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祸害 > 第1571章 传闻

第1571章 传闻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西苑,万寿宫。

    十一月已经过半,虽然冬季的第一场雪还没有降临,但整个西苑明显感受到北国的冷冽,太液池的湖面悄然结出了一层厚冰。

    身穿蟒袍的徐阶顶着寒风来到殿中,先是整理被吹乱的头发,接着随着一名小太监来到殿前进行见礼,然后欣喜地汇报道:“启禀皇上,蓟辽总督杨选传来消息,鞑子从溃墙远遁了!”

    “人家可不是远遁,是洗劫到足够的财物回家了!”

    嘉靖身穿着一套更加厚实的蓝色道袍,正盘脚坐在长案处理着奏疏,听着徐阶汇报这个消息,显得早已经看清一切般冷哼道。

    随着一道道消息传来,特别是通州北门大捷的消息传来,令到他原本担忧重演庚戌之变的心亦是慢慢地放了下来。

    只是担忧的心思已经退去,但不满的心思则是悄然滋生,记恨这帮不作为的臣子和边将。泱泱大明,天朝上国,结果被这帮鞑子屡番欺凌,更是令到他这位大明之主总是提心吊胆,如何让他不感到愤恨?

    徐阶不知道皇上为何将这张遮羞布揭开,便是陪着笑容地解释地道:“鞑子的行迹太快,咱们明军只能在后面驱之,自然免不得让他们劫去一些财物!”

    冯保跪在旁边的书案帮着整理奏疏,眉头却是不由得微微蹙起,悄悄地抬头望了一眼徐阶。据他所知,鞑子这一次可不仅是抢财物,还虏走了不少的大明百姓。

    不过他心里却是清楚,很多事情下面的人都是有意不说,而皇上亦不见得愿意听,这个朝堂的君臣可谓是“难得糊涂”。

    嘉靖自以为心如明镜般,知道主要还是自家的军队打不过鞑子,便是指着案上堆放的几份奏疏道:“这里有好几份奏疏都是弹劾蓟辽总督杨选、其他官员和将领,你怎么看?”

    上疏弹劾,这其实是历年的惯例。言官没有事情都能搞出事来,何况杨选这里摆明有问题,这些以咬人为生的言官又怎么可能放过这个好机会。

    以兵科给事中李瑜为首的言官纷纷上疏,主要是弹劾蓟辽总督杨选渎职。在这个事件之中,蓟辽总督杨选明显存在渎职的地方,确实算得上是第一责任人。

    不过一个官员究竟有没有过错,最终还是由嘉靖来拍板。如果言官咬一口,那位官员就要倒大霉,昔日的严嵩绝对不可能做二十年的大明首辅。

    徐阶想要效仿昔日的严嵩塑造一个忠臣的形象,当即便是眼眶涌起泪花地道:“臣初任首辅之时,便是倡导皇上兼听则明,今皇上能听取言官的意见,臣甚感欣慰也!”

    “朕不跟你讨论言路一事!”嘉靖当即板起脸来训斥一句,接着拿起那几份奏疏询问道:“朕前些天询问于你,你说鞑子驻在平谷,杨选竟带着人去了通州,此人简直是昏聩至极。你说说看,现在该如何处置杨选一干人等?”

    徐阶听到这一番说词,终于明白嘉靖要打的主意,当即便是杀气腾腾地提议道:“臣以为应当即刻将杨选一干人等下狱查办!”

    他虽然跟杨博的关系和睦,亦是极少插手兵部的事务。只是现在鞑子再次惊扰京城及皇上,特别皇上已经表明态度,他自然不会对杨选客气。

    实质上,杨博此人过于狂傲,他这位首辅几番退让,却换来杨博越发的目中无人,现在正好顺势借此来敲打一下杨博。

    嘉靖满意地点头,便是当机立断地道:“杨选、徐绅和副使卢镒,参将冯诏、胡粲,游击严瞻等人全部逮捕下狱查办,大理寺办事不太妥当,此事便交由刑部查办吧!”

    “臣遵旨!”徐阶当即施礼道。

    嘉靖将这个事情处理妥当,便是重新翻动着桌面上的奏疏,似乎投入于工作之中。

    “现在蓟辽总督空缺,应当即刻遣派能臣前往蓟辽,臣以为礼部!”徐阶心里早已经有了连环计,当即便是拱手道。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嘉靖便是直接出言打断道:“此事不急!”

    “是!”徐阶当即停止话头,恭敬地回应道。

    冯保却是察觉到了异样,显得若有所思地抬头望了一眼徐阶。

    嘉靖拿起另一份奏疏,对着徐阶进行询问道:“徐阁老,伊王刚刚又上了一份自陈疏,你对伊王一事怎么看呢?”

    “臣以为,可派人前往河南洛阳查实!”徐阶早已经知晓这个事情的始末,当即进行回应道。

    嘉靖的眉头微微蹙起,虽然巡抚都御史胡尧臣和巡按御史颜鲸在奏疏中言之凿凿,但他始终觉得伊王没道理会造反,却是进行询问道:“可否将其押解至京候审?”

    “伊王是太祖第十五子伊厉王的六世孙,自当谨慎处之,请皇上三思!”徐阶心知嘉靖对伊王明显有庇护之心,却是认真地拱手道。

    嘉靖心里有所不满地放下奏疏,沉着脸询问道:“此举有何不妥?”

    “臣怕伊王会效仿湘王,届时会置皇上于不义!”徐阶抬起头含情脉脉地望着嘉靖,显得一副忠心护主地回应道。

    建文帝继位,荆州的湘王朱柏性情刚烈,朱允炆立马派使臣去抓捕朱柏。本以为会顺利给他个下马威,却是万万没想到,朱柏不堪受辱,将妻子孩子都聚集在一起,紧闭宫门,**而死。

    正是这一件事情,令到建文帝失去了宗藩的心,进而失去了皇位。

    嘉靖亦是想起这个事情,心里暗暗地吃了一惊,对着徐阶赞许地道:“存斋,你所思甚妥,那便派遣锦衣卫前去查实!”

    存斋,这是徐阶的书房名,比直接称呼其字还要亲切同分,亦是透露着嘉靖此时对徐阶的那份亲切感。

    “皇上圣明烛照!”徐阶拱手回应道。

    “徐卿,还有事吗”嘉靖正想要让徐阶退下去,结果看到他显得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当即便是疑惑地询问道。

    徐阶犹豫了一下,便是进行拱手道:“启禀皇上,最近京城出现一则传闻:言称陛下破格提升林晧然,却是为了解决宗藩之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