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蹭出个综艺男神 > 第四百零五章 回来吧,我的陈姐~(寺庙遇魔鬼加更3)

第四百零五章 回来吧,我的陈姐~(寺庙遇魔鬼加更3)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你谈还是我谈?”

    正在韩勠和陈姐聊得热络的时候,王智笑着走上前。

    一句话,让陈姐有点懵。

    韩勠不耐看着他:“哪都有你。”

    揽着陈姐看着王智:“我俩的事,用你掺和?”

    挥手示意:“赶紧去忙粉丝见面会的事,别什么都跟着起哄。”

    “呵。”

    王智也不在意,眼神示意韩勠,转身去忙。

    陈姐疑惑打量韩勠:“怎么?叫我不是参加你粉丝会的事?”

    韩勠一顿,拥着陈姐去一边安静的地方:“粉丝会也不会只有这一次,只为看这个不用你大老远从沪上请假过来。”

    陈姐点头:“那别废话了。有事你就说,需要钱还是人脉,解决什么问题。”

    韩勠目光柔和。虽然看着有点不合适,但两人的感情,外人不需要多嘴况且。

    陈姐四十出头,大韩勠十几岁而已。但韩勠却当她是母亲的角色一度,哪怕曾经性格脾气那么硬,没掩饰过,就是因为孺慕。

    “陈姐。”

    韩勠看着她:“我需要你回来帮我。”

    陈姐一愣,倒是没意外,只是看看一旁只会布置会场的王智:“他不是做的不错吗?虽然年轻,但看着就是有城府的。而且颜值高,性格稳重。做经纪人的料子。”

    韩勠一顿:“他也是听公司做事。”

    陈姐摇头:“那只是发展到现在的一种补完。经纪人和经纪公司的区别复杂也简单。简单在于,经纪公司就是经纪人的团队,主要负责艺人工作的还是经纪人,只是不再是靠自己单干。而是靠团队支撑一个艺人日益复杂的各种事务。复杂的地方在于,经纪公司的CEO和老板却未必是经纪人本身。少数几个如同梁明这种自己做经纪人也做CEO的,或者是章橙曾经也是经纪人,如今做管理。”

    韩勠恩了一声,看着陈姐:“我用你给我普及经纪人的概念吗?”

    “呵。”

    陈姐笑,白他一眼:“那你倒是说着我回来干什么?”

    停顿一下,陈姐摇头:“而且之前你也知道,我回不来的。和公司签署合约,如果辞职不用违约金,但是五年内不能做任何人的经纪人以及相关经济工作。”

    韩勠点头:“我知道。所以我没想你回来做我经纪人。”

    陈姐疑惑:“那做什么?助理啊?”

    这当然是开玩笑了。只是陈姐真的不懂。

    韩勠也不藏着掖着,看着陈姐:“我是想……你来做我公司掌舵人,以后从事管理工作。抛头露面的事,王智做。”

    陈姐茫然:“你不是和乘风天下商量好,带工作室签约吗?王智就是你团队负责人吧?”

    韩勠定定看着陈姐,语气郑重:“早晚都要回来,提早适应吧。当练手了。”

    陈姐收起笑容,看着韩勠:“瞒着我什么呢?”

    韩勠摇头:“没瞒啊,这不正打算说呢吗?”

    示意陈姐:“之前你说,公司为了留你,签订协议。如果你辞职从公司离开,以后五年不许再做任何人的经纪人。”

    陈姐点头:“公司还是有诚意的。如果再狠点,加一条以后不许从事相关行业,更是堵死。”

    韩勠开口:“不说什么诚意,但总归留了口子。”

    看着陈姐:“你怎么想?总不会真要做经纪人以后就这么……”

    突然想起什么:“对了。之前你和我说,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我现在还帮不了吗?”

    陈姐无奈:“当时我没想你自己开公司,哪怕是工作室。我以为你找到哪就签约了。”

    韩勠沉默,半响开口:“总要自己做点什么的。”

    陈姐疑惑:“那你当初又签乘风天下。”

    打断韩勠:“别说工作室签进去,实际上工作室挂你名,你是法人,可大股权还在人家那里。”

    韩勠轻叹:“绕来绕去,总打岔。我也明白了,你是不看好我前景,不想跟着我从头来过,想在公司享清福了。”

    “韩勠。”

    陈姐瞪眼:“说这个话你良心呢?”

    韩勠笑:“也对。考虑考虑是应该的,毕竟涉及到以后……”

    “闭嘴!”

    照着他脸轻拍了一下,但表情是气的。

    眼睛瞪圆看着韩勠:“我都这个年纪,孩子大了,也没负担。我怕什么?”

    表情怪异看着韩勠:“我是没摸清你的情况。你怎么好像有点要单干的意思?”

    韩勠一顿:“开工作室不算单干吗?”

    陈姐似笑非笑:“韩勠啊。我带着你快五年,不算休息那两年,至少也还有两年多。期间几乎寸步不离,除了我再没人知道你更多的事,包括你的为人和想法。”

    打量目光躲闪的韩勠:“你走心叫我回来帮你,结果自己在那和我遮遮掩掩的,我是说你学聪明了,还是说你学坏了呢?”

    韩勠呵呵笑不看陈姐,陈姐还探身追着看。

    韩勠无奈回头:“不至于的,只是不想先告诉你,多一个人知道,以后少不了面对宓姐……”

    “有什么要面对我的?”

    这边突然插话,两人看过去,都站起。

    “宓姐?!”

    韩勠惊讶,随即停顿一下,笑着开口:“陈姐我亲妈,我和她说小黎的事,关系还不好声张,所以……”

    擦。

    随口遮掩过去,用这个理由无懈可击。毕竟哪怕梁宓知道他和黎若白的关系已经很不错了,但说到最新进度和进展倒未必。结果失算了,因为黎若白就在后面跟着,只是刚刚没有第一时间走过来,反倒是和王智在那边说话。

    此刻站在梁宓身边,有些嗔怪瞪了韩勠一眼,反而陈姐似乎明白点什么。上前很亲热和梁宓打招呼的同时,直接握着黎若白的手。

    “陈姐好……”

    黎若白礼貌开口:“我们之前见过。”

    梁宓笑,好像也认识陈姐,只是印象不深。但韩勠签过来之后,自然知道有这么一位特殊存在。

    “这不像经纪人。倒像是婆婆见儿媳。”

    黎若白脸颊有点红,不过尴尬不失礼貌的笑着。

    韩勠倒是在一边没多说,示意梁宓坐,那边陈姐和黎若白坐在不远,好像分开谈的意思。

    “宓姐怎么来了?”

    韩勠询问。

    梁宓坐在那里,翘着腿很是优雅:“之后28号出发吧还要拍一期,只一天就不折腾了。”

    扫了韩勠一眼,梁宓轻笑:“省得再人间蒸发一次。”

    韩勠看看梁宓的笑容好像带着深意,瞬间似乎也体会到什么。

    他不信梁宓知道自己和王智的想法,但是他知道以梁宓的圈内经验也许已经察觉到什么。

    虽然说如今自责自己一时的跳脱举动给黎若白后续带来点麻烦,但要说后悔才见鬼了。尴尬更不可能。

    不然也不会找来陈姐“说事”。

    韩勠没多说,只是招呼她坐:“所以就来给我粉丝见面会捧场?”

    梁宓打量周围,不解看着韩勠:“会场这么小?请了多少粉丝?”

    韩勠张开手掌,梁宓皱眉:“五百?坐不下吧?”

    韩勠摇头:“五十。”

    梁宓惊讶,失笑开口:“开班会呢?惨不惨点?”

    韩勠开口:“故意的。第一次不来那么多,找了些在粉丝那里有点声望话语权的,沟通沟通交交心,便于以后他们把握方向。毕竟每天都有新人,等人数多了,怕沟通不好容易乱。”

    梁宓点头:“你自己做主吧。”

    韩勠摆手:“别说我了。宓姐带小黎在京都公司吗?办正事?”

    梁宓开口:“说来也谢谢你。那边给来片酬的确稍微有点低,但是相比小黎以前拍的两部电影,阵容和制作以及剧本各方面,肯定不是一个档次。虽然不是顶级制作,但前景很好。算是帮小黎艰难迈入主流电影圈。”

    轻叹口气:“我都不再往前走了。演技总被诟病不说,也没个有分量的奖项傍身。”

    韩勠惊讶:“那就是签了?”

    梁宓笑着点头:“签了。而且在公司也开始排了时间,烈如歌和这部戏……”

    韩勠皱眉:“是我考虑不周。当时只想给她拽进来,但是轧戏就在所难免,现在签了,这个问题总要解决。”

    梁宓摇头:“没什么。电影6月初开机,不过小黎的戏份不少但也不多,晚些时候进组就好。这边烈如歌,现在开始将她戏份排到最前面,争取她个人早点杀青。”

    韩勠开口:“大女主的戏,没她的场次不多吧?”

    梁宓笑:“自己公司也有投资,尽量确保不轧戏的基础上,时间总能调配开的。”

    既然这样,韩勠就不多说了。总归是好事,定下来了。

    只是梁宓突然想起什么:“对了倒是有个地方改了。导演知道我要来找你,顺便让我告诉你。”

    韩勠疑惑:“剧本改了?还是怎么着?”

    梁宓开口:“如果是那样,就不会转告那么随意了。”

    韩勠一想也是,等着梁宓告知。

    梁宓探身:“是这样。之前你提议的,说只是挪戏份,不挪人名。你替沈莱演余飞,不过是叫孟云。他相反,演孟云,叫余飞。”

    韩勠点头:“这个我之前,之前王智和我说了。”

    询问梁宓:“导演让你转告我,意思就是已经定了是吧?他就演孟云,我就演余飞?”

    梁宓笑:“基本是这样。田导演说,既然小黎和你都来了,沈莱也想挑战一下,不如就来个真正翻转,不信压不过前面的印象。毕竟第一部才一亿多票房,第二部两亿多。这也不是文艺片,没那么大影响力。”

    韩勠开口:“这是好事啊。当初是顾及这个,既然导演都想得通,反正我无所谓。”

    只是看看那边和陈姐说说笑笑聊得很热络的黎若白,又看看梁宓,韩勠眼神变幻:“倒是宓姐,很多事一直带着小黎,我替她谢谢你这么照顾。”

    梁宓失笑:“你谁啊你?你替她谢我?我认识她的时间零头都比你多。”

    韩勠带点得意的摸摸眉毛:“这种事不看时间长短的。”

    梁宓似笑非笑看着他,随意开口:“倒是听说你突然情感攻势变得那么猛,把我们小黎吓着了。”

    “……”

    韩勠顿时失声,梁宓看着他笑。毕竟韩勠,很少有尴尬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