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亭奇案 > 第五十章 蒙混过关

第五十章 蒙混过关

 热门推荐:
    第一批接受审讯的总计20人,主要成员为换班下来或者轮休的船工。

    不出古天明所料,这些人里,连个稍有嫌疑的人都不存在,他只是简单扫过一眼便确认无误。

    古天明安排岳大鹏简单审讯,他在门口附近溜达,等待下一批人员到来。

    等岳大鹏通知他,第一批人员已经审讯完毕后,古天明让这些人去替换邮轮的保障人员,而不允许返回工作岗位。

    保障人员也不少,总数达到26人,这些人组成比较复杂,有厨师、勤杂、服务生、维修工等,男女老少一应俱全,不过这些人也不是古天明重点关注对象,他坚信,凶手藏在最后一批船员里。

    之所以不让第一批船员回岗位,就是避免私自替换,谁也不可能完全认识每名船员,流动性这么大的岗位,互相之间也不太熟识。

    保障人员清查完毕,都是些不太配合的家伙:有个老太太模样的清洁工,过来时还骂骂咧咧,说影响了她休息,根本不把警察什么的放在眼里,古天明也只是简单批评了事;有个一个服务生比较年轻,过来就报案,说自己的钱包被人摸走了,请警察帮忙侦查侦查,岳大鹏哭笑不得,给他填一份表格敷衍过去;还有个老师傅,是专门维修船上电子设备的,一进门开始叨咕,审讯变成了他发牢骚的好地方,大半时间都是老师傅在科普专业知识,还可劲埋怨警察耽误了他的工作,劝都劝不走;至于那些厨师,更是芨拉着鞋子跟死猪一样斜躺在沙发上,半睡半醒地跟警察一问一答,最后被岳大鹏轰走了。

    古天明的交待是问询,并不是真正的审讯,避免引起冲突耽误时间,岳大鹏也很是挠头。

    一个多小时后,岳大鹏报告说,未发现可疑人物,古天明不以为意地笑了笑,把这些保障人员都放了回去,然后亲自挑出10名无任何嫌疑的船工,亲自去驾驶室替换正在值班的船员。

    他还随身带着两名荷枪实弹的特警,防止凶手狗急跳墙。

    二副哇姐早已待命,同样领着6名值班人员位驾驶室等候,一切看着非常顺利,古天明让二副领着这6个人又返回临时审讯室,只安排了一名守卫,便让大副朝歌当导游,领着剩下的4名技工直奔机舱而去。

    六层以下的舱室非常复杂,但朝歌还是轻车熟路的,替换了各个岗位后,召集人员在主机集控舱集合,竟然出现了8个人!

    古天明暗自得意,很好,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

    他倒是要看看,这多出来的四个人,该作何解释。

    ---------------------------------------------------------------------

    古天明并没有立即展开问讯,而是不慌不忙地拿起警用对讲机,只发出一个简单的指令:搜!

    8个人莫名其妙站在不远处用警惕的眼神望着古天明,古天明却一言未发,他在等待特遣队的搜查结果,他要让所有人都无所遁形。

    大约半个小时后,特遣队押着一长溜的人,陆续走进集控舱,放眼望去,竟然有十几个人,古天明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也太多了点。

    特遣队长走过来,在古天明的耳朵旁低语了几句。

    原来这些人竟然自称是托关系搭乘轮船下岛的,同样是男女老少都有,特遣队员核验身份才知道,这些人竟然连身份证都没有,进来后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

    古天明让这些人站成三列,一列8人,正好24人。

    一番初步查验下来,工作人员均持有正规的岗位证件,并没有携带任何违禁物品,但同样也没有携带身份证,口吻都比较一致,在船上工作,谁没事带着身份证呢?身份证都在二层住舱里放着哪。

    古天明可没打算让这些人轻易离开视线,虽然他对轮船也没有太多研究,但舱内迷宫般的布局,已经引起了他足够的警惕。

    他的确有点脑壳疼,人都在这里了,如何甄别凶手呢?他回忆起遇袭的场景,唯一能够肯定的就是杀手个头不高、身材瘦小,动作极其灵活,一击不中立即逃窜,没有给他更多的反应时间。

    这些人里,符合这个外形特征的不太多,而且杀死那名妇女的,很可能另有其人,也就是说,这是团伙作案,让任何人漏网,都会令本次精心部署的行动失败,他怎么会甘心。

    “大副,你们这里有没有密闭舱室?”他先问朝歌。

    朝歌点点头:“有很多,具体您要问问二管轮。”

    人群中有人举手,一个看上去很稳重的中年汉子示意道:“我是二管轮。”他并没有走出来,生怕引起误会。

    “他是我们的二管轮,名叫王峰。”朝歌确认道。

    古天明点点头:“你到前面来说话。”

    二管轮王峰这才小心翼翼地走出来,站定后道:“七层最密闭的舱室是仓库,这里有十几个大仓库,都是存放机械零件的,只设置一个出口。”他顿了顿,“只要把舱门锁上,任何人都没办法逃脱,不过……空气实在太差了,里面润滑油的味道也很重,而且温度又高,我怕一般人呆不了多久。”

    “嗯,很好,环境越恶劣越好。”古天明嘴角扬起一丝冷笑。

    他转向在场的二十多人,厉声道:“大家应该都听说了,船上发生了命案。而凶手,极有可能就藏在你们中间,或许此刻就在你的身旁。”

    此话一出,众人面面相觑,包括二副朝歌都不可思议地望着古天明,瞥见古天明的脸上缠着纱布,目光阴冷如同凶神恶煞般,朝歌连忙移开目光。

    古天明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希望大家好好辨认一下,你身边的这个人,究竟是不是船上的工作人员,欢迎大家提供线索,也希望凶手能够主动站出来,因为你已经无从遁形了,切勿困兽犹斗。”

    几名特警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占据有利地形,据枪指向这些人,几名特警按照分工,对外围也进行了必要的警戒。

    气氛几乎凝固,没有人敢动弹,万一引起误会,成片的枪子就要招呼过来。

    古天明道:“我最后给阁下一次机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如有攻击行为,我们有权就地击毙,请大家三思。”他的声音并不大,但震慑力十足。

    依旧无人响应,更别说主动站出来承认。

    “看来阁下真是冥顽不化,仍旧抱存侥幸心理,我不妨透露点信息。”古天明玩起了心理战术,“有人在今天晚上袭击了我,而他的体貌特征,已经被我记住,而且我还在他身上放了个标记。还需要我把你拎出来吗?”

    这话亦真亦假,枪口下的众人,脸色连续变了几变。

    “……”

    “警官,我好像……”人群中突然有人举手,几乎所有的枪口都自动转到他的身上,这是应激反应。

    然而,就在这时——

    船舱突然剧烈摇晃起来,幅度还不小,而古天明一时不防,竟然趔趄着撞向了身旁的操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