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古第一帝 > 第102章 谁与争锋
    “圣阶荒决,我的天。整个西陵国的圣阶荒决都怕是不超过一百篇吧。我们战矛学院,虽然历史上曾今出现过十几名圣人,但圣阶荒决却也只有三五本吧。”

    “难怪他能修成璀璨圣光,圣阶荒决,无上圣典啊。”

    ……

    阮君卓紧紧皱着眉头,一语不发。其实她有一句话没有说。荒决的品阶越高,修炼出的荒气品质的确会更高。但是,哪怕圣阶荒决,那都不可能一突破就修成璀璨圣光。

    甚至,修成琉璃宝光那都不太可能。

    她从未见过谁修炼的圣阶荒决刚一突破就是琉璃宝光品质的荒气,即使南蛮大陆上那几本堪称最巅-峰的半帝层次的荒决,那都不可能一开始就直接修成琉璃宝光,都需要修士自己慢慢淬炼,日久年深后才能慢慢提升品质。

    圣阶荒决与半帝级荒决,最高只能修成微蒙灵光层级的荒气。

    甚至,一些根基不够深厚的修士,或者品质稍微差一些的圣阶荒决,刚突破一个大境界的时候,连微蒙灵光都不会出现。

    席千夜身上的情况,显然很不寻常。

    “难道,与他的先天圣苗之体有关?”

    如果要找一个解释出来,那么阮君卓只能找到这么一个。

    先天圣苗在南蛮大陆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谁也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体质。或许因为先天圣苗天生就亲近天地法则,所以修炼出来的荒气至纯至间,很容易就把荒气品质提升到最高,那也是有可能的。

    事实上不仅阮君卓,那几个躲在角落里的元老,亦是如此自我解释。

    毕竟席千夜身上的情况,根本无法解释,只能归为先天圣苗之体特殊上。先天圣苗之体号称不夭折注定成圣,天地册封的圣者,有些不同寻常的地方倒也正常。

    一时间此解释被所有人认同,而众人再次被先天圣苗之体震撼到。

    “席千夜虽然只是宗境一重天,但他的荒气品质太高,力量堪比四五重天的宗境修士,再加上他修炼的乃是圣阶荒决,力量上与宗境七重天的修士堪比倒也有可能。”

    楚翔飞面色凝重,目光第一次郑重起来。他的此番解释其实他自己都不相信,但除此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可以解释的了。宗境修士,每一重天的差距都很大,相差六重天,根本难以弥补。而且席千夜那是碾压宁云飞,而不是仅仅持平而已。

    别看他已经修成宗境八重天,在内院所有学员中排名第六,但他若是与宁云飞交手,击败他没有问题,但如此轻易的碾压他却是根本没有可能。

    噗噗!

    宁云飞大口吐血,再也无法爬起来,接二连三的被击飞,他的伤势无比的严重。

    “你是怎么做到的?”

    宁云飞眼睛充血的盯着席千夜,直到现在他依旧有些不敢相信,一名宗境一重天修士,居然恐怖到如此地步。席千夜站在那儿,给他的感觉像是一座山岳矗立在那儿,根本无法撼动分毫。他甚至有一种错觉,他面对的不是宗境修士,而是与天相合的天境修士。

    席千夜没有理会宁云飞,在他眼中宁云飞与地上爬的蚂蚁,天上飞的蚊子没有什么区别。

    “席千夜,你别得意,咱们走着瞧。今日之辱,我宁云飞一定会十倍奉还,我发誓。”

    宁云飞眼中满是恶毒,微微颤颤的爬起来,一瘸一拐地往外走。他宁云飞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如此大的挫折,尊严落尽,成为笑柄,他恨不得将席千夜碎尸万段。

    席千夜淡淡地望了宁云飞一眼,面无表情。他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对他有杀意的人,根本就没有以后。宁云飞恐怕不知道,席千夜的力量已经渗透他五脏六腑,所有经脉与血脉,不出半个月他就会暴毙而亡。

    可惜此时的宁云飞根本不知道,他招惹到一个多么可怕的人。

    “我住在这里,你们谁还有意见?”

    席千夜背负着手,目光缓缓扫过所有人,无比淡漠地道。

    寂静!无人说话。

    刚才席千夜击败宁云飞的过程实在有些震撼,一时间没有人敢轻举妄动。

    王雨雯愣愣地望着席千夜,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这位让她有些好感的新主人,居然如此的强大。一言出,四方皆寂,那是何等风采!

    原来,一直都是她鼠目寸光,而不是席千夜狂妄自大,不知轻重。

    千薰郡主深深地望着席千夜,她一直欣赏席千夜的不惧挑战,不愿妥协;大无畏,大勇气的男子汉气概。但是从来没有想过,他同时具备着与之相匹配的实力。

    此时此刻,她才真正感受到,什么叫做万夫莫当,谁与争锋的男子气概。

    “既然没有人再挑战,那么诸位请回吧,不送。”

    席千夜淡淡的道,不再看众人一眼,转身就准备回内殿。

    “且慢!席千夜,你很强,让我感到震撼的强大。但是天阶二号学舍不仅仅只是一座学舍,它代表着在内院的地位,所有内院学员都共尊的地位。若是以后,给你时间,别说天阶二号学舍,即使天阶一号学舍的尊位怕也非你莫属。但是现在,你怕是还没有那个资格住在这里。”

    正当席千夜准备返回内殿的时候,一道轻叹声幽幽响起。

    一名灰衣青年缓缓从人群中走出,越过众人,一步步走向席千夜,所有学员见到他,全都神色恭敬,主动让出一条路。

    他没有像楚翔飞他们那般气势凌人的站在席千夜的屋顶上,而是混在人群中,直到此时才站出来。

    众人看着那灰衣青年出现,一个个都沉默不语,远远没有之前那般热闹。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当灰衣青年站出来的时候,此番学舍之战已经不是闹剧,不是他们组队来看席千夜笑话的乐子,而是真正要决出内院第二的巅-峰一战。

    谁都没有料到,席千夜居然能走到这一步。

    灰衣青年名叫乌九明,平时内院学员们叫他三师兄,在内院的地位,仅次于阮君卓与梅学长。

    席千夜脚步一顿,缓缓转身望向众人,眸光冰冷,泥人也有三分火,他席千夜要住的地方,谁敢说他没有资格?

    “你们真的是,好言相劝,不听;好言相送,不走。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亲自出手送你们一程。从哪里来,给我滚回哪里去。”

    席千夜缓缓抬起头,眼眸中突然出现两颗金色的太阳,璀璨如星,光耀天地。

    那一瞬间,所有人都感到一股透心的凉意从心灵深处诡异的钻出,似乎被上苍之眼盯住,无尽的威压疯狂袭来,似是天威突然降临,从九天之上砸落。一些修为低的学员,扑通一声直接跪了下去,一脸惨白。

    “天念!”

    阮君卓猛地从藤椅上站了起来,似是看见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满眼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