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女总裁的特战兵王 > 第五十五章 趟浑水

第五十五章 趟浑水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萧天南突然来了个如此强硬的表态,这不止让修罗殿的这个年轻男子愣在了原地,还让柳轻语和秦芷云也惊得合不拢嘴。

    年轻男子脸上的笑容立刻凝固,他看着萧天南,语气意味深长地问道:“少阀主真的决定要趟这趟浑水吗?”

    “怎么?你当我刚才那番话是在放屁?”

    萧天南言语间没给年轻男子留丝毫的情面,显然他是真的已经做出了决定。

    年轻男子微微眯了眯他有些细长的双眼,目光透露着几分阴狠。

    他点头道:“好,既然少阀主想玩儿,那我们修罗殿也只有奉陪到底了。”

    萧天南笑了笑,他看着年轻男子道:“我说过,江湖事江湖了。

    我萧天南没准备用什么萧阀来以势压人,三天后的那一战我说了会一个人去,那就是一个人。

    如果在这三天之内,你们修罗殿跟我来什么阴的。

    那我也不会跟你们客气。

    建陵萧阀也好,昆仑慈航仙宫也罢。

    我萧天南能请得动谁就请谁,就一定会不遗余力的和你们修罗殿死磕到底!”

    萧天南表面上说了他不会以势压人,可他刚刚这番话,处处都在彰显他背后庞大的势力。

    建陵萧阀是萧天南父亲这一方的势力,昆仑慈航仙宫则是萧天南母亲那一方的势力。

    并且这些势力都还只是萧天南摆在明面上的,像萧阀这种传承了不知道多少代的门阀势力,现如今已经所剩不多了。

    所以像萧阀、魏阀、袁阀这些古老门阀,他们一直都是同气连枝,一方有难,另外几家也不会袖手旁观。

    如果萧天南真的像他所说的那样,他能请得动谁就请谁,那别说是一个修罗殿了,估计整个左道势力加在一起,也不够萧天南身后那些势力联手围剿的。

    年轻男子被萧天南一番话说的毫无脾气,他对萧天南抱拳道:“行,少阀主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那余下的话也是多说无益。

    我这就回去禀报掌门,只要掌门愿意接少阀主这一战,我们修罗殿自会将战书送到少阀主手中。”

    年轻男子说完直接转身离去,萧天南他们都没有出手阻拦,放任年轻男子离开。

    一直到年轻男子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之中,柳轻语这才看向萧天南问:“萧天南,你……你真的决定三天后一个人去那个什么修罗殿?”

    萧天南笑了笑,“你以为我随口瞎说骗他的吗?”

    “我……”柳轻语语结,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萧天南摆摆手,“好了,我说会去就一定会去的。

    估计你从秦姨以及刚才那小子的嘴里也听出来了,我在外面也是有名有姓的人。

    出尔反尔这种事,就算我萧天南丢得起这个脸,我萧家也丢不起。

    不过你也不用谢我,我帮你其实也不是为了你,我只是单纯看不惯他们修罗殿这么欺负人而已。”

    萧天南一番话说完以后根本没给柳轻语再说话的机会,他指了指秦姨手中的《上清太玄经》道:“秦姨,这《上清太玄经》我估计得借走参悟三天。

    我离先天境还有一线之隔,能不能在这三天之内突破,恐怕就得靠这《上清太玄经》了。”

    秦姨毫不犹豫,赶紧把手中的《上清太玄经》递向萧天南:“萧先生请。”

    萧天南接过以后笑着点了点头,“秦姨你放心,这《上清太玄经》我不会强占的。

    三天后,我出发之前会把它还给你。”

    “萧先生言重了,你为了我家老爷甘愿以身犯险,这《上清太玄经》理应相赠。”

    萧天南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他看向柳轻语问:“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是让你的同事来处理这件事,还是你跟我走,暂时先躲起来?”

    “这里这么多的尸体,迟早都会被发现的。我不让队里的人来处理,这恐怕有些不太合适吧?”

    柳轻语有些犹豫地问。

    萧天南笑了笑没有说话,一旁的秦姨低声对柳轻语道:“小姐,修罗殿的人这次行动失败了。

    如果我们离开这里,他们自然会派人来搬走尸体,清理掉一切痕迹的。

    你就跟你们队里请个假,先和萧先生一起走吧。”

    “秦姨,那你呢?”柳轻语已经从秦芷云的话里面听出来,这次她似乎不准备跟她一起走了。

    秦姨目光突然一黯,她红着眼眶道:“我和马大哥,陈二哥,刘三哥是结义二十年的异姓兄妹。

    他们全都是江南人士,现在他们死了,我想带着他们的尸体回江南……落叶归根。”

    “秦姨,你走了我就一个亲人都没有了。”

    柳轻语从小就是由秦姨他们照顾长大的,现在秦姨突然说要离开,又恰好是在这刚逢剧变的时刻,柳轻语心里自然是一百个不愿意。

    萧天南没好气地说道:“你秦姨从小把你带大,现在为了你还差点儿把自己的命给丢了。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自私,让人家静一静,好好放松一段时间不行吗?”

    柳轻语被萧天南这番话说的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最终她只能低着头默默流泪,算是默认了秦姨即将离开她的事。

    夜已经很深了,萧天南先是打了个电话跟慕无霜和桑少兰报平安。

    接着他又打了个电话给萧阀的大管家韩忠。

    韩忠接到萧天南的电话显得很开心,他声音有些沙哑地说道:“少爷,你终于舍得给老韩打电话了?”

    “韩伯对不起,这么晚了我还打扰你。

    我是想找你问问,我们在瀚海这边儿有没有比较安全的地方,适合居住的。”

    “有,瀚海那么大的一个地方,我萧家在那边儿可能没有落脚点吗?

    少爷你跟我说你现在人在哪儿,我马上派那边的人过去接你。”

    “行,我一会儿挂了电话发手机定位给你。”

    萧天南说完以后挂断电话,他刚把自己的定位发给韩伯,随后他爷爷萧玄清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萧天南心里微微一凛,心想老爷子不会这么快就知道我给修罗殿下战书的事了吧?

    他下意识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位,默默流着眼泪的柳轻语。

    柳轻语不知道萧天南为什么会突然这样看着她,脸上还露出了几分紧张。

    萧天南随后把电话接通,萧玄清的声音立刻从电话听筒里传出来:“萧天南!你告诉我是谁允许你这么胡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