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蹭出个综艺男神 > 第二百二十章 终见面(第八十更)

第二百二十章 终见面(第八十更)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喂你别去喝了!!找你有事!!”

    然后,从第二天开始,基本上就没见过韩勠。

    包括晚上黎若白拍戏晚了,或者白天没事,都见不到。

    三天时间,各种酒席。你都不知道在哪,反正接通电话就是觥筹交错的声音。

    宵夜都买不了了,经常两三点才回来。这还是问了酒店服务员才知道的。

    直到第四天的时候,如果黎若白不是有事找他,估计还留不住。

    因为此刻听声音就是刚醒,此刻都已经中午了。

    他这边还嘀咕着有电话进来,黎若白怎么可能还放纵?

    “不许接!!”

    黎若白对着手机叫着:“收拾一下,洗洗脸来我房间。找你有事。”

    然后就挂断电话。而此刻,于祥祥看着黎若白,皱眉询问:“是有人过来了?”

    黎若白看看他没说话。

    于祥祥也明白了什么,和自己助理离开。

    果然没多久,韩勠穿戴好,却显得有点没精神的模样。揉着脸走进来,还打着哈欠。

    黎若白抱肩看着他:“昨晚几点回来的?”

    韩勠手捂着脸坐在那里,有气无力:“三点。”

    黎若白皱眉:“又是去喝酒?”

    韩勠叹息靠在一边:“中午,晚上,半夜。三顿每天。”

    “你要喝死啊你?!”

    黎若白瞪他:“可看你酒量大了是吧?”

    韩勠无奈:“你以为我想啊?!”

    黎若白看着他:“不许这么喝了。没事就在屋里呆着,哪都不许去。”

    韩勠恩了一声:“我尽量吧。”

    黎若白张口就要说话,随即停顿片刻,呼出一口气没再多说。

    韩勠好奇:“说啊。不是找我有事吗?”

    黎若白看看门口,示意韩勠:“等会。”

    韩勠疑惑:“等什么?”

    黎若白起身去冰箱:“你没吃饭吧?垫一垫先。”

    韩勠摆手:“不想吃。拿喝的,要凉的最好。”

    黎若白拿了瓶果汁给他,韩勠打开喝了一口,正好敲门声响起。

    黎若白深吸口气,拽着韩勠起身。

    “咳咳!!”

    韩勠呛到了:“干……咳咳……干吗?!”

    一边咳嗽,一边还要擦胸口的果汁水渍。

    黎若白过去开门的时候还嗔怪看着他:“你看看你!”

    韩勠咧嘴:“看谁啊?!不是你弄的?!来什么人了这么嚣张?!”

    黎若白一边开门,回身赶紧给他擦拭胸前的果汁。

    然后韩勠扫了一眼打开的门和进来的人,就愣住了。

    而进来的人也愣住,两人对视,只有黎若白一个还下意识擦拭。

    不过也就是几秒钟而已,回头看到人已经进来,就笑着点头开口:“宓姐你来了。”

    没错,梁宓。

    因为《宫》出名,因为《十里桃花》热播又爆了一次的人气花旦梁宓。

    如今也是乘风天下公司的股东之一,对外都称老板。

    韩勠算是第一次见到真人,打电话也没打通。

    怎么说呢。漂亮肯定是漂亮的,不管多少人黑她。

    身高不矮,但偏瘦,有点娇小的感觉。

    更多是突兀。没想到是这样的情况下见面。

    而梁宓看到韩勠打量着,也是错愕一下。

    这个圈子说实话,见的人见的事多了。最不稀奇的就是俊男靓女帅哥美女,可以说各种款的,流量的,娘的和man的。形形色色。然而韩勠此刻的外形身材和颜值甚至气质,还是多少震了一下。

    以至于梁宓的性格,也是公认的比较直接。

    看了一阵,反倒先开口。

    “帅成这样居然十年都没红。”

    而韩勠听到声音,竟然一刻没停顿的点头:“是啊多没天理。”

    “噗!”

    “喂!!”

    笑喷出来的是跟在后面的王智,以及一个戴眼镜的女助理。

    而嗔怪负担的自然是黎若白,哭笑不得推他手臂一下。

    韩勠也才反应过来,当先笑着伸手:“宓姐。我是韩勠。”

    此刻梁宓也抿嘴笑出来,伸手和他握着:“一看就是我们京都人,嘴那么贫。”

    韩勠呵呵笑,退开一些,让人都进来。

    大概三四个吧,除了王智其他也都不认识。

    反正都点头,走进了黎若白的房间。

    ————

    “进来之前听你们吵什么呢?”

    房间也不算大,但是有个客厅也足够。

    其他人都没坐那么近,各自聊着什么在不远处。只有黎若白和梁宓以及韩勠坐在那里。

    黎若白不自觉就坐在梁宓身侧,而韩勠和梁宓,面对面,中间隔着桌子一起。

    梁宓翘着腿,韩勠曾经看过她一些访谈节目,整体气场还是不小的同时,说话和语气还有气质,也是偏直接和随意的。

    看看黎若白,坐下后就询问这个。

    黎若白大眼睛看了韩勠一眼,摇摇头没回应。

    韩勠摆弄衣服的果汁渍:“找我过来说有事。我喝水呢敲门声响,一把就给我拽起差点没呛到。还反过来怪我怎么回事。”

    笑着看着梁宓:“结果真的来了大人物。”

    梁宓笑了笑,看看黎若白,又看看韩勠,点头开口:“韩勠是吧?”

    韩勠收起笑容语气郑重:“我是韩勠。”

    梁宓眼睛看着韩勠:“之前你打电话给我,我正好拍戏,也没接到。”

    韩勠点头:“宓姐这人气,工作肯定忙。”

    梁宓摇头:“咱们都是京都人。应该有亲切感的,别说客气话。”

    韩勠等待。

    梁宓示意:“本来是王智想找章总亲自过来的,不过想了想,觉得我们都是艺人,加上若白一直和我沟通。我想着先来和你聊聊。”

    韩勠开口:“我的确不认识章总,但宓姐我肯定认识,觉得亲切,没那么紧张了就。”

    梁宓笑了笑,看着韩勠:“我看了你们之前拍摄的两期,黎若白也和我推荐你。听说你和原来经纪公司合约快到期了,我觉得你很有潜质,所以我代表公司,想签你过来。”

    韩勠愣住,不解询问:“都还没播呢……”

    随即恍然看着黎若白。黎若白反而笑着不看他。

    一定是她先从乔力乾要了两期没剪辑的出发吧给梁宓看过。

    然而今天梁宓突然过来,韩勠不觉得是要说关于之前黎若白私自出镜的事。

    况且就说她一直以来的某些举动,细节和整体都好像有点怪异,如今倒是一一回想起来,这里原因倒是能够解释一切。

    怪不得好多次提到类似的话题都欲言又止。

    “额……”

    韩勠沉吟着,想着说辞。

    “你不用急着回复。”

    梁宓开口:“可能若白一直也没和你说过,所以你没什么准备。现在我是挑明了,和你提出这个邀请。至于你怎么想,我们会慢慢谈。并且也会给你考虑时间。”

    韩勠呼出一口气,笑着开口:“我先感谢宓姐。我估计你签我肯定也多少了解我一些情况。却还能提出邀请,很感激。”

    梁宓点头:“是了解了一些,不过却不太多。”

    探身看着韩勠:“你空白了两年重新回来。只是去年拍了一部剑虎2还是戏份不多的,然后一个固定综艺,好像开始导演也没想留下你?”

    黎若白笑着:“宓姐。他是横惦一哥。”

    梁宓疑惑:“什么一哥?”

    “喂。”

    韩勠无奈看着黎若白,干笑对着梁宓:“她乱说而已。我以前是个群头倒是真的。”

    黎若白失笑:“我乱说?你不是刚刚醉酒醒来……”

    “我和宓姐单独谈谈行吧?”

    韩勠干脆打断:“你能回避一下吗?”

    黎若白惊讶:“我介绍你的,你现在见到宓姐,要赶我走?”

    韩勠恩了一声:“我送你两个成语,卸磨杀驴和过河拆桥你喜欢哪个?”

    没等黎若白说话韩勠开口:“我猜你喜欢卸磨杀驴……”

    摊手示意黎若白:“LV嘛。女人都喜欢。”

    “呵。”

    梁宓笑了笑,看着黎若白:“黎若白你去找祥祥。一会见一面。”

    黎若白大眼睛看了韩勠一眼,起身走了。

    韩勠只是笑,而黎若白都走了,其他几个助理之类的,也都跟着一起。找于祥祥肯定是找的,但当然不会那么快回来。要留给两人谈话的时间。

    ——

    终于,只剩下两个人了。

    梁宓看着韩勠,开口道:“签约的事你慢慢想。不过之前刘正和你的事,这里我先给你道个歉。”

    韩勠一顿,摇头开口:“也不能全怪他。不是因为我和若白互动太多,和刘正也不认识,无冤无仇的。”

    梁宓点头:“不管怎么说,骂人也是不对。尤其他还只是个经纪人,这样丢公司脸。你能理解就好,韶哥也和我说过,不是看在维护若白的份上,也不可能忍。”

    韩勠惊讶:“韶哥给你打电话了?”

    梁宓一愣:“你不知道?”

    韩勠摇头。

    梁宓开口:“那天晚上就给我打电话了。然后表示你是他弟弟……也告了刘正的状。”

    韩勠沉默,孙韶一直都没和他说过。

    却在背后默默帮他,韩勠暗叹,这都是人情。很珍贵。

    梁宓没多想,只是随口提了一句,将话题引到正事:“反正谁在刚听到某个消息的时候肯定准备不充分会有点犹豫和不确定。”

    打量韩勠,梁宓开口:“不过我却看到你的情绪,好像不是对签约的事心里没准备,倒像是有点抗拒?”

    韩勠看看门口,笑着点头:“宓姐。我一期不太懂什么人情世故,所以还是选择坦诚点。”

    梁宓点头:“当然。也没别人了这里。”

    韩勠沉吟片刻,询问梁宓:“宓姐是因为什么原因要签我?毕竟出发吧还没播放,剑虎2也没上映。上映也和我没多大关系。尤其我还是配角。”

    梁宓恩了一声,想了想,开口道:“其实我和章总也在考虑,或许应该在出发播放之后,看看你的人气提升,再去做决定。不过后来我也想,如果是那样的情况下,万一你真红了,一是就不可能只是我邀请你,我要签约。会有人抢。”

    韩勠开口:“也可能是我反而被狂黑承受不住,根本没有预想的投资前景。”

    梁宓摇头:“这我倒是不担心。”

    笑着看着韩勠:“论招黑体质怎么扛住,这没人比我有经验。”

    韩勠一愣,笑了出来。

    被人黑,被人用什么理由黑,说起来韩勠也不知道真假。

    但是和黑她的人不同的是,他有机会亲自接触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至少眼前来看,很大气吧算是。

    韩勠想了想,看着梁宓:“要说我以后没有签约公司一样发展,好像也不太现实。不过之前若白私自出镜我之所以表现那么紧张,甚至有点过头,就是因为我有被公司雪藏的经历。不论对错,事实上现在我对经纪公司多少有了抵触。”

    梁宓点点头,认真倾听。此刻自然就是双方交换意见的过程。

    韩勠不卑不亢,梁宓也没有盛气凌人。

    气氛都很友好。

    也算是两人第一次见面,以后的互动,开了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