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色声香 > 第1029章 夏商是个永动机

第1029章 夏商是个永动机

 热门推荐:
    三更——隔壁房间传来薛冷香的声音:“师父,徒儿先休息了。”

    “睡吧。”

    夏商应了一句。

    隔壁没了动静,夏商叫玉奴道:“纸笔。”

    玉奴稍作准备:“主人,纸笔已经备好。”

    夏商提笔写了几个字:“为师先去名剑山庄,你见此书,自行前来。”

    看到夏商字,玉奴疑惑:“主人,这是为何?”

    夏商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稍后再说,那个……我们要不试试渡气之法?”

    “……”玉奴脸红,乖乖褪去衣裳,安静地钻入了被窝。

    玉奴这妖精,稍露诱人之态,夏商便觉把持不住,有些急切地扑了过去,不多时驿馆的楼板就热闹起来。

    说来也怪,夏商感觉自己的自控能力是越来越差了。

    尤其是在仙桃山事件过后。

    有可能是精神上更放松,也可能是生理上更渴求。

    夏商总觉得自己有些怪怪的。

    而身边的女人却是无一例外有些招架不住,一个个都像瘫烂泥扶不了墙。

    李小欣如是,琴筝如是,玉奴如是。

    夏商却依旧精神抖擞,感觉可以大战数百回合。

    看看时辰,已经四更天。

    隔壁没有了丝毫动静,夏商觉得该先行离开了。

    “玉奴,快起来,我们得去名剑山庄了。”

    枕边的玉奴气若蚊虫:“主人……我……我身子好软,能不能稍歇片刻……”说这话,玉奴脸蛋儿通红,挤得出水来。

    看着妮子如此可怜,夏商老脸有些挂不住,也就闭上眼睛休息一回儿。

    夏商在床上一闭眼,神识十分清明,一下子恢复到了内视的状态中。

    自己的经络系统,血脉流动,以及心脏跳动,大脑运转等等情况在心里都看得清清楚楚。

    尤其是自己丹田处的黑色珠子,依旧安静地犹如一颗星辰。

    可以看到所有的血液和真气都在往黑色珠子上汇聚,进入黑色珠子内部,过了一会儿又会被黑色珠子吐出来。

    就像是人在平稳状态下的呼吸,十分玄妙。

    夏商还记得皇帝说过,他的这颗黑色珠子是所谓的金丹。

    联想到上一世看过的修仙小说,修士的境界之中有一种境界名为“金丹期”。

    不知道自己体内的黑色珠子是否和传说中的“金丹期”有没有关联,也不确定是不是就是金丹。

    从名字来理解,金丹不应该是金色的?

    为何自己体内的珠子是纯粹的黑色?

    但不管黑色珠子是否是传说中的金丹,自体内出现这颗黑色珠子之后,夏商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

    最直接的感受就是体力的增强,不管经历多少,再也没有感受到过来自身体的疲倦。

    只是偶尔会因为思考的事情太多,精神上会感觉困乏而已。

    正在这时候,身边的玉奴轻轻翻身,一双手抱住了夏商的胳膊,一口淡淡的香气进入了夏商的鼻息,一股十分舒爽诱人的气味勾得夏商心神发颤。

    这时候,夏商真切地感受到黑色珠子轻微地一抖,一股源自于玉奴身体的无色气体开始被黑色珠子所吸收。

    黑色珠子就像个巨大的漩涡,疯狂吸收着玉奴身体传达的气息。

    同一时间,夏商心跳开始加速,无法控制地又按住了玉奴的香肩。

    玉奴注意到主人的变化,娇颤求饶:“主人……玉奴……玉奴已经……”夏商猛地一睁眼,赶紧把手放开。

    这一刻,他受本身的意志力控制,抛开了那些冲动的想法,黑色珠子也随着夏商的意识选择了安静。

    夏商不再逗留,飞快起身,穿上衣裳,灌了一口凉茶,深深地吸了几口气。

    这时候,玉奴也恢复了些,起身到了夏商身边,担心地问:“主人,是哪儿不舒服?”

    “没什么,赶紧收拾一下,我们立刻出发。”

    表面没有展现出什么,但夏商心里却多了很多疑问。

    自己近期对女人的需求增加肯定和黑色珠子有关,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黑色珠子吸收来自女人身体的气体是不是传说中的采阴补阳?

    对自己有没有好处?

    对女子会不会有伤害?

    夏商觉得自己没有搞清楚黑色珠子的来历之前,对自己的必须加以控制。

    见识了皇帝的疯狂,夏商开始对未知的力量赶到畏惧。

    世界是公平的,越强大的力量也伴随着越大的风险。

    皇帝掌握着至高无上的权力,又掌握着所向披靡的功夫,到头来却落得如此下场。

    这或许就是他口中的天命,也或许这就是皇帝为自己所得力量的一种代价吧。

    黑色珠子无疑救了夏商的性命,并且是皇帝无比羡慕的产物,必然潜藏着十分恐怖的力量。

    黑色珠子能给夏商带来强大的力量,必然也潜藏着不小的危险。

    容不得夏商不小心应对。

    在房间里整顿了一会儿,两个人离开房间,俏俏离开了驿馆。

    玉奴恢复不是很好,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看着十分别扭。

    玉奴这么走着,又是害羞又是无奈。

    夏商看了也觉得脸上发火。

    “那个,我背你吧。”

    “这……这如何使得。”

    “没事儿,我们现在要赶时间。”

    夏商不给玉奴多说,一把将她被在了身上,也加快了速度。

    此次离京没有准备马,因为一开始的目标还不明确,加上夏商是想在进行任务的同时好好感受一下旅行的轻松,说是要徒步江湖。

    现在有事情赶时间,没有马是真不方便。

    好在夏商体力大涨,一路小跑速度也很快,而且没有丝毫停歇。

    时间久了,夏商就真切地感受到体内的黑色珠子不断补充着自己的体力。

    那东西就像是个没有上线的油田,源源不断给输送动力。

    “主人,我现在感觉好多了,要不你把玉奴暂且放下?”

    “不用。”

    夏商还是那样精神抖擞,感觉此刻的自己就是个永动机,无比舒爽,也难怪在床上那么猛!“现在可以说说为何要早些去名剑山庄了吗?”

    “我不想让徒弟为难。

    想要江湖门派相信朝廷,投靠朝廷不容易。

    薛家主人不会因为自己的女儿就妥协,明知道结果,就不要让她夹在中间做人了。

    这种时候,肯定要用一些手段,所以还是不要让她知道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