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正版修仙 > 第284章 我有什么可图的?

第284章 我有什么可图的?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哥哥你这段时间,似乎特别忙呢。”

    “啊?有吗?倒也对,这段时间一直在忙着转系的事情,事情自然多了点,你不也是开始忙碌起来了吗?”

    “那是因为我得挣全勤学分啊,而且许导师的课确实很精辟的,听一听,对修炼很有好处。”

    苏淘边吃边说,她如今已经恢复了正常课程,或者说,她现在正处在功法转换期间,实力比起之前,其实是略微下降了些微,没有办法去做那些艰难的任务,所以只能每天去正常上课,来挣取完成课程日常的学分,虽然不多,但也聊胜于无。

    没办法,她的学分,可是已经为了那套功法,近乎于破产了。

    苏闲倒是曾经提过,要把学分送给她不少……

    但小姑娘自尊心相当强,表示我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在天枢学院里立足,才不需要吃哥哥的软饭。

    苏淘可是记的很清楚,她还欠着苏闲1000学分没还……虽然苏闲再三说不要了,但苏淘自从知道了这套功法只适合女孩子修炼之后,就已经暗暗的下了决心,早晚要把这学分还给自己的哥哥。

    可惜,她哪里知道,苏闲可是没少沾她的光,甚至于连只有女子才能修炼的功法,也让他用奇怪无比的手法给修炼成功了。

    比起苏淘的循规蹈矩,苏闲这段时间里,可着实没少挣取学分,甚至于数额之多,如果说出来,恐怕能让苏淘惊到下巴都掉下来。

    一个负责嘲讽拉仇恨,一个负责输出结束战斗,平均战斗时间一个小时,基本上都能分到一百两白的学分,十几天下来,那收获可说是相当不菲!

    谁都知道了在试炼场之内,有一个小姑娘嘴巴特别毒,总是能三言两语挑拨起别人的怒火,而另外一个家伙,实力更是强的离谱,面对任何敌人,都能在一个小时之内结束战斗。

    而短短半个月的时间,无数次嘲讽和战斗,挣到的学分也是极多,哪怕是跟苏小爱二一添作五,剩下的数值,也足以让任何人震惊。

    加上之前的学分,苏闲如今的学分数量,已经达到了一万三千多学分……

    这还只是附加的价值……

    短短半个多月,每天都是高强度的战斗。

    再将这段时间高强度的战斗与自己脑海中订阅过的战斗场景互相结合,与自己的身体状况互相印证……此时的苏闲,虽然身体强度仍然比不得那些多年锻体之人,毕竟时间在那里摆着,这完全不是走捷径所能比拟。

    但如今苏闲却敢打包票,纵然你的体质比我强极多又如何,我亦可以轻轻松松教你做人。

    完全大成的武技,让他如今虽然仍是筑基初期,但哪怕是面对筑基中期的对手,也可轻易获胜。

    而且倘若再将那些法宝和底牌尽放的话,苏闲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如今到底是个怎样的地步了。

    只可惜,十几天的时间里,累计战斗近乎百场……以纯肉搏的方式,一次败绩也无。

    这却是苏小爱的功劳,她挑选人也是极有眼光,并不是直接拉来强大的高手,而是总能找到实力与苏闲比肩,或者略胜半筹的对手,而对手的等级,亦是在随着苏闲的慢慢成长而跟着提升档次。

    苏闲几乎肯定,这个苏小爱,恐怕就修为而言,比自己还要深上不少,不然的话,不可能每次都这么恰到好处。

    想着,苏闲也忍不住有些怀疑,心道这小姑娘这么厉害,其实自己一个人也可以挣到这么多学分的吧?干嘛非要纠缠着我呢?

    不过仔细想想,自己身无长物,又没后台又没势力,长的虽然小帅,但修仙之人体内不似普通人那般多的杂质,又怎么可能会有丑人?这么一算,好不容易成了帅哥,这也不算是优点了。

    她能图我什么?

    如此一想,苏闲顿时心放的稳稳的,你就是想谋求我什么,也没什么好谋求的……就一个穿越者而言,能做到我这么平庸的,也是不容易了。

    吃罢饭,把饭碗全部丢到厨房里。

    才不过区区几天的时间而已,苏淘就已经完全恢复了之前懒散性子,之前她还很享受这种素手调羹汤的感觉,兄妹两人共同在别的地方讨生活……可还没过几天,她就厌倦了。

    就比如做饭,兄妹两个谁做都无所谓,基本上谁得了闲就谁做,可是刷碗……兄妹两人都相当排斥。

    所以,都是把碗筷丢到池子里,等到晚上攒的多了,一股脑刷完。

    到目前为止,苏淘已经催促了杨婉慧最起码四五次,说你再不来,我们两个的家就要脏死了。

    看着苏淘的做派,苏闲无奈的摇了摇头,果然,贤淑贤惠什么的,跟自己的妹妹根本就不沾边啊,甚至于温柔也仅仅只是在面对自己的时候而已。

    “走吧!”

    随便擦了擦手,兄妹两人忽视了那一桌的狼藉,一起到玄关换鞋。

    苏淘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对了,哥哥,这几天晚上,你是不是出过门?”

    苏闲动作一僵,脸上不动声色,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没什么,我就是有时候夜里睡醒了,会不自觉的听听哥哥你那边的动静,结果那边却静的跟没人似的,如果不是下楼喝水看到你的鞋子还在,我说不定会误以为你半夜偷偷溜出去了呢。”

    “啊……这个啊,是我在修炼啦,你也知道,我修炼的归元诀与寻常人的不同,所以修炼起来,声息是很安静的,没错,就是这样。”

    苏闲心道果然女孩子就是占优势啊,这种话,如果换我说半夜偶尔会听听你那边的动静,说不得就被人当成变态了,可在苏淘口中说来,却当真是那叫一个理所当然。

    可现在看来,晚上不能那么肆无忌惮了啊。

    苏闲表示薛袭人当枕头,睡起来真的是超级舒服的,这段时间有点上瘾了。

    两人并肩出了校门……往学校里走去。

    薛袭人这两天早上都不太愿意跟苏闲同行,原因自然不言而喻,害怕被苏淘给看出了什么端倪来,而谢韵韵的话,昨天晚上是跑到学校宿舍里,跟那个水翎小姑娘一起睡的,看她的架势,颇有想收养这个小姑娘的兆头。

    兄妹两人难得并肩单独相处,感觉竟然颇为怀念,虽然彼此之间并不怎么说话,但却默契十足,丝毫也不尴尬。

    到了学校,看到那正站在校门口,扎着马尾,个子还比自己矮了大半个头的小女生……小姑娘这会儿正百无聊赖的沿着学院门口的线来回蹦蹦跳跳,注意到苏闲过来,她甜甜的笑了起来,对着苏闲挥手。

    “哥哥,找你的。”

    苏淘意味深长的看了苏闲一眼,说道:“别做对不起薛老师的事情哦。”

    苏闲翻了个白眼,道:“你想太多了,我对幼齿没兴趣。”

    “是吗?那为什么昨天晚上,韵韵带那个叫水翎的小姑娘来玩的时候,你那么热情?”

    “我们曾经同生共死。”

    “嗯,我明白,生死之交,生死之交。”

    苏淘嗯嗯的点了点头,道:“我也无意干涉哥哥你的私生活,就是想告诉你,真想花心,最起码,等人家长大一点,这个小姑娘才十四五岁吧?太小了……最起码,也得到我这个年纪才可以的吧?”

    “啊,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我去上课了,全勤的学分我可不能丢,再见!”

    苏淘对着苏小爱点头示意,然后飞快的跑开了。

    留下一脸迷茫的苏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