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武裂天 > 第一千七百五十八章再敢多说一句,宰了你!

第一千七百五十八章再敢多说一句,宰了你!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尤其是紫煞云卫一方,本来满满的一腔自信,瞬间再次迅速下滑。那位君大统领,一张脸更是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心底忽然莫名的生出一种患得患失感,对接下来的战斗开始有些揪心揑汗起来。

    此一行,做梦都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天外楼竟然会藏龙卧虎,或许这本就是一处龙潭虎穴,难怪九少以及一干铁血卫会栽得如此凄惨。

    他开始有些后悔自己应下了这种挑战,甚至有些怀疑这本就是一个套,一个早巳挖好的坑,像是等着自己往里跳?

    云无影将脱落的面罩重新戴上,真颜巳显露,相信接下来,应该再无人敢挑战这尊恐怖的女杀星了。

    仙道血誓已经立下,不管愿不愿意,挑战仍要继续下去,不到最后一刻,仍充满了未知的悬念。

    君大统领车轮战的谋划,正常情况下的确是个十分不错想法,五个人连续不断的挑战对方一人,就算耗都要将人耗死,可谓已立于不败之地。然而,现实很残酷,这黑衣女子所表现出来的战力,已远远的超出了之前的预判,若再继续下去,其结果也不会有所改变。

    又有一个紫煞卫跨步排众而出,一双狭长的鹰目中直透杀气,抬眼望向一众黑衣蒙面人,连想也未想一下,抬手便在其中随意地点了一个。在他看来任谁都一样,势必都会倾尽全力的一战。

    彼此的眼中同时绽射出凌厉精芒,虚空碰撞,仿佛剑气冲击,炸裂开来,荡开无数波纹涟漪。

    “仙君后期巅峰!”鹰目紫煞卫手握剑柄,脱口道:"看上去似乎很强,不知是否有越级挑战的能力?否则,会死得很惨!"

    “是么?等你倒下之后,就会知道,境界并不等于战力!”被点到的黑衣人冷冽地道,听口音应该是云无涯。

    “天外楼的凶……果然够狂!”鹰目紫煞卫缓慢地拔剑,剑身与剑鞘的轻微摩擦声,尖锐刺耳,令人的心脏都在禁不住收缩。

    云无涯目光冷峻,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凛冽,呼啸的劲气仿佛都在刻意的回避,绕身而过。

    “长空鹰击!”鹰目紫煞卫一字一句,拔剑的速度随着话音的节奏缓缓出鞘,一抹刺目的光华势若苍鹰展翅,仿佛撕开苍穹,快,猛,狠,杀气凛然。

    叮!一声清脆鸣响,对方芒剑芒近身不足一尺,云无涯的剑这才出鞘,紫电流光乍闪,已精确无误地点击在对方剑尖之上。如同两颗飞逝的流星骤然相撞,爆出石破天惊的炸响。碎裂的空气弥漫开来,重重的冲击着所有人的耳膜,发出嗡嗡颤鸣。

    鹰目紫煞卫像是早已料到会是这个结果,两剑相撞的刹那,手腕一振,瞬间暴刺出数十剑,剑剑绝杀,必杀,无尽的锋芒洞穿一切,绞杀,撕裂一切。

    剑芒纵横绞杀,刺透,切割,云无涯的身形肉眼可见,已在顷刻间分崩离析的被撕裂开来了。

    一个照面,秒杀,可能吗?不仅所有人心中存着质疑,就连鹰目紫煞卫也不信,但那种洞穿实体的阻力,沉重的切割感,都在证明这一切的真实性。

    结果很快浮现出来,对方的身形就像溃散的风,破碎的云,下一秒已完整无缺地呈现出来。云无涯的残影分身已到了亦虚亦实,虚实相兼的境界。幻出残影同样会发出凌厉的攻击,似同真身无异。

    心神微惊之际,一点寒星巳在鹰目紫煞卫的眼前飞速放大,丝丝紫电剑芒令肌肤生寒刺痛。

    铿锵! 鹰目紫煞卫人在半空,虽惊而不乱,冷静的回剑荡开袭来之剑,顺势反击而出,一气暴闪百剑,斩,劈,削,刺,切......势如苍鹰凌空搏击,霸气裂天。

    叮叮叮!两剑不断碰撞,以快对快,以力撼力,爆出一声声无比刺耳的炸响,令空气像水波般荡开无数灵气涟漪。

    每一剑的撞击,鹰目紫煞卫都会感到一股强力的反震,一缕缕绵柔气劲透过剑身传自手掌,手臂,一阵阵麻痛令握剑的手颤抖不已,手中之剑几欲脱手。

    云无涯则是挥洒自如,紫电剑气纵横,剑剑迫使对方硬挡硬抗,挡一剑,退一步,扛一剑,退两步。

    鹰目紫煞卫越战越惊,心头骇然,背心已然湿透,除了竭力格挡之外,竟是连一剑都递不出来,照此下去必败无疑。

    心下一横,双脚连连蹬踏,整个身躯就像是腾空掠起的飞鹰,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手中长剑挥动中,一层淡淡的青色光泽闪烁流转,喷出剑尖丈余,吞吐不定。

    怒鹰裂空!一道青光仿佛从天际深处,撕裂空气,留下一抹淡青色的划痕。

    斩落的青光剑芒,足有数十丈长,肆虐狂暴,浓烈的杀气汹涌澎湃,望之令人头皮发麻,汗毛倒竖。

    云无涯的眼中闪过一抹凝重,瞳孔骤然收缩,收敛起淡然自如的姿态,全身气息陡然一变,缓缓地划出一剑,仿佛扯动千斤重量般的凝重,无比迟缓地划出一个圆弧紫电光圈。

    青光剑芒一往无前,只在呼吸间,便轻易的撕破了圆弧紫电光圈,正欲摧枯拉朽般的斩碎一切,却陡然地被一团回旋的绵柔气劲包裹,缠绕住,沉重的阻碍使其再难有分毫寸进,强劲的青光剑芒在如絲如绵的劲气中不停吞吐,颤动着……

    孤注一掷,鹰目紫煞卫的倾力一击,轰然爆裂开来,发出一声天崩地裂般炸响,震耳欲聋。口中喷出一股鲜血,心神一泄,从半空急坠而下。

    整个惊险搏杀的过程,自始至终,只在数个呼吸之间便已结束。鹰目紫煞卫此刻却是口喷鲜血,头下脚上地由半空倒栽而下,如无人即时救援,必将**炸裂而亡。

    只是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一尺,头离地面仅只剩一尺之遥,几乎巳无回天之力。就在众皆认为必死无疑之际,骤见司徒明月的玉手从如雪的衣袖中探出,一团白云像是从虚无中凭空生出,无比轻柔的将那具急坠而下的身躯托住,随之轻缓地降落在地面。

    "你没事吧?"君大统领上下打谅了一番,见其浑身只有些许轻伤,并无性命之忧。

    "属下沒事!只是……"鹰目紫煞卫挣扎着立起身来,摇了摇头,伸手抹去嘴角的血渍,方才与死神擦肩而过,如非有人出手相救,只怕此刻**炸裂而亡。惊魂归窍,大脑一清,这才意识到救自己一命的,竟然会是对方之人,眼中透出一抹感激之色,冲着司徒明月拱了拱手,苦涩地一笑。

    三战皆败,这已经不能用侥幸和意外来形容了,整个紫煞卫的气势又滑落了几分。君大统领仍沉着脸,眼角的肌肉却禁不住地抽搐了几下,每输一场,胜机便少了一成,离败局更贴近了一步。无论心中如何纠结,接下来的挑战仍要继续下去。

    "哼!何必与这些天外楼的凶……继续这般单打独斗的挑战下去,不如趁此机会一涌而上的全部拿下,就算毁约又如何?难道还真敢与我紫云峰开战不成?"一个面白无须的紫煞卫附在君大统领的耳边,带着娘娘腔的尖细嗓音,嗲声嗲气地低语道。

    君大统领闻言,无比厌恶皱了皱眉,是个男人听到这种音调都会感到极度的恶心。更何况此人并非紫煞卫之人,而是上面派来的督察。这是个惯例,紫煞卫的每次行动都是如此,这些人几乎都是来自峰主身边的红人。

    "你这废物给本我闭嘴!再敢多说一句,宰了你!"君大统领声色厉俱地怒喝道,一点沒给这位修为平平,只会偷须拍马的督察絲毫颜色。且不说双方已立下了仙道血誓,毁约的后果会非常严重。以眼下的势态,如果真动起手来,除了自己之外,只怕带来的一千紫煞卫,将无一人能生离此地。

    "你……应该知道行动失败的后果!"面白无须的督察恼羞成怒的跺了跺脚,却是不敢再继续煽风点火。

    "如果你不想被人分尸的话,就闭上你那不男不女的娘娘腔。"君大统领鄙视的瞥了这个靠卖**上位的人渣一眼,挥了挥手,示意挑战继续。

    此时,已有两人相对而立,双方都沒有刻意作势,看上去平平淡淡,自然随意。紫煞卫这次的挑战者,是个身形瘦削修长的中年男子,一看就属于那种灵巧形的战斗类形,他所挑选的却是一个体形肥胖的黑衣人,欧阳无忌。

    这个紫煞卫的想法很简单,这类体形肥胖之人,行动通常都尤为笨拙,滞缓,反应总是拖后半拍,以他灵巧善变的战斗风格,总之应该好对付一些。

    未战,两道有如实质般的目光,在同一时间射向对方,撕裂空间的阻碍,在虚空中骤然相撞,发出嚓嚓嚓的摩擦声,尖锐刺耳。

    "嗯!果然有点份量,有资格让我重视。"一次试探的视线攻击,令那位紫煞卫微微动容道,似对这胖子的表现也是大感意外,同时也激发了心底浓烈的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