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吃鸡奶爸修仙传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唇枪舌战

第三百三十五章 唇枪舌战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不错,历史上还从来没有人用这等卑劣的手段获胜过,这是我南域大比的耻辱。”鬼狱尊经过尉迟光这么一提醒,终于记起来大名鼎鼎的妖灯玄烈似乎确实有一个元婴级的器灵存在。

    鬼灵宗的第一天才武鹏涛和第二天才齐泽都败在沧运宗选手的手中,鬼狱尊心中对沧运宗充满不爽,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恶心对方的机会。

    “不但要取消一切成绩和比赛资格,还要追责。严惩卑劣之徒,以儆效尤!”龚伯戎也阴恻恻地接口说道。

    “维护大比的公平公正,我作为主办人责无旁贷。我宣布,沧运宗选手本次大比的全部比赛成绩作废!”洪极业随即义正言辞地说道。

    六个评审,已经有四个做出了一致的表态。

    剑无形霍然站了起来,一跨步直接来到了评审台上,站在了尉迟光的面前。

    “剑道友,你要干什么?你可别乱来。”尉迟光心中一凛,下意识地向鬼狱尊的方向靠了靠。在剑无形的面前,他结丹大圆满的修为根本就不够看。

    剑无形冷冷地扫了尉迟光一眼,然后向评审台其他人一抱拳道:“敢问诸位,南域宗门大比,可有规定不能使用灵器?”

    “没有。”一剑舟率先回答道。

    剑无形接下来又说道:“既然没有限制,我沧运宗弟子使用灵器有何不妥?”

    “剑道友又何必明知故问,其他人的灵器有元婴级的器灵吗?”龚伯戎冷哼了一声道。

    剑无形哈哈大笑了起来,“器灵,还元婴级别,你哪只眼睛看到了?”

    “众所周知,妖灯玄烈是南域屈指可数的几件拥有器灵的至宝之一,而且它的器灵犀甲龙龟乃是七阶妖兽,这难道不是元婴级的存在吗?”鬼狱尊在一旁阴阳怪气地说道。

    剑无形转头看向鬼狱尊,神色仿佛在看一个痴呆一般,“刚才尉迟光自己都亲口承认了,我沧运宗弟子沐萍手中的青灯乃是妖灯玄烈的仿制品。鬼道友也是一大把年纪的人了,难道认为仿制品连器灵也能够仿制得一模一样?”

    刚才评审台上众人的对话可瞒不过剑无形这样的元婴大能,此刻几大宗门沆瀣一气想要联手阴掉沧运宗的比赛成绩,这句话正好让他作为把柄发动反击。

    尉迟光的表情顿时变得非常精彩,一张脸霎时间涨成了猪肝色。

    “不要说我们手中的只是件做工精致几可乱真的仿制品,就算真的是妖灯玄烈,我说就算哦,也绝不能算是违规。我沧运宗的参赛弟子沐萍才筑基期的修为而已,有谁会愚蠢至极地认为桀骜不驯的七阶妖兽犀甲龙龟会任由其眼中连蝼蚁都不如的人类修士所驱遣?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尉迟光不说话,剑无形却是不依不饶地追问道。

    且不管沐萍手中的青灯是不是妖灯玄烈,有一点剑无形说得无可争议,那就是犀甲龙龟绝不可能听命于一个筑基修士,事实上他不从中作梗就已经是奇迹了。

    毕竟像犀甲龙龟这种级别的远古凶兽,骨子里都有一种宁死不屈的意志,就连当年的应天锋都无法逼迫犀甲龙龟完全听命于他,只能是达成一种彼此合作的关系。

    应天锋每次要请犀甲龙龟出手,都要支付令人乍舌的丰厚报酬。在场的鬼狱尊、一剑舟、商牟修甚至是洪极业当年都有跟应天锋一起去探索过修真遗迹,亲眼看到器灵犀甲龙龟出来后与对方讨价还价的情景,印象极为深刻。

    这样的存在会听凭一个筑基期的人类女修任意驱遣,谁信?

    话说道这个份上,尉迟光已经无法再反驳了。就算他脸都不要了直接坦诚自己刚才是在撒谎,沐萍手中的妖灯玄烈就是真品,也无济于事。这场争论的焦点就在于沐萍是否借助了犀甲龙龟的力量,而这无论怎么分析,得到的结果都否定的。

    “好啦好啦,剑无形道友说得没有错,沧运宗的弟子并无任何违规的行为,他们所取得的比赛成绩有效。大家的争议就到此为止,大比应该抓紧继续进行下去。”一剑舟不失时机地出来打圆场道。

    场中就只有浩风学院的一剑舟一人是元婴后期的修为,他的话自然相当有分量。任何人若是要继续在这件事情上纠缠不清,就等于是在挑衅他的权威,就得先好好掂量一下后果。

    就这么放过沧运宗,洪极业心中有一万个不愿意,但在一剑舟的催促下,他不得不勉强宣布大比继续进行。

    褚博超是本次南域大比的头号强者,他都在沐萍的手中完败下来,哪里还有人敢继续上去挑战沐萍?

    南域大比的前两名可以获得踏空悬桥的试炼名额,除去沐萍,其余的人就只能与龙隐争夺最后的一个名额。

    龙隐同样一路表现得非常强势,力挫大赛二号强者武鹏涛便是他实力的最好证明。唯一还有能力与他继续争夺这个名额的,就只剩下褚博超了。

    褚博超虽然败在沐萍手上,但并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伤势。他体内的变异子午火云针被沐萍收走之后,他很快就通过吞服丹药和运转疗伤功法将伤势恢复得差不多了。

    一个时辰后,褚博超终于向龙隐发起了挑战。

    褚博超有罗道宗镇宗之宝幽泉瓶,而龙隐攻强守弱,根本没有能够抗衡幽泉瓶的法宝。在沐萍已经锁定一个踏空悬桥试炼名额的情况下,让龙隐冒着巨大的风险打这一战根本毫无意义。

    这一战,沧运宗方面直接选择了战略放弃。

    之后的比斗就只是为了宗门的积分排位而战,沧运宗凭借着沐萍和龙隐的出色发挥,拿下了本次南域宗门大比第一名。

    按照往常的惯例,中央区发来的两个踏空悬桥试炼资格的玉牌应该当场发放才对,但洪极业却表示这次中央区送来的速度较慢,还需要三天时间他才能拿到玉牌。

    这就意味着曹凡他们还需要再等三天,夜长梦多,就可能会生出很多变数。

    “就让你们再嘚瑟三天时间,好好珍惜人生最后的时光吧。”人群中战云殿的殿主冯一山握紧了拳头,目光之中杀机毕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