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金枝夙孽 > 第二千五百六十二章 反饵

第二千五百六十二章 反饵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巴伦王子想早知道就让他们来问自己好了,“异神族真不普通吗?要真是,他们就不应该上你的当!”最让巴伦王子受不了的是这帮人被鲁哈尔骗得灰头土脸的,居然还让鲁哈尔全身而退的回来。他把它们都当成了猴,他们就应该让他万劫不复。

    

    鲁哈尔没有一点儿因为巴伦王子的态度冷淡而退缩的意思,相反好像是沉浸在他的诉说里面,最先感动他自己,“那其实并不能说明他笨,而是他们因为太长时间都打着神类的旗号被人们尊敬过呢,因为大家只会把他们当成真神,没有任何人敢于冒犯它们,我这偶然一次的冒犯,因为足够闪电仓促,才会让他们踏踏实实的上当,之后,他们一定会提出观点,对此防范有加。殿下,您可以看看那时候的他们,也就是现在的他们……”

    

    巴伦王子本来是想掀桌而起的,但是,他想想保守的做法还是忍一忍的,无论如何也要看看鲁哈尔还能玩出什么把戏来,毕竟在他看来满足他口腹之欲的诱饵还没有出来,鲁哈尔这种量级的片子给出的诱饵一定是色香味俱全的,他可没有在他刚才的所有对话之中找到色香味俱全的那么个东西,还要在后面吗,这个鲁哈尔对自己的手段真有信心,他也不怕他巴伦不耐烦,巴伦王子抑扬勃勃,把手中的酒倒了进去,然后砸吧砸吧味道,“要是这么说的话,我就更不应该轻易跟他们过招了,我最不喜欢在没有余力的时候多招惹那些敌人,我只把我的目光看向我该看向的地方就好了!三心二意什么的最不好了,我哥哥这人有时候就喜欢三心二意,但是你看明明白白的本来就是他的东西,现在被他搞得支离破碎!所有他看到的东西,他都当成是敌人,自己把自己弄弄得那么累!他的敌人太广泛了,人飘在空气之中的某颗灰尘都可以被他认为是我派过去的监听者!”

    

    结果,鲁哈尔从容摇头,“您会看上他们的,因为他们的价格会很公平,而除此之外,二殿下不会看向任何向您兜售宝贝的家伙!我知道,殿下在等我能带给殿下的有滋有味儿的,如同诱饵的东西,这一次完全不同,不是能给殿下什么,而是让殿下看清楚这令牌的作用,用重金把它买下来。我知道这会让殿下觉得为难……”

    

    巴伦王子打了一个哈欠,拍了拍嘴巴,表现出他已完全不耐烦了,明明知道没有那诱饵,还在这里说东说西的,罗哈尔最近真的不太遵守他自己创造出来的规矩了,巴伦王子把那双带笑的眼睛,慢悠悠的滑过鲁哈尔的左边脸颊,然后是右边脸颊,再到他的额头,像是相面一样摇摇头,“因为价格公平就买可怎么得了,应该是因为非用不可才行……”

    

    “殿下刚刚是来劝宰匹他们马上对大王子收网的吧,如果这个时候大王子的私兵被您用令牌调走的话,他就会成为孤身一人……”鲁哈尔说话的语速在不自觉的加快。甚至在那些字句之间能听得见刀锋交错的声音。在他的心里每时每刻都会切一遍大王子的脑袋。只有那样他才能活下去,才能在不断地离开他妹妹的梦境之中,真正的清醒过来。

    

    其实,刀剑相撞的声音在巴伦听来,也算得上是另外一种天籁之音,所以他并没有觉得鲁哈尔言语里面的刀剑声音是什么冒犯,反而有些感慨,连说话的声音自己都喜欢听的家伙居然成了叛徒,要远远的背离自己而去,如果鲁哈尔这家伙没这么贪婪就好了,但是他痛恨,如果两个字,因为每个如果后面都包藏着那么多的遗憾,巴伦王子清了清嗓子,“虽然听起来很美好,不过估计拖延到现在,大王子自己也能够想得出来,他会把那些私兵家底儿藏到我拿着令牌却怎么也找不到的地方!毕竟这并没有什么难的!而且这些私兵的存在与训练所在的地点,也从来都成谜!成谜一天你还可以说,你有机会也有耐心找到他,但是已经成名这十几年了,那种耐心和那种豪言壮语我就觉得我这做弟弟的可就说不出口了!虽说,我这位哥哥,训练他的士兵们只认令牌不认人的方法,有点怪异,但有的时候这种做法真的很好使,在各种危急的时刻,只要拿出令牌就可以调动能够灭火的私用救兵,让他们如同影子一样跟在自己的身后左右,能够随时随刻解救自己于危难之中,又不用通过任何人,向可汗请示调动这其中的简便易行,如果有机会体会一次估计会上瘾吧!但你要说,这些人明知道我跟他们主子是敌人看一眼那硬生生的牌子,就能够被我轻易调动的话,我倒觉得有点悬!他们不比我亲眼去看也能猜得到,全是一根筋的行尸走肉!”

    

    “殿下说的不错,可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属下很想知道殿下的近忧是什么,那个让殿下忘记穿戴整齐,忘记携带兵器甚至只穿了一只靴子,就匆忙来见宰匹的近忧到底是什么!”鲁哈尔在看见巴伦王子的第一眼,就发现了,这位从来波澜不惊的二殿下,这一次很反常的是匆匆忙忙赶来的,虽然如此讨厌自己,但是也在等自己带来什么样鲜美的诱饵,如果不是进退维谷的话,巴伦王子一定会首先放弃和一个叛徒的合作,让自己在这里呆呆的等上两三个时辰再说,鲁哈尔快速的言归正传,他不是要跟巴伦王子谈巴伦王子现在的忧虑的事情,而是要提醒他,不管那是什么忧虑都可以通过新的布局来围魏救赵,“殿下说的不错,这些毕竟是大王子的私兵,这么轻巧的顺手牵羊不太容易,可是多年来大王子为了让他的救兵,能够更加神速而且更加无往不利,已经完全巩固了用令牌调兵的速度和渠道!只认令牌不认人的规矩,在这些家伙们脑子里根深蒂固而且反复训练,有的时候某一个训练并不会被事先通知,只是用令牌就告诉他们去救他们完全不相信,会是他们殿下下朋友的人他们也会照做。这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可以钻空子,再说,哪怕是要花钱试一试真假,这个钱也是值得的!”

    

    巴伦王子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打扮,才发现果然很凌乱,之前被他的哥哥威胁,会马上揭发从前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