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昆仑禅叙 > 第七十四章 前之因,后之果

第七十四章 前之因,后之果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
  “师弟,圣物‘昆仑’置于大禅寺已有上千年,可是你知道‘昆仑’到底是什么吗?”怀空反问道。

  “不知道呀,‘昆仑’只是历代方丈才有资格执掌,即便我们从小在寺内长大也没有看到过它的真实样子。”

  怀生摇了摇头,大禅寺一直对“昆仑”有着不成文的规矩,便是存而不论,甚至‘昆仑’这个名字也只是圣物被盗以后才从方丈口中得知的。

  “昆仑,昆仑,呵,随着我私下的调查,我发现‘昆仑’其实很早就存在于神洲大陆了,甚至还要在神洲大陆形成之前,在天龙教的典籍中也有记载,而‘昆仑’在一万年前开启过一次,给当时的神洲大陆带来了高度的文明和繁荣,但天魔亦随之而来,恐惧、杀戮、仇恨开始在神洲大陆悄然弥漫。”

  “直到三千年前,迦兰祖师和玄鼎真人联手参悟‘昆仑’,终突破天地桎梏,成就天人,并以现在的大夏龙脉为阵图,镇天魔于太睛山,而后玄鼎真人以太睛山为大夏帝都皇陵作龙首,迦兰祖师在大佛山建大禅寺为龙尾,永世镇压天魔,才有了神洲大陆以大夏王朝为首的三千年和平和繁荣。”

  “等到五百年前,养精蓄锐了二千五百年的天魔终于恢复了许些生气,拼尽全力使得大夏龙脉阵图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届时神洲巨震,星辰异位,大夏龙脉孕子于大佛山,而使得大夏帝都城千万年所凝聚的气运散去大半,大夏国运一时之间从鼎盛降到了冰点,而原本只是一个没落小国的燕魏国则疯狂扩张疆土,仅十数年时间便形成了和大夏王朝遥遥对峙的局面。”

  “而当时的大夏国皇帝驾崩,皇家血脉青黄不接,又恰逢奸臣当道,政乱于内,大夏国柞可谓是风雨飘摇,玄鼎真人所创无量宫本司监察天魔动向之职,眼见天魔祸乱神洲,大夏千年国柞恐就此消亡,举全宫之力,以天道经逆引星辰日月之光辉加固封印,并令大夏皇室每三年便往大佛山大禅寺接龙脉之蕴镇于太睛山,终将天魔再次镇压于太睛山下,天下终于再次恢复平静,即便大夏和燕魏之间仍偶有摩擦,也无伤大雅,但无量宫全宫却受天道反噬,所有参与逆引星辰的道人皆在五年之内纷纷逝去,无量宫从此没落,居于大佛山的大禅寺却是日渐鼎盛。”

  随着怀空的徐徐道来,大夏三千年跌宕起伏的国柞如一幅华丽的画卷在怀生眼前缓缓舒展开来,但怀生还是满脸疑惑,既然天魔已经被彻底封印在太睛山下,那天龙教又是为了什么而兴师动众,难道为了将那天魔释放出来,可是好处呢?

  好似看出了怀生眼中的疑惑,怀空继续讲了下去:“其实我也不知道天龙教是从何得知,但他们怀疑,‘昆仑’内其实就是通往神界的大门,自神洲大陆有人类记载以来也有了万年光阴,以外炼真气的武者,内凝金丹的修者为首的两大修炼体系亦是发展了近万年,无数天骄前扑后继,但却从无一人能够突破自身的桎梏,最终都是化作一撮黄土,掩埋在历史的尘埃中。唯有两人,就是迦兰祖师和玄鼎真人,在两人联手参悟‘昆仑’之后,没多久便双双成就天人之境,这是其一。”

  “其二便是只有模糊记载的万载之前,‘昆仑’的第一次开启给神洲大陆带来了高度的文明和繁荣,虽然天魔亦随之而来,但天龙教却认为,那是神界之人将天魔驱之人间,如将糟粕弃之体外。”

  “但不知道是趋于什么目的或原因,历代皇帝和大禅寺的方丈都将‘昆仑’的真实情况永远的封禁。”

  “那我们直接去问方丈师叔好了!”怀生忍不住打断了怀空的话,因为与其在这里猜测,还不如去问方丈师叔来得更直接。

  “不来及了,帝都来往大佛山至少一月有余,而天龙教却会在神祭日当天就动手。”怀空摇了摇头,叹气道。

  “其实龙脉封印十年左右会在和天魔的斗争中逐渐的衰弱,因为封印是以迦兰祖师和玄鼎真人联手而为,迦兰祖师并无血脉遗留,玄鼎真人却是助其胞兄开创了大夏王朝,留下了血脉。而所谓的神祭日,也只是皇家搪塞百姓的一个借口罢了,总不能和天下人明说是为了镇压大内皇宫里的天魔吧,人心惶惶,国之有难。”

  “所以神祭日其实便是以皇家男子血脉为引,大夏三千年国柞气运为辅,重新激活即将沉睡的龙脉阵图,犹如人体金针刺穴之法。”

  “自古男为阳,女为阴,神祭日需以男子阳之血脉重新激活龙脉,但天龙教却不知从哪里得知,如若以阴年阴月阴时所生的皇家女子血脉做为献祭,将会加速龙脉的衰弱,封印不攻自破,天魔也将重现人将,但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封印破碎,天魔重生之时,亦是那阴脉女子精血流尽之时。”

  “皇族朱氏历经三千年开枝散叶,在整个大夏王朝是盘根交错,但阴年阴月阴时出生的女子本就万中无一,即便是有身处朝堂高位的秦战为耳目,也无法查到符合条件的公主郡女,直到秦战无意中得知长公主青箩竟然私下有个女儿留落在外,而且大概率是便是阴年阴月阴时所生,天龙教才派人秘密寻找,甚至秦战自降身份结交兽王寨也是为了能够便宜行事,以期在神祭日前便找到那个孩子,破除封印,释放天魔,求得进入神界,证道长生之法。”

  “而天檀圣会,也不过是天龙教对‘昆仑’的一次试验而已,他们本想不通过和天魔交易,仅以普通人的精血为引,自行开启‘昆仑’,无疑,他们失败了。”

  怀空的阐述愈加平淡,怀生的脸却愈加的冰冷,这天龙教完全不顾忌无辜人的性命,肆意杀戮,更加不管神洲大陆上亿万百姓,释放天魔,将会使神洲陆沉,还有兮兮,本是一个可以无忧无虑生活的农家姑娘,却也要承受这份莫名的痛苦。

  ……

  第二天清晨,东方出现绚丽的朝霞,在杏花楼后面的紫竹林,彻夜长谈的怀生和怀空两师兄弟顶着四只熊猫眼对相而立,怀空一身黑衣,右手独臂上握着一把狭长的青铜刀。

  “师兄,你怎么用刀了?”刀主杀生,在怀生印象里,一向悲悯的怀空是从来都不用刀的。

  “刀,杀人更快,天禅十八绝技中也有荡魔破戒刀,我为什么不能用?”握刀再手,怀空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冰冷起来,“师弟,你没有武器,是打不过我的!”

  “师兄,切磋切磋嘛,我没有武器的。”怀生摇了摇头,两人此时临时起意想切磋验证一下这段时间两人的差距,看到怀空持刀,可怀生却不善用武器,也没有习过任何剑法刀诀。

  “江湖,不是在大禅寺那般的笼中雀,你光靠大雷音神剑,即便是有外天地供给灵气的凝气境也跟不上消耗,真气一尽,你必死无疑,把你背上的剑取下来!”怀空举起手中狭长的青铜刀,遥遥指着怀生一直贴身携带在身上的一叶青锋剑。

  “师兄,这一叶青锋是道家神剑,对天地灵气是一种很好的承载,但对我们武者来说,却未免太细太柔了点。”怀生缓缓解开包裹着神剑的布条,没有真气元力的灌输,仅一指宽的剑身上依旧清光熠熠。

  “哼,愚蠢,普通武者自然不好使,但你修习的大雷音神剑诀却是凝气化雷霆,这一叶青锋不正好是最好的承载物吗?!”怀空喝道,可能是经历过百世轮回的缘故,现在的怀空少了很多平和、稳重,显得有些喜怒无常。

  被怀空当头棒喝,怀生却是灵光一闪,平持青锋剑,运转大雷音神剑诀,周身隆隆雷音作响,一道金光璀璨的剑罡油然而生,自剑柄处盘桓交错而上,于剑身处“呛啷”出鞘,和一叶青锋剑完美的融和在了一起,整柄剑通体金黄,但盘桓处又可见有凌冽的清光含而不发,可谓外放金光,内蕴清罡。

  怀生心中大喜,大雷音神剑虽然威力颇大,但也十分消耗真气,不适合打持久战,但神剑蕴青锋,以道家神剑承载大雷音剑罡,不但大大减少了真气消耗,威力却是不增反减,更添灵活。

  “师兄,我……”

  怀生正要告诉怀空这一情况,眼角余光便见原本持刀而立的怀空不知何时已横刀急行,速度之快,带起道道残影,临近怀生一丈,青铜刀上迸发出一道凌冽的暗金色刀芒,当头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