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因为害怕妖魔就选择修炼了 > 第四十一章一场雪

第四十一章一场雪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少爷,您?”

    鹰戊惊奇,杨长安之前还气息奄奄,转眼便生龙活虎了起来,简直神奇。

    “起死回生?”

    知秋一叶双目微凝,一缕魂力悄然探出,在杨长安身上缠绕个来回,似乎想将他看个通透。

    “戊大哥,先将文询放了吧。”

    杨长安看了他们一眼,并没有解释,鹰戊也不再问,过去将文询身上的绳子一刀斩断。

    “多谢大人救命之恩。”

    文询突然单膝跪地,对着杨长安恭敬一拜。

    “文先生请起!”

    杨长安将他扶了起来,目光投向了角落散乱堆放的小骷髅,不禁伤痛,“福安这畜生,简直毫无人性可言,这些孩子,一定要好好安葬。”

    文询黯然点头。

    “少爷,你看!”

    鹰戊的声音蓦然响起,众人顺着呼声望去,在他身边看到了八个大箱子,其中一个箱子被他打开了,里面金光灿灿,鹰戊的脸都被染上了一层金漆。

    “那是什么?”

    “这些全部都是黄金、珍珠、名贵宝玉。”鹰戊回道,接着将其他的七口箱子全部打开,里面装的东西赫然都是黄金珍宝。

    “八大箱黄金珍宝啊,这福安不知道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真是罪大恶极,死不足惜。明日将他的尸身挂在城头,暴尸三天,以告慰那些孩子的在天之灵,以解那些城民的心头之恨。”

    杨长安恨声连连,心情缓和了一下,将小七抱上,道,“我们上去吧,派人下来将这些孩子都带上去,传信给那些丢失孩子的城民,就说他们的孩子找到了!”

    “好。”

    文询悲切点头。

    众人收拾心绪,随后在甬道里面找到了一个机关,顺着一个狭小的出口,他们慢慢走了出来。

    外面。

    此时已是深夜,可是全城仍然灯火通明,有着些许骚乱,所有的衙役都还在搜捕那邪人。

    文询出去传信。

    不久,所有的衙役连带丢失孩子的城民都来到了衙门。

    杨长安告知了邪人的真相,众人情绪激动,对着福安的尸体一阵唾骂,发泄压抑了许久的怒火。

    杨长安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并没有阻止。

    他们需要发泄,他们的悲愤应该得到发泄。

    活着的孩子是幸运的,被家人领走了。

    而死去的孩子同样有了归宿,那些永远丢失了孩子的城民一人带走了一个“孩子”,回去安葬。

    等到众人都走了之后,杨长安命人将福安的尸体挂在了城头,以消众人怨气。

    邪人被除的消息很快在城中传开。

    城里面除了赞颂杨长安之外,就是唾骂福安了。

    原来那曾经闹得人心惶惶的小孩失踪案竟是原来的县令所为,难怪他要狠压下去,却是为了一己之私,实属与魔头无异。

    深虽深,但是杨长安却没有回家,而是继续坐镇衙门,只是让刘姨将小七给抱了回去。

    一众衙役同样没有回去,不断接待前来询问的城民,如此大事,他们都无法入睡,不断有人来询问。

    “大人,你看。”

    房间里面,鹰戊将一本古朴的书籍递给了杨长安,他余光一瞄,便看到了上面的四个大字——阴阳玄功。

    “阴阳玄功?这等邪功毁了便是。”

    杨长安皱眉,摆了摆手。

    “少爷,这不是邪功,而是大夏皇朝时期,阴阳宗的镇门功法之一。阴阳宗属于隐世宗门,名气不大,众人所知甚少,但是实力绝对强劲,可最后因为相助大夏最后一任傀儡人皇,就被当今大商人皇灭宗了。”

    鹰戊低声道,“我跟随杨莽将军多年,曾听他提及过这门功法,他对此赞叹有佳,说是这门功法能够修炼出阴阳属性的内气。这等内气蕴有灵性,能分阴阳,定五行,能占卜未来,趋吉避凶,玄妙至极。”

    “哦?”

    杨长安诧异,不禁心中一动。

    “这门功法被杨莽将军如此推崇,定然不会是什么邪功,少爷可以观看一二,再下定论。”鹰戊将书籍放在了他的桌前。

    杨长安迟疑,最后还是将其缓缓打开。

    玄而又玄的内容与神秘的插画扑面而来,心中那一丝小抵触立即消散无踪,心神沉入了进去,参悟其中的奥妙。

    足足过了两个时辰,杨长安这才一脸惊叹地收回精神。

    “阴阳化五行,五行生万物,万物天地中,万物轮回,尽在天地,天地五行,阴阳相交,五行相融”

    杨长安默默念叨,转而脸色微变,“这福安悟性不够,玄功放在身边,却是只悟了部分,走了偏道。只知男具阳刚之气属阳,女具阴柔之气属阴,另外还悟了一些阴阳年月时辰,却不知昼夜、寒热、左右、上下、刚柔均是阴阳之道,他更是忽略最为重要的一点,我们自身就是阴阳五行的完美结合体。他悟性不够,真是造孽害人!”

    杨长安都有再次鞭尸福安的冲动了,居然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滔天恼怒,被他枉害了那么多人。

    回过神来。

    “这门功法很玄奇,可惜只有前三层,另外一些阵法、占卜、行医之术都没有记载,倒是可惜了,不过前三层足够修炼到三花聚顶了。”

    杨长安看向鹰戊,道,“戊大哥,这门功法想必对你也有大用,你有空的时候可以参悟修习,想必不日便能进军三花聚顶了。”

    “多谢少爷!”

    鹰戊感激点头。

    杨长安吸了一口气,紧了紧衣衫,搓了搓手,皱眉道,“戊大哥,你有没有感觉今晚特别冷?”

    “刚才便已是满城飘雨,秋冬之季,下雨必寒,少爷要保重身体才行啊。”鹰戊关心道。

    “大人,你快出来看。”

    蓦然,一道呼喊声在外响起。

    “怎么了?”

    杨长安望向外面,却不见呼喊的衙役进来,不由疑惑,与鹰戊一同走了出去。

    一路走来都无人,直到走到衙门前,才发现所有的衙役都在仰天观望。

    杨长安抬头望去,不由面色大变。

    人都说鹅毛大雪,可你有见过脸盆大小的雪花吗?

    “大人,这这这如此大雪,不妙啊。”

    文询扭头看着杨长安,脸上涌现了浓浓的担忧。

    如此大雪,若是纷纷洒洒下上一晚,后果太严重了。

    房屋也许会因此倒塌,城民饮食起居也将受到极大的影响。

    这都只是初显的问题。

    更让人担忧的是。

    庄稼地里,所有的薯类、青稞、蚕豆、小麦等等粮食都将被压死,颗粒无收,等待他们的将是饿死一途。

    这不是瑞雪,而是“人血”!

    “这就是一叶道长口中的变天吗?简直是大灾啊。”

    杨长安呼吸都是一滞,扭头望着走来的知秋一叶,神情无比凝重。

    知秋一叶同样凝眉,神情难看。

    “下雪了,下雪了好啊。”赢家,赢婆婆抬头露出了慈祥般的笑容,幽幽说了一句。

    “都别发愣了,赶紧通知全城人扫雪!”

    杨长安当机立断,大喝一声。

    “是,大人。”

    众人警醒过来,当即冲了出去。

    很是很快,他们面色难看地又跑了回来,“大人,不行啊,这雪太凉了,沾了一点,血都差点冻僵了。”

    众人哆嗦着身子,头发已然僵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