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蹭出个综艺男神 > 第一百七十章 正式表态

第一百七十章 正式表态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啾啾~”

    梁宓如同逗狗一般逗着赤狐没说话。

    黎若白抬头大眼睛看着韩勠:“虽然我知道你是为了哄宓姐故意嘲讽我,但是韩勠你良心不会痛吗?”

    韩勠跟着一起逗着赤狐当没听到。

    黎若白起身看着他:“除了墨镜,其余你说的三样,有两样是你买的。然后还有一样是你也代言的。你现在这么说我?”

    梁宓笑,看着黎若白:“真的。韩勠估计是故意的,等你武装好这款贵妇套装然后今天引爆。”

    指着门口:“这要传遍公司你的形象真的就经久不衰了。”

    “宓姐~”

    黎若白嗔怪上前,推开韩勠和她一起逗着赤狐:“你还帮他说我~”

    梁宓笑了笑,随即询问韩勠:“哪买的?种还挺纯?”

    “哦?”

    韩勠好奇:“宓姐有研究吗?”

    梁宓开口:“十里桃花拍摄的时候,见过一只。没这只这么可爱。”

    看着韩勠:“贵吗?”

    韩勠摇头:“相比同类的狐狸来说不便宜,而且还是国家保护动物。要有饲养证才行。不过总体来说不算贵。”

    梁宓将赤狐递给黎若白,黎若白接过的时候,手腕戴着手链。

    梁宓轻叹,随手拉下她的衣袖:“低调点。又被说成同款,你俩想现在曝光吗?”

    韩勠开口:“反正估计也就我俩吧,遮掩还是不遮掩公众应该都不在乎,撒糖就行了。”

    敲门声响起,婷姐进来示意:“几位编剧来了。”

    梁宓一顿,示意韩勠和黎若白:“你们过去吧。”

    黎若白下意识走动,疑惑回头:“宓姐你不去吗?”

    梁宓笑:“又不是我的电视剧。”

    黎若白犹豫一下,韩勠平静坐在她对面:“反正宓姐不去我也不去。就这么诚心实意。”

    “呵。”

    梁宓看看黎若白:“那你就先过去吧。”

    黎若白舒口气,能让两人重新谈,是好事。虽然本来也没多大事。

    黎若白就先走了,不过赤狐留下,和几位编剧见面这样也显得不尊重。

    门关上之后,梁宓开口:“怎么了?刚刚的强势哪去了?现在回来闹了一通,想表达什么呢?”

    韩勠开口:“我想表达的依然没变,需要变的是宓姐你。”

    梁宓恩了一声:“你是刚才没气够,现在继续过来气我?”

    韩勠皱眉:“宓姐,讲道理。你如果可以代表乘风天下应对一切事,哪怕不用一切,大部分都行。以后我就只和你对话,和你沟通。关系也和你处。如果你做不到,那你也不能总怪我胡闹之类的。我也不是小孩了,搞恶作剧。凡事都有来有往的。”

    梁宓沉默,半响指指电脑:“你说的喜剧之王那个情节,我看了。”

    打量韩勠,梁宓点头:“你的确是综艺男神,口才举例子都那么恰到好处。看似是那个大婶劝着尹天仇,其实她和柳飘飘都是一伙的。根本都没拿尹天仇当回事。”

    韩勠笑:“还是不同的。”

    梁宓看着韩勠:“哪不同?”

    韩勠开口:“第一你没不拿我当回事,而且一直很帮我,帮小黎。”

    梁宓开口:“说第二吧。”

    韩勠轻咳一声:“第二……你不是大婶。而且你比她漂亮多了,根本没法比一个天一个地的程度。”

    “呵。”

    梁宓点头:“以后直接说第二就好了。”

    韩勠惊讶:“还有以后?”

    梁宓沉默一会,看着韩勠:“难道还因为你一个外力,帮我自己争取在公司的地位和话语权?”

    韩勠不解:“宓姐你本来就是有地位也有话语权吗?”

    梁宓出神片刻,靠在一边:“只是现在。”

    看着韩勠:“而且你别说,刚刚你居然强势怼回来,倒是让我想了很多。”

    韩勠不确定看着梁宓:“总不会觉得自己被后进新人不尊重吧?”

    梁宓看了韩勠一眼:“你什么时候尊重过我?”

    韩勠瞪眼:“天地良心。我说了我一直都很尊重宓姐的。你公司上下……”

    韩勠一顿:“可能我自己开了公司,但还是观念比较守旧,没跟上形势。还是以前人脉那一套,而不是什么公司制度之类的。”

    梁宓笑:“说的你好像以前很注重人脉似的。入行十年不是谁都说你倔强高冷不通人情吗?”

    韩勠轻叹:“总之吧。宓姐我也理解你,希望你也理解我。不能你们说开始就开始,你们说下台阶就下台阶……你听我说完。”

    韩勠打断梁宓要说的话:“你们当初打压我不说原因,最起码你们敢打压我为什么?不就是因为你们觉得我弱吗?怎么没看你们打压小宁哥呢?包姐呢?”

    看着梁宓:“后来我要是不反击一下,你们会下这个台阶吗?在你们眼里面对我已经是极大的给面子和退让了,我也承认的确是。但说穿还是因为你们没真的在乎过我,还是一种居高临下的俯视。”

    指指门口:“今时今日你们是这样,我要么忍着。但不确保有一天我可以的时候,那就不是宓姐咱俩开开玩笑就可以过去的。当然如果那一天来不了,我不信你们就会算了。包括现在,夫妻肺片还没给我打电话说小黎那首歌的事。”

    梁宓皱眉:“你这个是有点过分……”

    “我过分?!”

    韩勠打断:“当初当我面把歌扣下不给小黎的是不是他们?当我面,我的歌。不还是因为没把我当回事吗?”

    指着自己:“我不是你们艺人,你们要分高低贵贱在自己公司搞等级,跑外面也装来了,不就是欺负我刚红没什么能力吗?什么事欺负我就行,我反过来就过分?”

    梁宓无奈:“不都过去了吗?”

    韩勠摇头:“宓姐。这就是问题关键,其他的不用说转圈话。”

    示意梁宓:“你们想开始就开始,你们说过去就过去。摆明了还是不尊重我,拿我当个什么在那耍呢。什么时候你们能真正尊重我的想法和意见,这事才算过去。”

    诚恳看着梁宓:“这事怎么说?就是说不是我小气。不是我总想找机会就给你们公司上眼药。我一开始都承受了,你们说什么我都没反驳,哪怕说带节奏让外界觉得不给我邀约,也没什么。但后来我发现,你们才是没完没了,我不反击一下你们也不停啊。”

    梁宓沉默,许久之后点头:“好。不说转圈话。你说的的确是问题关键。”

    好奇询问韩勠:“但是韩勠啊。乘风天下创立时间不长,也是相对其他公司。谁没承受这个阶段,你现在觉得你已经足够到反击的气候了吗?”

    韩勠笑:“没有啊。我以前也觉得先忍忍,等上升到一定阶段再说。但后来我明白。有些事不能忍,因为忍着忍着,你上升的路会越来越窄,最后路都忍没了。”

    梁宓愣住,看着韩勠:“你这个分析角度……”

    韩勠开口:“我相信宓姐也经历过。我不是很信你当初从之前签约公司出来就是和平分手。哪怕是表面和平,不会有人在你正当红就离开公司自己单干的情况下会祝福。暗中使绊子少吗?”

    梁宓没说话,韩勠继续:“而且我也不信你一直忍着。最多是以发展为底线的前提下,能忍就忍,忍不了就要怼回去。有时候还要主动点,以进攻为防守。”

    梁宓笑:“战略啊?你心思放在哪呢?”

    韩勠失笑:“我想吗?我一开始不就是想好好发展吗?你说后来结束了,但你结束我就结束,保不齐哪天又给我一下。说不定还是关键的点。那时候你站在你公司这边还是站在我这边?显而易见的。”

    梁宓收起笑容,看着韩勠,半响轻叹:“这个,我抱歉。我真没想过那么复杂。虽然我见识的多,但一般运营我也不管,倒是忘了你公司还是你说了算,你要考虑更多。”

    韩勠开口:“你不用抱歉,你又没做错什么。而且一直照顾小黎也照顾我。但是我还是今天把话挑明,以后如果你能代表乘风天下,那我就和你谈。你如果代表不了,不用你帮忙,但也别再来补台。大家都为难。”

    举手示意:“我声明。现阶段我依然惹不起你们乘风天下。但也只是局限在我公司。如果说我个人发展,你们打压不了我了。不是因为我自大,而是船小好调头,你们公司也不是没有竞争对手,打压我的代价相对来说太大,而我惹不起绝对躲得起,还会在一旁找机会放冷箭。”

    “呦呵?”

    梁宓笑着:“这反过来还警告我了?”

    韩勠开口:“是提醒你们公司。我说了,你如果不能全权代表,我对话的就是你们公司不是你。”

    梁宓似笑非笑看着韩勠,半响点头:“有本事的就是不一样。蹿红不到一年的新人多了去了,没人敢说这个话。偏偏我还深信不疑。”

    韩勠摇头,直接转移话题:“至于小黎那个剧本……”

    梁宓叫来编剧谈自己不去,其实也正常。

    她不去的确是因为又不是她的电视剧,但是她叫来编剧,明显的确如今乘风天下运营黎若白的,梁宓已经多少获得不说名义,起码也是实际上一部分的权利。

    估计是孙韶曾经提醒她的,她听进去了。

    见韩勠话说明白了,她也听明白了,话题不需要转移。

    就是应该谈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