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因为害怕妖魔就选择修炼了 > 第三十九章怒战

第三十九章怒战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甬道通向一处地下密室。

    那密室中央正站着一个人,一个让杨长安杀机涌现的人。

    “嘿嘿,你别这样瞪着我,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待会给你一个痛快。”

    “人面兽心的禽兽,我之前就怀疑过你,但是不敢确定,没想到真的是你,你藏得可真深呐。”

    “没有你深,明知道自己是极阳体质,却一直怀揣着阴玉,让人看不出一点端倪,若不是我算出了这小小的抚远县就有极阳体质,还真让你给糊弄了过去。为了找到你,我足足等待了五年啊,你知道我这五年是怎么过来的吗?”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还记得有一次我们去醉花楼喝酒吗?那天你喝下神仙醉,脸上居然泛起了一抹赤芒,我看到那一幕当场仰天大笑,你可记得?”

    “一步错便是万劫不复,是我大意了!”

    “有极阳的地方必有极阴,现在好了,极阴体质也找到了,极阳极阴在手,可比那些半阳半阴的废物体质要好千百万倍,我的‘阴阳玄功’必能达到第三层,阴阳属性的内气,其玄妙与威力将更上一层楼,三花聚顶将指日可待,一旦突破便是其中的无敌存在。”

    说话之人狂放大笑,很是舒心。

    “多可爱的小孩啊,吃下去味道一定好极了。”

    邪人前面放着一个大摇篮,里面躺着十来个小孩,都在沉睡。

    他突然一把抓住了一个男婴的左脚,把男婴倒挂了起来,本来熟睡的男婴当下醒了,呱呱大哭,挣扎着,白嫩的小身躯如同一头待宰的小羊,而且因身体被倒挂,哭声相当刺耳,俨如鬼哭。

    “你这个禽兽,你想干什么?”

    被捆绑的男子撕喊着,发狂一样地挣扎,可是他被绑的太紧了,而且面色有些苍白,不知道是吃了什么毒药。

    “嘿嘿,我想干什么?当然是谁?”

    邪人话未说完,脸色陡然一变,只听到耳边传来了一道撕裂般的风声,扭头之际,却见一道剑芒斩来,对着的正是他的右手。

    剑芒太快了!

    噗!

    手筋被斩,男婴顺势掉落在了摇篮里面。

    邪人痛呼一声,连连闪身,避到了一角。

    “咦?吃我一剑手还未断,有点意思。”

    知秋一叶惊讶道。

    “原来是你这个混账东西,今天我要生撕了你。”三道凌厉的目光从甬道里面射出,落在了邪人的身上,那邪人赫然正是——福安!

    “哇哇”

    篮子里面的婴儿似乎被声音吵醒了,凄厉般地哭了起来,哭声不断冲击着人心,一颤一颤。

    杨长安望着一篮子蒙昧大哭的小孩,脸上青筋暴起,在瞥到角落一堆散乱堆放的小骷髅时,眼睛直接赤红了。

    因为极度愤怒,身子止不住地颤抖起来,难以相信,如羊脂白玉般柔滑的婴儿,居然会有人忍心下得去手。

    “杨长安!你们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

    福安一脸惊色,脸上肥肉颤动,竟是变态般地卷动了起来,如蜈蚣爬行,显得异常狰狞。

    “给我死来!”

    杨长安早已经气到癫狂,哪能与他多说,此时直接横拉了出去,凌空一跃,一式飞龙在天,纵上而下,欲将福安整个人撕成两半。

    “大人,小心,那福安的炼血境巅峰。”文询见得杨长安这般莽撞就冲了出去,连忙大喊提醒。

    “找死!”福安眼底闪过一丝诡色,欲抓了杨长安,让鹰戊与知秋一叶投鼠忌器,这样他才有一线生机,毕竟这两人可是硬茬子。

    “螳螂拳!”

    福安双眼一凝,双脚一跨,五指一拢,食指突出,犹如螳螂探爪,一抹白气萦绕指尖,似乎内气。

    杨长安体内血龙奔腾,真龙呼吸法运转开来,将全身劲力聚于双爪,更是暗藏了狂暴的灵气,锋芒如矛。

    砰!

    肥螳螂与龙爪狠狠地碰撞在了一起,竟是发出了金石炸裂的声音。

    “什么?”见得杨长安的双爪并未被自己的螳螂爪洞穿,福安吃了一惊,对方除了力量小于自己之外,攻击力似乎并不亚于自己。

    这让他动容。

    他的反应不可谓不迅速,在对方受到庞大劲力冲击之时,身子晃动之际,螳螂翻身,一绕而上,肥螳螂就这样狠狠地扣在了杨长安的手背上。

    可是福安愕然发现,对方的手背竟是鼓起了一个大包,仿佛滚动的铁球一般,自己的螳螂爪怎么都钉不上去,顿时被一股大力弹开了。

    一个淬体境的武者竟然将他的螳螂拳给破解了?他愣神了,“聚力一点,灵肉合一?”

    杨长安眸光闪动,对战机的把控十分到位,一招神龙摆尾使出,乘其不备之际,转身狠踹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福安脸色骤变,对方脚底凝聚了一股劲力,仿若长矛,似乎要将他的胸膛洞穿。

    可是下一刻,他全身肥肉一阵颤动,竟如海浪一样,卷动之间完美的卸掉了对方的劲力,滚圆的大肚子更是猛地一顶,顿时将杨长安顶飞了出去。

    “少爷实力虽弱了一些,但是战斗天赋真的很强。”鹰戊神情微动,他可是知道杨长安刚练武不久的,可是战斗起来却像身经百战一样,不过想到杨言战与杨莽,他便释然了,此时踏出的一脚悄然收了回来。

    “你个小书生”

    福安惊诧于杨长安的反应,猛地扭头,狞笑一声,“文询,你不是奇怪我身上没有任何气血波动吗,现在我就告诉你答案。”

    他猛的扑地,下巴一阵鼓胀,肚子也一阵鼓胀,仿佛充气了一般。

    “呱!”

    他竟是发出了一声蛤蟆的叫声,很快从其鼻孔溢出一股股灰雾,宛如地狱降临,这些灰雾,似乎是邪气!

    “这是魔蛤功!这门功法将你浑身气血藏于体内,使你看上去就像一个人畜无害的胖子一样,果然藏得够深。”文询吃惊。

    杨长安亦动容,似乎福安的气息变得更为庞大了。

    “呱!”伴随着一道蛤蟆的叫声,灰雾卷过,砰!杨长安瞬间被顶飞,撞在了石壁上,还未落地,灰雾再次席卷而来,砰!又一次将他顶飞。

    砰砰砰!

    一阵炮弹连珠的声音响起,杨长安在转瞬之间已经被顶飞了无数次,那福安的速度与力量竟是瞬间大增,让人猝不及防。

    “少爷!”

    鹰戊色变,气血翻涌,顿时将那团灰雾笼罩,怒而拔刀,闪身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