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光灵行传 > 第2735章 暗影领主 (八)

第2735章 暗影领主 (八)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第2735章 暗影领主 (八)

    大概是二十分钟之后,那名修女估摸着贞德吃完早餐(午餐?)的时间,再次进屋里来:"接下来请圣女大人跟我去浴室,沐浴更衣以后再去见教皇大人。"

    "当然。"贞德按捺住心里的焦急,平静地答道。她现在身处于梵蒂冈内部,也不知道教会是敌是友,不敢轻举妄动。这名修女姑且是称呼她为圣女的,而且教会似乎安排过圣女贞德的"死亡",让另一个替身代替贞德接受死刑了。

    教会似乎没有打算实际除掉贞德,却大费周章让世人以为贞德已死。他们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目的?

    充满疑惑,又细心谨慎地行动,贞德清洗完并换上一身华丽的白色镶金修女服,被那名修女引领着去见教皇。她在一个小房间里守候着,大概等了半个小时,教皇才从房间另一个入口,缓慢地走进来。

    出现在贞德面前的就是罗马教廷的最高宗教领导者,罗马教皇---尤金四世。在白袍之下,那位面容黝黑而瘦削的老者看起来却和蔼可亲,似乎并没有教皇应有的威严。

    贞德有点愕然,因为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位教皇。上一任的教皇是马丁五世,贞德从前在某场合里曾远远瞥见过那位教皇的面影,自然长得和这位教皇不一样。而这位新教皇,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突然上任的。

    对了。贞德在昏迷之前从未听说过旧教皇驾崩的消息。那么很有可能,这位新上任的教皇尤金四世,刚好就是在1430年五月到1431年六月这段时间里接替前任教皇的。其时贞德陷入了某种特殊的昏迷状态,对世上发生的大事一无所知。

    但是,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情?------深信上帝的贞德同时也深信命运。她知道世上发生的一切并没有偶然,一切都是必然。旧教皇马丁五世也许是因为某种原因而被"取缔"的,到底是死了还是被迫下台了,其中又是否带着某种阴谋,就不可而知了。但教会把贞德带到梵蒂冈来,对外又宣称贞德的死,在这一年间做了这一番大动作,说不定也和教皇之职的交替有某种联系。

    头好痛。感觉智商不够用了。贞德皱了皱眉。又或者说她的智商只是正常人水平,没有足够的线索进一步推演下去,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理顺。

    只能根据教皇接下来的说法来推测了。

    "你好,圣女贞德。"尤金四世上来就直接承认了贞德的身份:"首先容我致歉。教会不得不想办法捏造你的死亡。你被指控为异教徒,最终被烧死在火刑柱上。普罗大众也如此相信了。但梵蒂冈内部少数知情者已经承认了你的圣者身份。可惜我们目前无法对外公布此事。为了让我们的计划顺利进行下去,你的封圣仪式大概要在五百年之后才能举行。"

    "其实我并不在乎人们是否会称我为圣人。我唯一的愿望只是拯救法兰西而已。"贞德轻描淡写地说。

    教皇微微一点头:"而你已经做到了。百年战争已经彻底告终。此后英法两国之间或许还会有些小打小闹,但他们不会再爆发真正意义上的侵略战罢。"

    贞德也一点头,不卑不亢地答道:"希望如此。"

    她深信人类与生俱来的善良,但她在这些年来的战争里,也见证过人类心底的邪恶与残暴。到底哪一个才是人的本性,就连她也无法正确地判断。又或者,因为是人,才会同时具备善恶这相反的两面罢。

    她直视教皇尤金四世,试图从那位老人平静如水的表情上找到其中些许的善意或恶意,但她什么都察觉不到。教皇深不可测。

    "所以,"少女试探着问:"教会的目的到底是......?"

    "请坐。"教皇却强调贞德坐下,大概要等少女和他面对面坐好了,他们才能进一步交谈。

    贞德无奈只能在那张仅供二人对坐的小桌子前坐下。她这样做的时候,小房间的门也被人从外面关上,大概到处都是教会的耳目。

    "在我回答你一切之前,我想先问一句。"教皇从怀中取出某种东西,握在自己掌心,又把紧握的右拳搁在桌面上:"你相信乐园的存在吗,圣女大人?"

    "乐园是指......伊甸?"

    "是的。那片流奶与蜜露的圣地。"教皇点头道:"它美好,宽阔,是曾经属于人类的乐园。在人类被逐出乐园之前,它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在其中不存在[不幸],有的只是[至福]。"

    "但人类却犯了[原罪],被逐出伊甸。"少女轻描淡写的答道:"如今已经无法再回去了,而且我们也不知道它在何处。"

    教皇却一笑,缓缓弹开手掌:"伊甸的入口就在此处。这是通往乐园的路。"

    在他的掌心,是一颗长得极其古怪的树种,由蓝色和红色相互纠缠混接而成的[双生树种],一件似乎从千年前就存在,奇妙的古物。

    贞德不禁疑惑:"这是乐园的入口?它看起来只是一颗长得很怪的种子而已......"

    "这是[乐园]其中一个入口。是的。"教皇点了点头:"所有[伊甸之种]都连通同一个[乐园],而这是其中最强力的一个。它是五百年前某位牧师在不列颠岛某个古迹里发现之物。通过某种特殊的方法,它可以暂时开启通往[乐园]的路。"

    "......暂时?"

    "我们曾派人进入过乐园。但因为开启方法并不完全,它有时效性,进入乐园之人最终会被驱逐出来。留下的只有身处乐园的美好记忆,却没法永驻其中。"

    贞德皱了皱眉。她逐渐猜到教皇以及教会想干什么了。

    "而你没有猜错,开启乐园的钥匙是,[圣者之血]。"尤金四世取出另一个小瓶子,那个玻璃小瓶中装着一些贞德无法看透的深红色奇妙液体。他把它滴在了伊甸之种上。

    树种逐渐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人类的血都是肮脏的。一千三百九十六年前,某位圣子却用自己的生命来救赎了人类的原罪,用自己洁净无比的圣血洗刷世人的污秽,这才让人类拥有了进入乐园的资格。但人类的血始终无法和圣者的血相提并论,人类的脏血无法开启乐园的大门,唯独真正的圣者之血可以。"

    树种上逐渐浮现出光芒。一条乳白色光柱往上方不断延伸,看起来极其神圣。

    "这是圣女大人的血。而它让乐园开启了。"教皇怂恿道:"碰触那道光,进去看看吧。这个乐园是真正的乐园还是冒牌的乐园,请用自己的双眼去确认。"

    贞德吞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地伸出手,用指尖去碰触那道光芒。光明瞬间淹没她全身,仿佛正把她的意识拉向远方,时间的尽头。

    在那里,四处葱翠欲滴。

    在那里,气温宜人,和风轻拂,空气中飘荡着鲜花和芳草的微香。

    在那里,一切都不伤人、不害物,所有的不幸都无法停驻,飞向远方,之后真正的至福长留此地。

    贞德在落泪。呈现在她眼前的是如此美景,用她毕生所学的言语,用她最美妙的言辞,均无法形容。

    在此地弥漫着某种圣洁的、祥和的、让人心境平静的氛围,哪怕世上最愚钝的人都可以用他的全心全灵来感受到。

    这是乐园,无可置疑地,仅看一眼就连怀疑的必要都没有,它一定就是乐园。

    多么的不可思议。一颗奇妙的小小树种,居然把贞德带到了这种地方来。这个美得如梦似幻之地,一切看起来却又是那么的真实。

    一只老虎从贞德身旁缓缓走过,贞德察觉到的时候全身都僵住了,她还戒备着,生怕受到猛兽的袭击。然而那只老虎显然对贞德的肉没有任何兴趣,双眼看着树上的果子,似乎在示意贞德帮它摘下。

    少女战战兢兢地身手摘下那饱满多汁、但是不知道什么品种的黄色果实,大胆地送到老虎的面前。

    这里的一切都富足无比、流着奶与蜜露,因为这里是乐园。

    老虎张嘴把果实咬走,咬的时候却极其温柔,没有伤着贞德的手分毫。它有滋有味地吃着果实,一脸满足。而少女则更大胆地伸手摸着老虎的头,它看起来很享受,简直就是一头温顺的大猫。它悠闲地舔着自己前肢的毛发,慵懒地躺在地上;而一只美丽的蓝蝴蝶也翩然落下,停驻在大猫的鼻头上。虽然很痒,老虎却忍住没有打喷嚏。

    这里的一切都不伤人、不害物,因为这里是乐园。

    ------目睹这一切的贞德,又怎可能不去相信?

    然而乐园毕竟是乐园,它并不打算让贞德一直停驻其中。少女感到身后一股无形却巨大的力量在拉扯,开始把她朝乐园的反方向牵引出去。那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在另一道白光过后,少女已经回到了她所在的那个小房间,凝视着她眼前[伊甸之种],发呆并热泪盈眶。亲眼目睹乐园带来的那份感动,是绝对无法掩饰的。

    那颗树种上的圣洁光芒,已经黯然消逝。它连贞德也拒绝了,它需要[别的什么],才会允许更多人进入乐园。

    "你应该已经亲眼目睹过乐园了吧,圣女大人?"教皇不紧不慢地问:"所以,你决定和我们合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