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昆仑禅叙 > 第七十五章 荡魔破戒刀

第七十五章 荡魔破戒刀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
  怀生蝉先觉已是倏然而动,身形微斜,手中青锋剑猛然上挑,才堪堪避过了那暗金色的刀芒,但左臂衣袖却是直接被一刀砍断。

  “师兄,你来真的!!!”虽然怀空还是怀空,但怀生却已经琢磨不透他的心思了,刚才那一刀躲的稍晚半筹,怀生至少是一个断臂的下场。

  “江湖险恶,若因大意而死在他人手中,那你还不如现在死在我的刀下。”怀空双眼微眯,眉心暗沉,暴戾之力更是时隐时现。

  “好!师兄,虽然我这段时间在江湖上的经历不如你坎坷精彩,但我的功法可不见得拉下。”

  怀空的话虽然难听,但这段时间的经历也让怀生明白,欲在江湖这座大湖中先走,如若分心,定会被吃得一干二净,当下也便收起了随便切磋一下的想法,认真对待起来。

  “刀名,铜雀!”

  “荡魔破戒刀!”

  “怀生,你可看好!”

  怀空没有多言,刀中的青铜刀,不对,是铜雀刀又是一刀斜劈,身形急速旋转,仿佛一个巨大的暗金色磨盘碾压而来。

  荡魔破戒刀,大禅寺十八绝技中唯一一种杀生性武技,佛家以慈悲为怀,其他不论是罗汉七星拳还是须弥山掌,抑或无相腿,大势禅棍都不会挥之即见血,中之即杀生,但荡魔破戒刀不同,每一刀每一式都为杀生荡魔而创,犹如河倾海覆,江河倒转,即便面对百万神魔,亦要被这一刀接一刀连绵不绝的刀势所荡灭。

  如果大雷音神剑诀是以点破面的话,那么荡魔破戒刀就是以面盖全,刀势扫荡之下,万夫莫敌。

  面对怀空的刀势,只见怀生“蹭蹭蹭”倒退十数步,但手中一叶青锋剑却是不断挥舞,刹时间便有十数道大雷音剑气飞甩而出,和怀空劈砍出的暗金色磨盘交击,金石之声铿锵不断,逸散的刀罡剑气直接将周遭的紫竹砍成两断。

  怀生没有修习过完整的剑诀,出剑亦是没有多少章法,但是他的大雷神音神剑却是已经到了第二重妙行的境界。

  所谓妙行,即无住,则不滞,雷音剑气挥手间皆可成剑,再无任何阻碍,更可剑气离体百丈取敌项上人头。

  “喝!”

  剑过数十,怀生轻喝一声,手中青锋剑猛得刺出,蓄力良久的剑身上一道粗如儿臂的大雷音剑气倏然而出,如一道长虹直贯怀空面门!

  怀空剑眉轻挑,铜雀刀已改劈为拍,狭长的刀身与金黄色的剑气骤然交击,只闻得一声尖锐刺耳的齿声过后,怀空已借力腾空而起,脚下银光流转,正是七星踩云纵。

  天!下!无!魔!

  只见怀空凌空转折,借下坠之势,怀空双手握刀猛然下压,以刀劈华山之势轰然砍下,如江河倒悬,巨浪涛天。

  看到怀空脚下的银光流转,怀生有了一丝愣神,但顷刻间便明白了过来,既然怀空和秋白水早已相识,那怀空能够习得七星踩云纵也是理所当然的。

  思绪回转,却见怀空凌空下劈,暗金色的刀罡如倒悬之河倾泻而下,怀生心中一惊,但手底却未有滞缓,长剑自左而右轻轻划过,那倒悬之河霎时翻滚如开水,横向更是分开一道巨大的沟壑。

  天地如云,戏而弄之,是为——弄云!

  随后怀生骤然前踏身形是逆流而上,一剑未绝二剑生,二剑初现三剑已尽,三剑之后剑影漫天如细雨,而每一滴细雨皆照映出世界万象。

  本就被弄云之势一分为二的倒悬之河,在万象剑势过后,瞬息间便被如渔网一般的剑气割裂的分崩离析,天地大河倾泻而下,却不沾怀生半缕衣袖。

  天河之势散尽,刀影依旧随行,怀空刀势所凝结的倒悬之河崩碎以后,铜雀刀上刀罡暗淡,但速度仍然未减丝毫,朝着怀空当头劈下。

  怀生双脚陡然细碎的踏出十数步,身形微斜如欲飞而未翔,在周身感知被无限放大后凭借蝉先觉之精妙已然堪堪横移出铜雀刀所笼罩的范围寸余。

  同时右手持剑翻转,青锋剑上所附大雷音剑气正作势欲刺,眼角却瞥见那凌空而下的铜雀刀突然诡异的一分为三,每一刀皆是真实无比,锋锐之意吞吐不尽!

  怀生骇然,原本欲刺之剑连忙举剑格挡,刀剑相击,怀生骤然被刀中所含之力震得气血翻涌,身形更是被一刀劈飞三丈有余,双脚在地上耕出长长的两道沟壑,即便堪堪站定之后手中青锋剑亦是嗡嗡颤鸣不止,翻涌的气血更是一时之间令怀生连话都说不出口了。

  “师弟,你输了!”

  许是这一刀怀空也是倾力而为,一刀毕,怀生胸膛也是剧烈的起伏,口鼻间有白气如龙肆意游走。

  “师兄,我输了,我现在连你的一刀都接不住了。”

  良久才缓过劲来的怀生内心有些气馁,怀生本身就有一定的好胜心,不然也不会在寺内隔三差五就要和怀空切磋一番,而两人分别一年有余,怀生境界更是从易筋炼髓跨入了凝气归璞,现在更是稳定在了反哺髓骨的下品的归璞境,不说远超怀空,但稳胜怀空的话怀生还是有一定把握的,但没想到现在却是连怀空的一刀都档不下了。

  “杀人杀多了而已,师弟,你刚才使用的那两道势潜力深厚,我感觉还意犹未尽,若你继续参研挖掘下去,或者使出那意犹未尽的第三道,我未必能档得住。”怀空看到怀生有些黯淡的神色安慰道。

  “打不过就是打不过,第三道势我还不能随心所欲的使用。”怀生有些心灰意冷地嘟囔。

  “走了,好好休息一下,今天晚上我们去太睛山,救你的……兮兮姑娘。”怀空难得的有些促狭地说道。

  “真的?!可是神祭日太睛山重兵把守,而且基本都是秦战的铁血龙骑军,我们怎么进去?”原本有些意兴阑珊的怀生听到怀空的话后精神瞬间便提了起来。

  “哼!天龙教布了这么大一个局,怎么可能在太睛山没有后手,到时候你跟着我就好了,该算一算总账了!”

  ……

  今夜的太睛山,注定灯火通明,照得京州帝都城北面犹如白昼,山顶的通天台上,除了数千卫士以外,更有无数仆役为明天的神祭日做布置,九十九根白玉蟠龙柱顶天而立,在灯火和星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太睛山一处难得的阴暗处,两道黑色的身影伫立在一块石壁之前,即便外面灯火通明,但此处因为光线角度的关系,竟仍伸手不见五指。

  “师兄,你把大悲丹给我干嘛?”

  “我私自从师傅那里取来大悲丹,当然是给你来救命用的,这一行生死难料,石壁之后所发生的一切更是无法控制,有大悲丹在,自然可护得性命无恙。”

  “可是……”

  “不要可是了,你功夫这么差,就给我省点心吧!”

  没错,两人正是趁着夜色欲潜入太睛山的怀生怀空两师兄弟,只见怀空冷冷的说罢,将手中的物件扔给了怀生,便不再去理会怀生的欲言又止,上前两步一掌便拍在了旁边暗处的一块石墩上。

  大悲丹是大禅师药师堂所炼制的可生死人而肉白骨的绝门灵药,每将神祭日前都会上供给皇帝两粒,使皇帝在神祭日用精血刺激龙脉阵图后快速的恢复元气,但前几日玄妙奉旨入宫却是在玄武大道遭遇了刺杀,导致这两粒大悲丹一直在玄妙手中,直到怀空趁玄妙昏迷时将它取走给予了怀生。

  “轰隆隆——”

  只见那颇为光滑的石壁在怀空一掌击在石墩上后,便缓缓下沉,露出了一个漆黑的山洞,山洞内长年不见阳光,空气浑浊且阴暗潮湿,好在怀生两人功力通玄,稍微一运转天禅真气便将不适消去,功极于目,于伸手不见五指处视物到也不成问题。

  “这山洞是皇陵建造的时候留的应急密道,不过长年封闭,一代代工匠更迭下来估计没有几人还能够记得这个密道了,天龙教也是在秦战的内应下花了不少心思才知道这条密道的。”踩在山洞石道上滑腻腻的苔藓,怀空对怀生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