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强压仙尊:上神,服不服! > 第二百三十章:我是多么可悲

第二百三十章:我是多么可悲

 热门推荐:
    我迫不及待想要告诉上尧君,我怀了他的孩子,他要做爹了。

    下半晌去找青霄辞行时,正巧听到了屋子里他与子南神君的谈话,事关四青。彼时我才知道,原来这把诛缘剑里,早已没了剑灵,只是一把徒有其表的死剑,而四青为了救我,在刑台一事之后,因杀戮过重,正被锁在石壁上受天雷地火的极刑。

    说白了,此事还是因我而起,他是在替我受过。

    我于心不忍,更于心不安。

    最终,我没有向任何人打招呼,偷偷一人回了天宫,偷偷一人去了邢台。

    烈火炎炎,紫电闪闪的吞噬间,那石壁上的一抹青色盎然,映尽我的双眼,化成一滴滴酸涩的泪。

    四青,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

    我们不过是萍水相逢,我不过是一个天地间的无名小卒,有何德何能,值得你拿性命待我?

    他缓缓垂眸,透过震耳欲聋的闪电,穿过汹涌吞吐的火苗,在那么远的地方望着我,慢慢地笑了。

    他张口,打着唇形,虚弱的声线瞬间在空气里消散的无影无踪。

    别哭。别哭。

    他让我别哭,他告诉这一切都是他甘愿的。

    “四青!我会救你的!我一定会救你的!”我大喊,在风声火声,雷声电声间,用尽我全身的力气。

    在无边的火光中,我看见他的眉眼,深深的弯起。

    突如其来的一双手带着粗急的力道,堵上了我的嘴。我惊慌下回头,发现却是未离,便任由他拖着我走。

    他一路谨慎的将我带回紫栖宫,闭紧大门之后,才高声质问我道:“你何时回来的?有没有人看见你?”

    “怎么,看样子你很不欢迎我回来,还是再想和寸心一起,重新算计我一次?”我冷嘲道。

    他皱了下眉头,脸色很是阴郁,眸间光彩暗了暗,与我小声道:“既然你已经猜到了,那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上次在天牢中助你逃走,就是为了坐实你谋害天后的罪名。”

    “承认的倒挺干脆。”我脸上挂着笑,两手却在袖下紧紧的握起,心中一阵阵的酸疼。

    “小七,我......”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不用解释,我能理解,你欠了寸心很多,所以会毫无条件的答应她任何事情......哪怕,是要我的命。”我盯着他的眼睛,像盘踞而上的藤曼,每一寸生长的枝干,都是一针针毒刺。

    我能理解你对寸心的亏欠与爱护,可我却永远不能接受。

    谁让你不是陌生人,谁让我将你当作了可以同甘共苦的朋友知己?

    擦肩的刹那,他猛地拽住了我的手腕,令我无法挣脱。

    “你干什么!”我怒斥道,这一声吼,让我的眼眶蓄满了泪。

    我觉得委屈,觉得心酸,觉得我一向看重的友谊在对方的眼里,简直是一文不值。

    “你,不能走!”他的语气隐忍,低沉,像一声声闷雷。

    “凭什么!”我情绪变得异常暴躁。

    他将我的手腕握得生疼,轻轻一吹口气,我便难以控制的软瘫下来。他顺势接住我的身子,让我靠在他的怀里。

    “未离,你究竟要干什么?”我隐隐觉得害怕无助,却只能瞪着两眼警告他。

    他垂眸望着我,日光在他的侧脸上偏了一半,像是近乎无色的雪,镀了层浅浅的碎金,那么安详,那么随和,可他的眼睛深处,又是那么黑,那么凉。

    “七舞,我不能对不起寸心,只能对不起你。只要能帮寸心达成心愿,我的生死,都但凭你处置。”

    她的心愿,无非是嫁给上尧君。

    可只有这一条,我无法拱手让人。

    ......

    未离将我带去了雾泽山的竹屋里,在竹屋外设了层法力强大的结界,将我扶躺在床上,寸步不离的守着我,一直没有给我解除身上的法术禁锢。

    至于暖儿,事先就已经被未离带回了紫栖宫里,看来他真的是早有预谋。

    “未离,你太傻了。两情相悦才是爱情,就算是你以我做人质,逼上尧君娶了寸心,他们也不会有好结果的,而且我宁愿死了,也不愿意上尧君娶一个不爱的女人,葬送了自己的幸福。”我已经将未离的目的想得清楚透彻,遂能平心静气的与他说话。

    他淡淡笑了,摇着头,“七舞,你很聪明,能猜透我所有的心思,可是有一件事你错了,我只是以防万一,才控制了你这个最后的筹码,对于现在的情况来说,无论师父多爱你,无论师父多讨厌寸心,他最终,都会娶了她。”

    “为什么?”我的语气突然变得慌乱。

    他低眸望着我,轻轻勾去我额前的发丝,神色是我从未见过的温柔。

    “你知道当初我重伤了天君,是谁想的法子,让寸心的母亲为救天君,以命换命吗?”

    他边说边眯起眼睛,望向窗外,像一只慵懒的回忆往事的猫。

    “是师父。当时天君刚刚即为,子孙尚幼,根基不稳,他担心一旦天族发生变故,会引发四海的动荡,就让天君唯一的亲姐姐,寸心的生身母亲,以命换命。”

    我仔细的听着,心也慢慢悬荡着。

    “端仁公主怀着已成型的女胎,师父为确保胎儿的永世无虞,令端仁公主安心,就以天地为证,在端仁公主身前发下了粉身碎骨,神灵尽灭的毒誓,端仁公主这才心甘情愿的救了天君。”

    这么说,上尧君真正该保护的人,一直都是寸心。

    “这桩婚事,若是放到往常来说,师父也许是断不会答应的。一切还要多亏了你,若不是你在邢台上遭受酷刑,也不会激出诛缘剑的剑灵。那个剑灵一剑刺进了寸心的心脏里,现在寸心只留着一口气,这世间之上,唯有与上尧君同修这一条法子,能延迟寸心的寿命。”

    我的心再也抓不住黑暗中的任何东西,沉沉跌进深渊里去,不见回声。

    在这一刻,我更希望上尧君能娶了寸心,也不愿意他粉身碎骨,神灵尽灭。

    我宁愿我和他之间情深缘浅,相思不见,也不愿意碧落黄泉。

    可我的心,却在他永远都看不见的地方,裂痕遍布。

    “未离,你不必这样守着我,就算你不拿着做筹码,我也会拿我自己做筹码,让上尧君活着。”我望着头顶的红帐,吐出的一字字,都是那么瘦小苍白,连同眼泪,无声无息的,一滴滴砸在枕间。

    “你放心,等寸心与师父完婚后,你所有的罪责,包括那个剑灵,这之间的所有纠缠,都会一笔勾销。”

    “不要让无辜的人受牵连就好,我已经无所谓了。”我缓缓闭上眼睛,脑子空空荡荡的,眼泪决堤,都灌在了心里。

    我是多么可悲,竟然用那莫须有的罪名,换走了原本属于自己的一生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