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蹭出个综艺男神 > 第三十六章 到齐开会(月票加更2)

第三十六章 到齐开会(月票加更2)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我看了一下。”

    韩勠帮忙将行李之类都拿进去,领着他们一起也都参观了周围。

    重新走回大厅的时候,韩勠指着中厅摆放的一大堆箱子:“这应该是给我们开客栈招待客人准备的。要我们自己动手安置。”

    牛滔过去:“这都什么啊?”

    看着韩勠:“这么多?!”

    韩勠笑:“这是铁了心让我们把客栈开起来。”

    牛滔无奈:“都是套路啊。”

    说完看着汪柯:“当时怎么说的?让我们来客栈享受和品味?”

    ——

    字幕显示:我们可没这么说……

    ——

    汪柯倒是没多说,开始拆箱整理东西:“你都老板娘了,我还是老板。显然我们就是要给人家服务的。”

    “现在可以反悔吗?”

    韩勠看着周围:“我想起来我还有戏要拍。”

    “呵呵。”

    牛滔笑:“算了吧。已经骗来了。”

    汪柯也点头:“也别说骗,人家从来也没真的说就是来享受的。反正我们是老板,干活也正常。”

    韩勠失笑:“那我呢!我又不是老板。”

    牛滔呵呵笑:“让你做经理?”

    韩勠点头:“一共三人,两个老板,一个经理。”

    汪柯笑:“就是,谁干活?”

    韩勠开口:“客人自助。吃饭自己做,睡觉自己找地方。走的时候钱放柜台。”

    “哈哈!!”

    两人都笑。半响韩勠叹息:“落差有点大啊。”

    汪柯看着韩勠:“从享受的变成干活的。是吧?”

    一边闲聊,一边干活,一大堆物资拆箱该放哪放哪。毕竟抱怨归抱怨,不走的话,就要留下开始做事,为开客栈做准备。

    牛滔扫视周围,擦擦额头的汗:“不过你别说。就凭这里的风景,开客栈生意一定好。”

    韩勠摇头:“客房就三间。”

    牛滔惊讶:“这么大地方,客房就三间?”

    汪柯随意开口:“明显就是不走量,走的是质。”

    牛滔点头:“那也好。到民宿还是享受生活为主。”

    说完笑着:“这不是我来之前的想法吗?现在开始为客人考虑了。”

    韩勠点头:“身份上的互换。”

    几人都笑,整理东西。吃的东西倒是不多,大多数都是用的。不过也有鸡蛋和手撕饼火腿油盐酱醋之类的。

    “滔姐。”

    韩勠一边干活,一边开口:“你们真的是以为来旅游的?”

    牛滔点头:“真是。”

    看着汪柯:“节目组说的可好了。什么体验生活,什么升华这个那个的。”

    汪柯看着韩勠:“韩勠怎么来了?”

    对着牛滔:“他现在挺红是吧?”

    牛滔嗔怪:“怎么叫挺红?他现在特别红好吗?”

    韩勠摆手:“别这样滔姐。”

    牛滔笑:“你也以为是旅游的?”

    韩勠失笑:“可不吗?说给你二十天,体验生活。让节奏慢下来,布拉布拉的……”

    “哈哈。”

    “还布拉布拉的。”

    两人都笑,牛滔伸手示意韩勠对着汪柯:“真的。干活还是享受,反正看到有他在我放心了。之前出发吧第五季那么火,我去参加了一季。亲眼看到他的表现真的特别好。”

    随即突然好奇:“对了自己来的?小黎呢?”

    韩勠赶忙站起:“她在哪我怎么知道?滔姐你别这样好吗?”

    “呵呵。”

    牛滔不好意思笑着,汪柯好奇:“谁啊?小黎是谁?”

    对着韩勠:“你女朋友?”

    韩勠无奈:“不是。朋友吧,和我在出发吧一起互动比较多……”

    说到这,韩勠皱眉蹲下,看着牛滔:“不过话说回来,滔姐。我刚刚来的时候看了发的任务卡。算上你和汪哥,然后还有一对情侣会来。”

    牛滔点头:“不知道是谁。但应该是一对情侣。”

    询问韩勠:“怎么了?”

    韩勠表情怪异,忍着笑看着她:“封闭的环境,就我一个单身……我突然感受到了节目组满满的恶意。”

    特效字幕。

    坏笑的表情还有笑声呈现……

    ————

    “哎?”

    “有人来了?”

    “不会是客人吧?”

    大概傍晚的时候,又有船过来。

    客栈这里的环境大概就是这样。要想去采购,就需要船来运输。走是走不出去的。除非游泳。

    所以谁来谁走,都能看到。

    只是太远的话也看不清楚。

    几人发现有船来,都站在码头等待。

    没多久船到了,是一对年轻男女,男的大概二十六七岁,女孩也不到三十的感觉。

    男的高大,女孩漂亮。礼貌对站在那里几人挥手。

    “韩勠?!”

    “是韩勠吧?”

    “滔姐?”

    两人也是近了才看到,下意识开口。

    都上来,互相介绍。最后一对情侣也来了。姬凌晨和白清紫。

    “咱们开个会吧。”

    此刻人到齐了,汪柯既然是老板,牛滔是老板娘。汪柯以前也是真正的商人老板,所以此刻他来提议,大家也没话说。

    “先自我介绍。”

    汪柯看着坐在桌前众人:“我叫汪柯,现在算是这家客栈的老板。”

    说完示意牛滔:“她你们都认识吧应该。老板娘。也是我老婆。”

    牛滔笑着挥手:“应该都认识。”

    韩勠开口:“应该是我和他们不太熟。”

    说完伸手过去对着姬凌晨:“你好,韩勠。”

    姬凌晨也客气握手:“姬凌晨。”

    韩勠对着白清紫:“她我知道,糖姐的同学对吧?”

    白清紫笑:“我是白清紫。”

    韩勠点头:“你好白姐……”

    “嗯?”

    白清紫瞬间愣住,看着韩勠:“不用叫姐吧?”

    牛滔笑:“叫老了。”

    韩勠不解:“女艺人比我大的我都叫姐。包姐,宓姐,糖姐,甚至孔甄比我大一岁,我都叫Abby姐。”

    白清紫表情严肃:“我觉得你这个习惯不太好。”

    “哈哈!!!”

    牛滔和汪柯都笑,姬凌晨也在一边揽着白清紫。

    韩勠后退看着姬凌晨:“你抱好你女朋友,刚刚她气场瞬间是要挠我的态势。”

    白清紫被韩勠一说,脸直接埋进姬凌晨肩膀自己也笑得不行。

    许久之后看着韩勠:“我有点介意自己的年龄。所以你叫我名字就好。”

    韩勠后退看着她:“不至于吧?叫姐不是礼貌吗?”

    “那我也不叫哥了。”

    姬凌晨不是演艺圈的,所以比较憨厚的感觉。加上年纪也是最小的,帮着自己女朋友:“就叫名字不行吗?”

    韩勠开口:“我倒是不在意。”

    “那我们是都认识了。”

    笑闹过后,汪柯拿过一张任务卡:“我们分析一下现在的情况。”

    打开的时候,汪柯看着几人:“所以我们都是被邀请来开客栈的对吧?我是老板,这是老板娘……”

    牛滔补充:“兼任大管家。”

    韩勠指着自己:“我是员工。”

    白清紫姬凌晨惊讶:“什么老板员工?那客栈是你们招待我俩?”

    “呵。”

    韩勠看着牛滔:“这两位还没认清形势呢。”

    牛滔看着两人:“咱们都不是来旅游的,而是来这开客栈。然后招待服务其他客人。”

    “哈?!”

    姬凌晨不解看着几人,白清紫皱眉:“可是节目组之前……”

    韩勠点头:“和你们说是来客栈旅游的对吧?”

    白清紫开口:“说感受慢节奏的生活。”

    汪柯摆手:“别想了。我们来这基本是干活的。也是另一种变相体验生活。”

    “那……”

    白清紫靠在一边看着姬凌晨,姬凌晨也有点无语。

    韩勠开口:“落差很大吧?我们调整一下午,你们来晚了。所以睡一觉,明天早晨调整好。”

    “那我……”

    白清紫抱怨看着姬凌晨:“早知道多带点东西好了。”

    牛滔指着一边:“东西有的。你们自己看。”

    两人看去,果然,一堆还没拆完的东西放在那里,看着也是准备开客栈用的。

    “好了。”

    汪柯拍拍手:“接受现实吧。”

    两人坐回去,都有点泄气。

    汪柯看看任务卡,示意几人:“如今情况就是这样。我们别说节目组骗我们,人家从来也没说我们是享受的。住客栈还是开客栈都是体验生活。现在我们人也来了,一共五个人,因为我和牛滔我俩年纪大,一个老板一个老板娘,她兼职大管家。实际上我们都需要各司其职然后服务好客人。”

    将一份时间表展开,汪柯开口:“这是计划表。今天10号,是整理安置客栈的时间,明天……”

    韩勠凑上前:“明天将试运营,有一批神秘客人莅临?”

    白清紫惊讶:“明天就来人?”

    韩勠看着汪柯:“老板。不能让客人20天之后再来吗?我们也好有个准备。”

    “呵呵。”

    “2……20天之后。”

    几人都笑。

    白清紫靠在姬凌晨身旁:“他真的,真人好逗。”

    姬凌晨点头:“和看节目是不一样的。”

    牛滔好奇:“你俩认识他?看节目?”

    白清紫举手:“我们是他CP粉。”

    韩勠笑着道谢,姬凌晨摆手:“我不是。”

    示意韩勠:“我要恨死他了简直。”

    韩勠惊讶。

    汪柯好奇:“你恨韩勠?”

    姬凌晨指着捂嘴笑的白清紫:“就她!!看到韩勠在节目里粉红,宠着……”

    挠挠头:“谁来着,黎……”

    “黎若白。”

    牛滔开口:“小黎。”

    姬凌晨皱眉:“然后拽着就指着屏幕。你看看人家,你看看你!”

    “哈哈!!!”

    牛滔笑得不行,汪柯也笑。

    白清紫也忍着笑瞪他:“本来就是。”

    这么一聊着,那份住客栈和开客栈的落差,倒是消散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