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品仙尊赘婿 > 第307章 求生不得便求死

第307章 求生不得便求死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
  血袍老祖原本也想跟上去,但在得到郑少歌的暗中授意后,选择暂时留了下来。

  随着这两人的离开,会场内再一次变得安静异常,大家面面相觑,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

  他们在商界各领域,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原本还以为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就算不是第一梯队,也算是第二、第三梯队的那一小撮人了。

  再说通俗点,就是最顶级的一小戳人。可看到这几个上蹿下跳,说飞就飞的家伙后,他们才意识到了自己的渺小。

  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彻底的被颠覆了。

  他们这时候才知道,那些以往自以为不错的成就,在这些古武者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不过他们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古武者距离自己太遥远,普通人有普通人的活法,没必要拿自己去跟古武者做比较。

  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想比也不够层次,没必要装牛角尖,过好自己的生活才是王道。

  所以还是继续此行的目的,谈生意。于是纷纷离开座位,朝着舞台那边快步走去。

  至于瘫软在地的施露露与鲁芙蓉,则被所有人视若草芥,连正眼瞧她们都欠奉,有的甚至从她俩身上跨过去。

  “苏总,请问‘冰肌玉露’这款产品,您计划什么时候上市?”

  “唐若依小姐,请问你当初被施露露陷害的时候,心里是否绝望过?”

  “苏总,我是‘优美化妆品公司’的达书,我先预定五个亿的订单。”

  “苏总,我先预定五千万的订单,先试试水,卖的好再来加大订单量。”

  ……

  一时间,采访声、下单声,此起彼伏。使得原本静谧的会场,瞬间变得热闹非凡。

  唯独施露露跟鲁芙蓉两女,成了这场热闹的,局外人与旁观者,无人问津。

  曾经的辉煌,已悄然离她们而去,且再也回不去了。

  尤其是施露露,在郑少歌凭空出现,跟禹天齐对轰的时候,她就已经被吓傻了。

  她的脑海中,立即浮现出当初在酒店包厢,骄傲的大喊着要郑少歌亲自来求她,她才会考虑是否放过苏雨柔的一幕。

  念及此处,施露露顿觉羞愧难当,感觉自己就如一个小丑般,在那哗众取宠。

  若是有地缝,她肯定会第一时间钻进去,可惜没有。

  当她自禹天齐口中得知,郑少歌就是那位郑太玄的时候,她的身体更是如坠冰窟,通体冰凉,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郑太玄是何等存在,这些天网上都已经传疯了,她施露露想不知道都难。

  即便她不是古武者,也知道“郑太玄”这个名字所具备的分量。

  炎龙国少说也有十八亿人口了,而他郑太玄,就是这十八亿人口中,站在最顶端的那一位。

  如此恐怖的存在,若是想要弄死她施露露,或许只需一个眼神就够了。

  正如她对苏雨柔说的:在古武者面前,你连蝼蚁都算不上,我只需一个念头,就能求老祖将你大卸八块。

  现在知道郑少歌,就是郑太玄之后,她才知道,自己之前说的话,是有多么可笑。

  好在苏雨柔,不屑跟她争论什么,要不然人家来上一句:我老公一个眼神,就能叫你灰飞烟灭。

  而最让施露露感到,绝望与恐惧的是,一直被她奉以为神,且无所不能的老祖,在郑少歌面前,都得卑躬屈膝。

  那自己之前,在郑少歌与苏雨柔面前的各种卖弄,岂不都是跳梁小丑的滑稽表演?

  难怪之前郑少歌说,他能让自己从此接不到,娱乐圈的任何一个通告了,原来他有这个实力,并非大话。

  虽然吧,因为秋天明的关系,让她签下了十三亿的高额代言,成功跻身一线明星行列,但那有什么用呢?

  经过这件事之后,自己很快就得凉凉。

  看着唐若依,正众星拱月的接受着记者的采访,施露露突然想到:

  如果当初自己,答应了苏雨柔的代言邀请;那么现在被记者众星拱月的对象,应该是自己了。

  可惜,这一切都被她当初的耀武扬威,给亲手葬送了,简直不要太扎心!

  不仅如此,她深知自己这次涉嫌的罪状太多,怕是在劫难逃了,不说天价违约金,甚至极有可能会坐牢,从此失去自由。

  “哈哈哈……”

  念及此处,施露露突然癫狂的大笑了起来,犹如疯魔了一般,神色看上去极为狰狞。

  惹得所有人纷纷转过头,满脸鄙夷的看着她。

  她身上那袭精挑细选的黑纱薄裙,此刻已是布满了污渍与灰层,眼中充满了悲凉与绝望。

  只是,此时此刻,再也没有人去,在意她的感受了。

  原本高高在上的一线明星,只是在短短的几天之内,就被众人视若敝(bì)屣(xǐ)(破鞋之意),嗤之以鼻。

  施露露用手,指着众人疯狂大笑,如同一个疯子。

  看得众人对她指指点点,却是没有人上前制止。

  她笑着笑着,就转身朝着一旁的窗户跳了出去,正是郑少歌等人飞出去的那扇窗户,而外面则是一片深水湖。

  最浅的边缘位置,都有一米八的深度。

  所有人见状,都明白她要干什么,生无可恋,投湖自尽。

  所有人都以为,她是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与打击,才选择投湖自尽。

  他们认为从这边跳下去,若是没有人救的话,施露露必死无疑。

  但即便如此,也没有一人对其心生怜悯,认为她心肠歹毒,不值得同情,死了也是她活该,死有余辜。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所以为的,所认为的,都是错的。

  有些人他不想死,可偏偏倒霉的时候,吃饭噎死,喝水呛死,更有甚者,莫名其妙的平地摔死。

  而有些人他想死,却怎么也死不了,你说气不气?

  就比如现在的施露露,她明明已经跳了出去,众人也听到了落水声。

  可奇怪的是,不一会儿,在众目睽睽之下,她的身子又莫名其妙的倒退了回来,直接退回到原地。

  随即她不死心又跳了出去,“扑通”一声!过不一会儿,又莫名其妙的倒退了回来。

  连续“扑通”了四五次,每一次都是如此,看得众人惊奇的同时,又是一头雾水,干啥玩意儿这是?

  难道你泡个澡又回来了?整的跟个落汤鸡似的。

  唯独站在会场角落里的郑少凌,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他见此一幕,顿时眼睛一亮,没错!就是这个感觉。

  这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跟他的情况是一模一样,他曾自杀过无数次,每次都跟放电影似的,自动倒放。

  “老祖,求求你,饶了我吧!求你赐我一死,老祖求求你了……”

  施露露很快就明白了过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不断磕头,哭喊着哀求道。

  “哼!想死?没那么容易!

  仙尊大人说了,要珍爱生命,敬畏生命!所以,老祖我是不会让你死的,好好享受生活吧。”血袍老祖冷哼道。

  听到这话,施露露知道,郑少歌是要让她,死活都不能自主!

  对她来说,这是世上最恐怖,最残酷的极刑,没有之一。

  “哈哈哈……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郑少歌,你好歹毒的心呐!”施露露时而悲呼,时而大笑,时而仰天哀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