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之锦衣卫 > 第一千零五十章

第一千零五十章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面对如此不要碧莲的老大,三人也是无语了,曾易道:“玛德,你不是喜欢打架吗?咋特么的这么爱钱了?”

    “在大的爱好,也得有钱支持啊!如今你们老大我残废在家,你们特么的就不能做做慈善,捐点钱吗?”

    ......

    胡侃了一阵,老大认真的问道:“你们打听了洗髓经的消息吗?”

    三人一愣,一下被老大发现了,“艹!你们该不会是忘了吧?”

    “额......那个,没忘,只是这几天事儿太多,等这里的事情忙完了,我们马上去找洗髓经的线索!”

    听了三人的解释,老大这才勉强淡定下来,老四赶紧转移话题,道:“老大,这几天怎么样,跟着三渡有啥收获吗?”

    老大叹了口气,“这三个老东西,就像是三座雕像似的,平时惜字如金,老子都快闷死了!不过实力确实强悍,稍微提点了我一下,金刚不坏神功就有了不小的进步!”

    “那你可要抓住机会了,争取我们弄来洗髓经之后,将金刚不坏神功连到满级!”

    四人蹲在后山,无聊的聊着天,外面整个嵩山乱成了一锅粥,一开始是玩家偷袭NPC,NPC人少,很快便被解决掉了一大半,剩下一些高手,反应即使都跑了。本来事情告一段落了,结果因为先前曾易三人抢别人的货,一下提醒了那些啥也没捞着的玩家,随后玩家之间便爆发了乱战。事后据说,当天夜里发生的事儿,催生出了好多对仇家!

    玩家的伤亡非常厉害,以至于第二天一大早,群雄来到后山这里,玩家已经很少了。一夜的时间过去,第二天众人全都聚集在了少林寺后山,只见三位高僧仍是盘膝坐在松树之下。那达摩院老僧道:“金毛狮王囚于三株苍松间的地牢中,看守地牢的是敝派三位长老。宋夫人武功天下无双,只须胜了敝派这三位长老,便可破牢取人。我们大伙儿再瞻仰宋夫人的身手。”

    只听周芷若道:“三位高僧既是少林派长老,自是武学深湛。要本座以一敌三,非但不公,抑且不敬。”那达摩院老僧道:“宋夫人要添一二人相助,亦无不可。”周芷若道:“本座承天下英雄相让,侥幸夺魁,所仗者不过是先师灭绝师太秘传的本派武功,若是以三敌三,纵然得胜,也未能显得先师当年教导本座的一番苦心;但如以一敌三,又是对主人不恭。

    这样罢,我叫一个昨日伤在本座手下、伤势尚未痊可的小子联手。这小子当年曾被先师三掌击得口吐鲜血,天下皆知。如此便不损先师威名。”

    “嘴真毒啊!咱们的嘴炮比起人家来,完全不在一个等级!”听到曾易这话,老大三人同意的点了点头,全都看向了另一边的张无忌!

    张无忌这货完全没有什么恼怒的反应,甚至还有点高兴,只听周芷若道:“张无忌,你出来罢。”

    明教群豪除了杨逍等数人之外,都不明其中原由,但听周芷若小子长、小子短的侮辱本教教主,尽皆愤恨难平。却见张无忌脸有喜色,走上前去,长揖到地,说道:“多谢宋夫人昨日手下留情,饶了小子性命。”

    “哎呀!你说张无忌是不是有M属性啊?谁伤的他越重,他也开心!”

    两人走上前去,张无忌从怀中取出两枚圣火令,渡厄道:“张教主今日又来赐教了。”张无忌道:“尚祈三位大师见谅。”渡厄道:“好说,好说!这位峨嵋派掌门,说道是昨日艺胜天下群雄,难道她武功还能在张教主之上吗?”

    张无忌道:“正是。晚辈昨日在周掌门手下重伤呕血。”渡难道:“这就奇了。”三个老僧长鞭缓缓抖了出来。

    周芷若哼了一声,道:“动手罢!”长鞭抖出,卷向渡难的长鞭,身子一借势,便从三株苍松间落了下去。

    张无忌前日,已经和三渡交手过了,深知三人的实力,今日再战,不敢硬碰硬,反而兵出奇招,趁着周芷若猛攻之余,不停的游走,寻找三人的破绽!

    激斗数百回合,周芷若已经渐漏败像,便在这时,张无忌突然使出了圣火令的武功,三渡根本没有见过如此诡异的武功,瞬间有些走神,乘着渡厄、渡劫二僧惊愕失措的一瞬之间,张无忌双掌齐施,大喝一声,推向渡厄身居的苍松。这两掌上的掌力实乃他毕生功力所聚,那松树抵受不住,当即折断。两株断下的松树连枝带叶,一齐压向渡劫所居的松树。双松倒下时已有数千斤的力道,张无忌飞身而起,双足更在第三株松树上一蹬,那松树又即断折,在半空中摇摇晃晃,缓缓倒下。

    张无忌手中两枚圣火令使力向渡厄、渡劫掷了过去。两僧既须闪避从空倒下的松树,又要应付飞掷而至的圣火令,登时闹了个手忙足乱。

    张无忌身子一矮,贴地滚过倾侧而下而尚未着地的树干,已攻入金刚伏魔圈的中心,使出挪移乾坤心法,双掌一推一转,立时推开盖在地牢上的大石,叫道:“义父,快出来!”

    可是三渡也非浪得虚名,几招化解危急,三僧手掌同时拍到,齐喝:“留下人来!”张无忌见三僧掌力将四面八方都笼盖住了,手掌未到,掌风已是森然逼人,只得将谢逊放在地下,出掌抵住,叫道:“芷若,快将义父抱了出去。”

    周芷若跃进圈子,到了谢逊身畔。谢逊喝道:“呸,贱人……”周芷若一伸手便点了他的哑穴,叱道:“姓谢的,我好意救你,何以出口伤人?你罪行滔天,命悬我手,难道我便杀你不得么?”说着举起右手,五指成爪,便往谢逊天灵盖上抓了下去。

    众人惊呼,不过曾易四人却很淡定,甚至连看都没看谢逊和周芷若二人,反而四处打量起来!老四小声的说道:“你大姨子家的人,该出场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