脸色很不好。

    “雪蓉,适可而止吧,我已经没有什么耐心了。”

    转身迅下楼。

    “风哥哥!”

    望着他决然离去的背影,林雪蓉用力跺脚,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可是这次她没有追上去,因为心知肚明,即便追上去了,迟严风也不会再留下了。

    能送她,能在家里待这么久,已经是他的极限。

    沮丧的要走,一转身就看到林有麟站在自己身后,林雪蓉后背一紧,“爸爸。”

    “嗯,严风走了?”

    “走了。”

    “你跟我来书房,我们谈谈。”

    “好。”

    父女俩一前一后进了书房。

    气氛是剑拔弩张。

    林雪蓉猜得到爸爸要和她说什么,但是她心里有爱,所以无所畏惧,不卑不亢的抬着头,并不准备做任何妥协。

    楼梯,郝校的屁股还没等坐热乎,迟严风就走下来。

    “走吧。”

    “这么快就说完了啊?”

    迟严风用力瞪了他一眼,“你还巴不得我在这里过夜是吗?我说郝校,你到底跟谁一边的?”

    郝校无语,“当然是跟你一边的啊,这还用问吗?”

    迟严风有满腔的话要说,因为他觉得今天的郝校和往常有点不对劲。

    上次秦柔出现的时候,他的表现截然不同。

    与他来说,秦柔和林雪蓉都是多年好友,但是对待的方式确实截然不同的。

    迟严风想问他究竟想干什么?唯恐天下不乱吗?

    可话到嘴边,又被他咽了回去。

    毕竟这是别人家里,不适合追问这个问题。

    而且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回家找书瑶解释清楚。

    见他迟迟不说话,郝校头皮麻,赶紧上前,“我说你是不是误会我什么了?你别多想啊,我只是不希望你得罪林有麟而已。”

    “回家吧。”

    漆黑的夜,跑车平稳前行。

    郝校开车,迟严风坐副驾驶,他一直在拨安书瑶的手机,始终都没有人接电话。

    拨了家里的座机,播音显示用户忙,打不过去。

    他心底开始不安。

    郝校赶紧掏出手机,“你别担心,我打简单电话问问。”

    家里。

    安书瑶穿着打扮好,从楼上走下来,正好碰到简单在茶水间煮咖啡。

    “书瑶,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家里太闷,我出去透透气。待会儿迟严风要是回来的话,你帮我告诉她一声。”

    简单立刻丢下手里的杯子冲过去,“我跟你一起去!正好,我也想透透气。”

    安书瑶知道她的心思。

    她是担心自己。

    可这个家里她实在是待不下去了。

    在房间里左思右想,她始终不知道在迟严风回来的时候,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他。

    一切如往常,她做不到。

    撒泼争宠,她不屑。

    好好谈谈?事已至此她也没有什么好和迟严风谈的。

    那就彼此不要相见好好冷静一下吧。

    推开简单的手,摸摸她的脸颊给她安慰,“你不用担心,我不是那种会自己伤害自己的人,我只是想出去透透气。你就留在家里,不要跟我出去,我会注意安全的。”

    灾难的起因,无非就是因为爱情。

    没有迟严风在身边,不会有那么多人想要伤害她。

    推开简单的手,安书瑶一步一步离开。

    走到玄关的时候,简单泪眼汪汪的说,“书瑶,你不会这一走就不回来了吧?你别把我扔下啊,我是因为你才住在这里的,如果你不回来,那我陪你一起啊。”

    她不想看到安书瑶将自己的世界划分成不平等的碎块,而自己,也因为和郝校的亲近,被她划分到了亲近的对立面。

    她们明明是最好的朋友来着。

    安书瑶回头看她,嘴角的笑意明显,“傻瓜,你想什么呢?我只是出去透透气而已,一会儿就回来。你不要瞎传递消息让迟严风做一些疯狂的举动,听到没有?”

    “可我想陪着你。”

    “不用,我一个人就好。”

    吹吹冷风,也好让她冷静冷静。

    玄关传来关门声,简单看着空荡荡的门口,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红姨听到这狼哇哇的哭声,从厨房里跑出来,“简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红姨,书瑶一个人出去了,我让她带我她居然拒绝了!她第一次这么对我!”

    越说越难过,简单哭的可伤心了。

    红姨看了眼门口,无奈叹息,“先生带着林小姐就这么走了,夫人心里不是滋味也很正常,她心思内敛,很多事不愿意和别人多说,你就不要去打扰她了,让她自己消化吧。”

    安书瑶确实是这样的人。

    可是以前对她,她不是这样的。

    他们之间是无话不谈的。

    简单刚要反驳,丢在沙上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起来。

    她擦掉眼泪赶紧小跑过去,一看是郝校打来的。

    生气!

    不想接!

    可手指头却诚实的按下了接听键。

    没好气道“干嘛?”

    愤怒的语气,吓的正在开车的郝校握着方向盘的手一抽,“你吃炸药了啊?”

    “我吃你了,有屁快放!”

    想想因为林雪蓉郝校居然一反常态那么对待她,简单对他简直就是没想法。

    郝校也懒得和她计较,“书瑶呢?她的电话一直打不通,严风快急死了。”

    简单冷哼一声,“这会儿他知道找书瑶了,刚才合计什么了?你以为安书瑶是那种会在他带走别的女孩子的情况下,还在家里乖乖等他的女人吗?”

    郝校晕倒,“这是有原因的,他们两个人的感情不会这点考验都经受不住吧?”

    “那我不知道,反正书瑶的心情很不好,刚才已经出去了,说是要透透气。我要跟着她但是她不让我跟着,”

    “出去了?”郝校惊愕的伸长了脖子,“这三更半夜的你就那么让她自己出去了?万一遇到青帮的人怎么办!”

    简单还踏马委屈呢!

    “那我有什么办法?我难道还能把她敲昏吗?老板自己惹的烂摊子让他自己收拾,就算书瑶遇到危险也都赖他,关我鸟事!”

    迟严风坐在副驾驶上,听着这俩人的对话也是急了个半死。在听到安书瑶出去的消息后,彻底绷不住了,一把抢过电话。

    清晰的听到了简单的控诉。

    沉吟半晌,道“她去哪里了?”

    简单吓了个半死,“老,老板?什么时候换你在听电话了……”

    “告诉我她去哪里了,我直接去接她。”

    “她没说啊,只说要出去透透气。我想也就是开车到处转转吧,毕竟她的身份,一个人去哪里都不太方便。”

    “她带手机了吗?为什么一直打不通?”

    打不通?

    简单眨巴眨巴眼睛,“你等我一下。”

    蹬蹬瞪跑上楼,进了主卧室,老远就看到铺的平整的大床上,放着一部已经关掉的手机。

    茶几上的座机电话也被分离,保持外面根本打不进来的状态。

    “她手机在家,关机了。座机电话也被她拿下来扔到茶几上,显然就是不想接你的电话。老板,书瑶这次是真的有点伤心了。”

    “她走了多久?”

    “刚走郝校就打来电话了,大约就是我们的通话时长这么久。”

    “开车?”

    “应该是吧,我有听到引擎动的声音,但是不知道她开走的是哪台。”

    “好。”

    询问清楚,迟严风便挂了电话。

    夜色漆黑。

    迟严风看着窗外,脸色铁青。

    怎么想也没想到事情会展到这种地步。

    林雪蓉这边还没等安稳住,书瑶这边又出了问题。

    郝校瞄了他两眼,看他那要杀人的表情,也是蛮心塞的。

    “接下来我们去哪里?回家吗?”

    “就在附近转悠,看看能不能碰到书瑶的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