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正版修仙 > 第789章 我们都有做保护措施的

第789章 我们都有做保护措施的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你说什么?”

    三个人同时大惊失色,甚至于薛辛雷过于震惊之下,手一抖,滚烫的茶水直接全泼在了大腿上,他呲牙咧嘴的,却顾不得叫疼,只是狠狠的瞪着薛袭人!

    孙荔震惊道:“什么孩子……我……我这才六十岁不到,就要当太姥姥了?等等,长安,你摸法宝出来做什么?你可是文职,就算有法宝傍身,真打起来的话,你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的。”

    她急忙拉住了谢长安,而这会儿,谢长安眼睛都红了,死死的盯着薛袭人,愤怒道:“袭人,你说什么?那个畜生对我的女儿都做了些什么?”

    而薛辛雷似乎也想掏出来什么东西,但被谢长安这么一抢先,他反而有点不好意思……

    当下,只得重重的哼了一声,说道:“我就知道那小子不是好东西,那坏蛋,竟然已经欺负韵韵了吗?那你呢?你没事吧袭人?”

    “我……我挺好的,嗯,我们一直都有做保护措施,所以,基本上,我没怀孕。”

    薛袭人脑子一空,说出了让自己都震惊的话来。

    但现在这种情况。

    她真是欲哭无泪。

    如果不这么说的话,韵韵可能真的就被自己给强行跟苏闲分手了。

    她突然开始后悔了,也许当时韵韵要求要跟来的时候,自己应该同意的……最起码的,到时候面对炮火的就不仅仅只是自己一个了。

    挨打也能两个人一起上……自己可是从来没想过,要独占苏闲。

    反正也已经独占不了了,谢韵韵到底是自己人……留在身边,也算是个帮手。

    而她独自带苏闲过来,主要目的其实就是想走在谢韵韵的前面,最起码,分清主次……没理由她堂堂小姨,给外甥女的男人当小什么的。

    虽然苏闲未必会在意这个,但薛袭人到底还是有些在意的。

    可哪里想的到……竟然会碰到这种场合。

    她也只能瞎胡咧咧了。

    可她那完全不过脑子的瞎胡咧咧,却震的身边几人外焦里嫩,风中凌乱。

    谢长安瞪大了眼睛,震惊道:“保……”

    “保护措施?”

    一家三口已经尽都惊呆了。

    孙荔忍不住捂脸而坐,长叹道:“突然感觉这小子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老雷,要不干掉他吧。”

    薛辛雷面色铁青,道:“好!”

    “你们想干什么?”

    薛袭人恼道:“这是我跟韵韵我们两个的事情,你们几个瞎掺和什么呢?”

    她话里不自觉的多了几分色厉内荏之意,可惜,这会儿愤怒的几人哪还听的出来?

    “还瞎掺和……你……你们……”

    “信不信我现在就离家出走,然后保证一个月之内怀上?”

    薛袭人咬牙,也只能一条道撑到黑了。

    三人同时保持沉默……

    谢长安幽幽叹道:“这么说来,不存在那个小子欺骗你们两个人的感情什么的?完全是你们自愿的?”

    薛袭人语气里也带上了几分幽怨之意,轻声道:“我是跟苏闲自由恋爱,但韵韵……完全是她强上的,苏闲甚至可以告她强~奸罪的那种……”

    谢长安:“……………………………………”

    他悲哀的发现,自己那个思维本就异于常人的女儿,可能真的干的出来这种事情。

    这回,连薛辛雷也闷了。

    而此时……

    客厅里。

    楚浩然手里端着一杯茶,慢慢的抿着,看着苏闲就那么成为了所有人的众矢之的。

    很简单……

    他们拿不下的女人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甚至于可能根本不够资格被他们正视的人给拿下了。

    这岂非是无形中被人给比下去了?

    这些一个个眼高于顶的富二代官二代权二代们,如何能够容忍的了?

    楚浩然心头有气……但他的气可不能发出来,反正只是想要看到苏闲难堪而已,谁给难堪不是难堪?

    自己只在一边好好的看着就成了,何必招的袭人不快?

    他完全察觉不到,可能薛袭人从一开始对他就不感冒,就是因为他这种性子……甚至于,他更为自己的优秀而得计,都在针对苏闲,唯独自己什么都不做……

    而等到两人相处时日一久,定然能够察觉到那巨大的阶级差距……分手之后,袭人一定会发现,在她身边,最优秀的男人,始终是自己。

    他得计的微微笑了起来。

    而得知他仅仅只是一个导师。

    众人都并没有很直接的讥讽……

    但话里话外,询问导师方面的问题的同时,却都是在经济上对他颇为嘲弄。

    毕竟能够资格成为天枢学院的导师,基本上定然都是有着自己的过人之处的,但导师这个职业,在正常人眼中,已可说是相当的高大上,可在这群基本上家世都颇为渊源的人眼里。

    也就是个拿死工资的苦哈哈而已。

    这种人,也能配的上袭人吗?

    而之前那跟苏闲说话的李琛已经更是口若悬河的说开了,话里话外,当导师固然轻松,但考虑到经济问题……其实最好还是换一个职业,而他在后勤方面还是有些能耐的,可以帮他找一个职位,也许不如导师来的稳定,但却胜在收入惊人,再吃些回扣什么的,到时候月入十万不是问题。

    “苏闲是吧,我大你几岁,就不客气的称呼你一声小苏啦。”

    他脸上带着些亲热的笑容,笑道:“我是真为你们考虑的,袭人的家庭吧……说实话,不算特别有钱,但这完全是因为薛老爷子不慕名利的缘故,但你真的忍心让袭人跟着你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吃苦吗?还是赶紧把导师的工作给辞了,然后投奔我,做哥哥的肯定不会亏待了你,看在袭人面上,保证你收入翻几倍完全没问题。”

    其他人也都是纷纷劝告。

    苏闲却仅仅只是笑而不语,看着李琛的眼神里满是玩味。

    看似是好心……

    但事实上,如果自己真的接受了他给予的工作的话,那日后在这些人的面前,可就真的抬不起头来了。

    这个李琛,分明是在用这种看似好心的方式在嘲讽自己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倒是比想象中那种直接鄙夷蔑视的行为要高端的多,果然,这些自幼就接触高等级教育的人没一个傻的……

    无论自己到底是怎样的身份,既然是顶着薛袭人的男朋友的身份来了,无论薛辛雷喜不喜欢自己,敢在他的家里给自己难堪,那就是当面给薛袭人难堪,甚至于给薛辛雷难堪了。

    结果这样的软刀子……反而让苏闲有些不好出手了。

    当下,也只能任他们口若悬河,自己只是视而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