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因为害怕妖魔就选择修炼了 > 第六章 道经

第六章 道经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树老头带路,杨长安在后惴惴而行。

    走了没多远,前方一处较为空旷的地方飘来了摇曳的火光,在这黑夜下特别的显眼。

    “树爷爷,您回来了。”

    还未走近,便有着一道稚嫩的童音响了起来,转眼窜出来三个男童,两个女童,大约都在七八岁左右。

    “小木,将客人的马匹牵去喂饱。”

    树老慈祥地笑着,对着其中一位比较年长的男童说道。

    “好的,树爷爷。”

    男童点头,来到了杨长安的身前,扑闪着澄净的大眼睛,乖巧地站着。

    杨长安轻咳一声,通了通嗓子,干笑道“那那就多谢小朋友了。”

    “不用客气。”

    男童咧嘴一笑,接过了马绳。

    “嘿嘿,大哥哥,我们过去坐吧。”

    剩下的男童、女童很是热情的围了过来,簇拥着杨长安,拉着他去篝火边。

    杨长安心头犯怵,一阵头大,却只能苦笑。

    这些可都是小树妖,小花妖啊。

    “小友,风大体寒,去篝火边坐吧。”

    树老也是在一旁笑道。

    杨长安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就往前走去。

    篝火边,红彤彤的火光下,坐着一位绝美女子。

    她身穿白裙,气质脱俗,魅而不妖,美而不腻,文文静静,像个大家闺秀,全身散发着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

    杨长安闻之,那略显惧躁的心顿时安静了下来。

    “公子,请坐。”

    女子优雅起身,嫣然一笑,落落大方。

    美!

    很美!

    如此美人,人间难寻,唯有妖吧。

    一朵如雪般洁白的鲜花,不染凡尘烟火,花瓣之上还沾着无数晶莹的水滴。

    不知道是何种花,只觉得很美。

    如果眼前的女子知道杨长安能看到了她本体的话,估计又羞又躁吧。

    杨长安略微失神,不过很快反应过来,拱手道“多谢。”

    “这位是花仙子,你叫她花语便可。”

    树老坐下,问道“小友你是打算去往何处?”

    “去往天武郡城。”

    杨长安沉声道。

    “天武郡城?却是比较远,你单人一马,估计还要两天的时日。”树老道。

    “是的。”

    杨长安点头,一问一答,不敢多话。

    “看小友一表人才,文气溢于体表,想必是一位秀才吧。”

    树老好奇地问道。

    “侥幸中了举人。”

    “哦?举人?”

    树老眼睛一亮,打量了杨长安一眼,道“老朽眼拙,一时之间竟是没有看出来。

    听说能中举人的都是才气盎然的才子,是有机会成长为文圣的。到时候字字珠玑,一笔一画,一言一语都暗合大道,蕴含天地至理。

    小友能中举人,想必遵循的正是大商皇朝的主流意识。

    我看你怀揣《策神论》,估计经常看吧。上面所述妖魔鬼怪皆为邪恶,均当诛!

    不知道小友是如何看的?”

    树老笑眯眯地看着他,花语等人也都望了过来。

    一时之间,杨长安觉得一股莫大的压力凭空压来,竟有些喘不过气来。

    “原来他的致命之箭在这里,若是我答得不合他意,今晚是否会”

    杨长安沉默了下来,沉吟数秒,道“妖有妖道,鬼有鬼道,人有人道。没有谁天生当诛,该诛的当是犯道者。”

    “犯道者?小友认为的犯道是指妖魔鬼怪皆不能去往人类城邦吗?”

    “犯道!可为破坏秩序的乱者,可为滥杀无辜的凶者,可为大奸大恶的邪者,可为有悖常伦的魔者。”

    杨长安望着他,不卑不亢地道“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战刀。心存善意可走天下,心怀鬼胎寸步难行。”

    “呵呵呵如此吗?”

    树老突然发笑。

    “正是如此!”

    杨长安毫不避讳他们的目光,淡然道。

    树老盯着他的眼睛良久,转眼一脸笑眯眯,道“我观小友身子有些虚弱,这本《道经》于我们无用,就赠予你吧,就当结个善缘,权当小友陪我们唠嗑的报酬。”

    树老从怀中掏出一本封面布满神秘纹路、似大道轨迹的书来,递向杨长安,“这本《道经》是残缺的,只有前面三页。里面记载了一些修行的法门,小友可以试着修炼。”

    “道经?传闻这是人类法修的至高功法之一,修练道经之人可通向长生,达至不朽的境界。这不是长生道观的镇观之宝吗?树老怎么会有?”

    杨长安吃惊。

    “十年前,大商人皇派兵将所有的寺庙、道观全部剿灭,小友应该知道吧。”

    树老问道。

    “这等大事我当然知道。”

    杨长安点头。

    “道观、寺庙被剿灭,那些道士、佛徒死的死,逃的逃,各家珍藏的功法也都散落四方,我也是偶然得之。”

    树老看着一脸吃惊的杨长安,微微一笑,“小友可知当年人皇为何要派兵将他们剿灭吗?”

    “听说那些道观、寺庙门徒众多,香火旺盛,常年不断,又不缴税,已经富可敌国,威胁到了皇权,人皇这才派兵将他们剿灭。”

    杨长安下意识回道。

    “不,不是这样的。”

    树老头神秘一笑,“小友可信大厦将倾?”

    “大厦将倾!”

    杨长安瞳孔一缩,猛地看向树老,脸上泛起一丝凝重。

    树老微微一笑,继续道“那些寺庙、道观没有皇权意识,是不会举兵造反的。

    但是他们的壮大威胁到了另一类势力,那就是妖魔鬼怪。

    妖魔鬼怪也如人类一样,有善有恶。

    有的闲云野鹤,静静修那长生之道。有的心思贪婪,妄图享尽人间荣华。

    前者藏于深山,后者居于人间。

    这个世界其实充满了诡谲,不像表面看到的那般平静。

    可杀来杀去,争来争去,到头来,皆是一场成空。

    可悲可叹。”

    树老不禁摇头。

    “树老是指,人皇是妖魔幻化而成?才下令剿灭这些道观、寺庙的?”

    杨长安深思极恐,不禁问道。

    “怎么可能?”

    树老哑然失笑,对杨长安道,“当今天下要说谁最厉害?当是人皇无疑,一身修为早已臻至化境。

    妖魔鬼怪、天下诸臣莫敢不尊,四海方士、天下儒佛莫敢不敬。

    若人皇都是妖魔幻化的,那还得了?

    如此的话,小友看到的人间可能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百鬼夜哭,豺狼坐堂。

    那将是人间地狱,可能人类都会灭绝。”

    树老解释着。

    “难道人皇另有深意?”

    杨长安皱眉,若有所思。

    “呵呵,小友不必伤脑,那等强者的意志不是你我能够揣测的。”树老笑道。

    “既然人皇这般强大,为何树老会说大厦将倾?”

    杨长安不解,想问个清楚。

    “这个消息于一年前流传了出来,是妖王伏天,鬼王葬地所说。它们都是可堪比人皇的绝世强者,绝不会无的放矢。”

    树老见杨长安神色凝重,宽慰道,“呵呵,小友不必担心,人类强者无数,文明传承数万万年,岂会轻易倒塌?”

    “这倒是。”

    杨长安吐出一口浊气,心中稍安。

    猜测这可能是妖魔的一种激进手段,刺激麾下的妖魔崽子作恶,亦给人类制造恐慌混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