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大商人 > 第三百四十八章 投宿

第三百四十八章 投宿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璀璨的银河犹如玉带般横挂在夜空。银河两岸的牵牛,织女二星争相闪耀熠熠生辉。

    与现代世界那种因为重度污染而连夜晚天空都变的灰蒙蒙,一颗星星都看不到的不同。大唐的夜晚还没有经历过工业的污染,纯净的让人宛如身处梦幻之中。

    走出皇宫的燕飞仰头看着满天的星光,脸上的笑意无论如何也无法掩饰。虽然李世民还没有给出确定的回应,可燕飞的感觉告诉他,李世民已经心动了。

    燕飞向李世民开出了条件,白送一千套的铠甲与长刀。之后的各种物资供应都将给予优惠价格,绝对要比大唐的市场价便宜。只要李世民能够尽快出兵重创东突厥就行。

    在李世民看来燕飞说的这些就像是个笑话。燕飞说要从自己家里运来海量的物资,而且价格还要比大唐本土的便宜。这种话就是疯子都说不出来。

    别的都不说,单纯就说粮食,从如此遥远之地将大量粮食运过来。半路上人与牲口的消耗足以让任何一个粮食商人破产。路程越远消耗的粮食越多,超过一定距离的话甚至运输的粮食能被全部吃光。

    虽然将燕飞的一部分话当做了胡言乱语,可燕飞拿出来的无人机的确是打动了李世民的心。在他看来如果真的能够掌握住这种千里眼的话,突袭颉利的金帐有很大的成功可能。

    留下了东西之后燕飞告辞离开,因为李世民已经派人去将在长安城内的重臣们都找来准备开会。这种会议燕飞肯定无法参加,而且他也不能留在皇宫里面,只能是选择离开。

    不过李世民已经表示不许燕飞离开长安城,要随时等候召唤。

    只要是对自己有好处,别说不许离开长安城了,就算是让燕飞在天牢里待着都没问题。如果没有好处的话,别说是李世民了,玉皇大帝下命令也照打不误。

    走出皇宫的燕飞晃悠下脖子,不远处的赵四就已经匆匆忙忙的赶着牛车过来。

    “郎君。”赵四的神色明显有些慌乱“之前有宫中禁卫将那些箱子带走了。”

    “是我同意的。”燕飞微笑点头“那是送给皇帝陛下的礼物。”

    赵四闻言终于是松了口气。主家的东西在他的看管下被抢走,这可是非常严重的失职。之前的担忧一去,赵四就开始回味燕飞说的话。那些箱子居然是送给皇帝的礼物,这可是让赵四惊喜万分。

    “现在城门关了没?”

    “已经关了,今晚只能在城内过夜。”

    “找个地方休息。”

    燕飞看了眼不远处跟着自己的身影,骑上自己的马跟着赶车的赵四向着有逆旅(客栈)的坊市走去。

    古代官府对于百姓的控制非常严格,因为人是最为重要的资源。无论是做什么事情都是需要由人去做,谁控制的人口多自然实力就会更强。所以古代的时候官府会通过各种方式将百姓们拴在很小的范围内。对于很多人来说去个县城就是了不得的大事了。

    这种情况下官员勋贵们出行有驿站可以居住,而普通百姓们外出就只能是投亲靠友了。如果没有亲朋好友的话,只能是在寺庙山神庙这种地方借宿。如果这都还没有,那就只能是露宿荒野。

    一直到隋朝的时候才逐渐放松管制,而各地的客栈也是应运而生。

    与古装影视剧里那种客房与大户人家的房间没什么区别,有着干净松软的被褥,有着勤快好客的店小二,有着随时都能吃上的热饭菜甚至还能洗澡。出手就是几十几百两银子的客栈不同。以上这些在现实之中的客栈里全都没有。

    没有干净松软的被褥,住客栈的人需要自己携带被褥这种东西。实在不行的话,客栈老板才会出借一些破破烂烂又黑又脏,上面满是油腻与不断爬来爬去臭虫的东西出来给投宿的人使用。

    没有勤快好客的店小二,有的只是满脸不耐烦,直接一句爱住住,不爱住拉倒的老板。

    没有随时都能吃上的热菜与洗澡设备,有的只是院落茅房旁边免费给你喝的水缸里的凉水。

    至于奢华漂亮,犹如大户人家主卧一样的房间就更是笑话了。就连客栈掌柜都是住着破破烂烂的小房间,而投宿的人则是全部谁大通铺。十几个几十个人挤在一个房间里,然后各自裹着被子挤在长炕上对付着过一夜。

    当眉头紧锁的燕飞推开房门,看到内里几十个勒着兜裆布的汉子大声说笑,整个房间内一片浑浊气息的时候。心头的怒火再也无法掩盖,直接转身重重关上了犹如鬼子营房一样的房间。

    现代世界之中很多被认为是日本文化的东西,像是相扑,茶道,花道,和服,柔道,书法,榻榻米,兜裆布等等都是从华夏传过去的。日本在唐代派出的大批遣唐使从华夏学去了海量的文化。

    后来华夏接连遭受多次异族入侵,传统文化遭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尤其是在满清鞑子统治的二百多年时间里,整个华夏的精髓几乎被这些野猪皮们毁灭一空。

    而日本却是因为一直没有遭受到大规模的外来入侵,反倒是将这些从大陆学来的文化给保存了下来。

    就像是燕飞看到的穿着兜裆布的大唐人一样,兜裆布这东西早在秦汉时期就已经有了,名字叫做犊鼻褌。司马迁在史记:司马相如列传里专门记载了司马相如穿兜裆布的事情“相如身自着犊鼻褌,与保庸杂作,涤器于市中。”

    翻译过来就是司马相如穿着兜裆布与一群同样装扮的街头混混们在市井之中闲逛。

    燕飞看到一屋子穿着兜裆布的大汉并没有将其当做鬼子直接拿枪突突掉。因为他知道这东西实际上是华夏人发明的,屋子里的都是华夏人。

    来到屋外深呼吸几口清新空气的燕飞转头看向一旁的赵四“城里还有没有别的能住人的地方?”

    “回郎君话,城内各处寺院可借宿。只需付些香油钱即可。”

    “我才不会给好吃懒做整天忽悠人的秃贼们送钱。做梦!”

    “若是有亲朋好友也可投奔借宿。”

    “没有,就连个生意伙伴也没有。”

    赵四有些局促,他还想说实在不行可以睡山神庙或者找个无人角落厮混一宿。毕竟在这长安城里露宿的话也不用担心会有野狼猛虎冲出来把自己叼走。

    只是看燕飞的神色,他肯定是不愿意的。想了想之后,赵四轻声开口“长安城内还有一处地方可以过夜,而且环境还很好。”

    “嗯?”燕飞疑惑的看了过去,有这种地方为什么不早说“哪里?”

    “平康坊。”

    平康坊的确是可以借宿,只不过是在姑娘们的房间里借宿而已。而且其价格相比住客栈来说,简直就是天与地的区别。赵四一开始没敢说就是害怕燕飞不愿意多花钱。作为仆役为主人省钱是美德,鼓动主人多花钱那就是失职了。

    “走啊。”燕飞迈步走向客栈门外的时候,却看到赵四并没有动而是站在原地。

    “郎君自去就是。”赵四笑着行礼“小的在这里歇息就行。”

    赵四没说出来的话是,想要在平康坊借宿就必须是在姑娘的房间里。而无论是想进哪家姑娘的房间都要掏钱才行,而且价格不菲。燕飞自己去没关系,可他身为仆役跟着去的话住哪里?

    虽然赵四没有明说,可燕飞转念一想就明白过来。哈哈一笑之后随意挥手“跟我走,今天我请你大宝”

    晚间的暮鼓已经敲响,这个时候进入平康坊的都是准备过夜晚上不出去的。因为就算是出了平康坊晚上的时候别的坊市都已经关门进不去。

    燕飞骑着马,赵四赶着牛车一路来到了平康坊。通过坊门进入其中之后也没去别的地方,直接奔如意楼而去。没别的原因,纯粹是因为知道路。

    还是之前看门的那个门子,满是横肉的脸上堆满了笑容急切的跑过来牵马。燕飞随手扔了个一两重的银条过去,伸手指着一旁的牛车“这也是我的,一块照料好。”

    “是是,小的一定好生照料。”门子牵着马又忙着去赶牛,还要为燕飞引路忙的手忙脚乱却是高兴的不得了。至于原因则是非常简单,燕飞舍得给钱。

    赵四肯定是进过楼子,可像是如意楼这么高档的却绝对没有进过。此时他老老实实的跟在燕飞的身后完全符合其仆役的身份。只是四下里乱飘看向那些小娘的双眼却是出卖了他此时风骚的内心。

    “郎君终于来了。”白天才见过的那位老鸨带着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直接靠在了燕飞的身上“奴家为郎君备好了酒水,就等郎君了。”

    燕飞估计自己出手大方的事情已经被门子告知了这位名为丽娘的老鸨,要不然的话这如意楼里这么多的权贵富豪她也不会单单跑来迎接自己。

    随着丽娘的脚步来到三楼靠着栏杆的一处雅间,年轻的侍女们鱼贯而出端着酒水菜肴瓜果蜜饯摆放在燕飞面前的桌子上。

    燕飞对这里的规矩不太懂,毕竟没来过。不过感觉上这个时候应该是要给钱,所以他用目光看向了一旁的赵四。

    背着燕飞旅行包的赵四急忙上前拉开旅行包放在燕飞的面前。当燕飞伸手从旅行包内拿出一个金块扔在丽娘怀中的时候,整个雅间之中顿时寂静无声。

    燕飞也是有些无奈,他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该给多少钱才对。身上的银条只剩下了两个感觉不够面子,所以只能是学古装影视剧里那样,直接扔了价值几百两的金块。而这一手果然是镇住了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