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辽东之虎 >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五爷说猴子很惨,可看到猴子的时候,李枭仍然大吃一惊。

    整只右手已经不见了,右手的地方现在空荡荡的。从手腕的地方变成了一个光秃秃的肉球,腿被棉被裹着。因为长时间没有人管过,尿液浸湿了被子。整个屋子里面,充满了浓郁的尿骚味儿。

    当初恨他打了李虎,李枭出手有些重。可看到躺在床上的猴子之后,李枭又觉得太重了。

    看见李枭忽然出现在眼前,猴子的眼珠子差点儿从眼眶里面瞪出来。

    “五哥!救我!”很显然,李枭对猴子来说就是催命的恶鬼。猴子用还能动的左手,满炕的划拉。最后操在手里的,只有一个木枕头。

    “抬走吧!”李枭无奈的说道。后世打坏了人还得付汤药费,如果自己不管猴子会饿死在这里。

    “你救我?”猴子的嘴巴里面,能塞进一个西瓜。

    “抬走!”李枭没接话,而是对两个雇来的帮工吩咐。

    看到猴子被接过来,五爷的眼睛紧闭着不说话。吃饭的时候,五爷用一条好手给猴子喂饭。猴子的身子,他也费力的拿抹布一寸一寸的擦干净。

    “烂好人,啥人都往家里招。小心他把你妹子卖喽!”敖沧海喝了一口酒,看了一眼厢房里面的五爷,嘟嘟囔囔。

    “烂好人,烂好人!”小白蹲在房梁上汉起来,敖沧海极其欣赏的扔了块肉上去。然后鄙视的看着李枭!

    “死鬼!死鬼!使劲儿!”小白叼起肉,用爪子押着优雅的吃起来。还不忘记跟敖沧海说句话!

    敖沧海一口酒喷了出来,巧姐踹了敖沧海一脚,满脸通红的进屋去了。

    多么和谐的一对狗男女啊!

    天冷了!巧姐给孩子们做了几件棉袍子,她的手艺很巧。小玉穿着一身红底碎花的小花棉袄,任谁看了都要夸赞一声俊俏姑娘。

    猴子能拄着拐走路那天,当铺收走了五爷的房子。看着猴子单薄的身子,李枭拿了点钱准备去街上称点儿棉花,给猴子做一套棉衣。东北的冬天,没有棉衣等于自杀。

    棉花铺子在衙门的后巷里面,李枭称了棉花正往回走。身后忽然有人叫他!

    “李枭!”

    李枭回头一看,居然是邢师爷的儿子邢大少。正带着个家丁模样大家伙,从府衙的后门走出来。

    “呦!邢公子,玻璃杯还用着不错吧。”李枭笑眯眯的说道。

    “操你个妈的,害得老子好惨。”邢大少冲过来就要动手。

    李枭并不怕他,尽管邢大少个子不矮。可一看就是四体不勤的秧子!

    一脚踹在邢大少的膝盖上,手抬起就是一巴掌。身子敏捷的向旁边一闪,照着邢大少的屁股就是一脚。邢大少摔了个狗抢屎,脸在地上擦破了好大一片皮。

    身后那家丁认识李枭,转身就往衙门里面跑。

    “邢大少,动手你不是个!”李枭呲笑一声,捡起掉在地上的棉花包拍了拍,就打算走。和这种人,没必要浪费时间。

    “艹!”邢大少手一撑从地上爬了起来,脸上火辣辣的疼。手一摸,全都是灰土和血。

    丢人啊!被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打成这样,传出去这脸真没了。

    李枭无奈的再次放下包裹,看着扑过来的邢大少,又是一脚踹在了他的腿弯上。邢大少失去重心,身子横着就飞了出去。

    这样打了几次,邢大少已经是披头散发。不但脸破了,身上的衣服也破了。整个人灰头土脸,不熟悉的甚至认不出来这就是邢大少。

    “助手!”再一次将邢大少打倒在地之后,一群人从官衙后门涌了出来。为首的,正是邢师爷!

    “李枭,你好样的!抓起来!”邢师爷看到儿子被打成这副模样,恨不得把李枭给生吞下去。

    四五名差役一左一右包抄过来,他们知道李枭身手好。手里都拿着水火棍,邢师爷眼睛里闪着阴冷的光。只要李枭敢动手,今天就先打断两条腿再说。

    敖沧海听说李枭被邢师爷抓起来,立刻风风火火的回了县衙。

    “邢师爷,为什么抓李枭。”敖沧海站在邢师爷的案前,恶狠狠的盯着邢师爷吼道。

    “当街斗殴,依例判军前效力。”邢师爷脸眼皮都没抬一下。

    “他娘的,天天打架的人多了。你都抓起来?”

    “鞑子袭扰沈阳城,辽阳府要出兵。浙兵和白杆兵护军衙门都要出兵支援,都在向府尊大人要民夫。现在李枭犯下这个罪过,老子就是公报私仇,把他送到沈阳喂鞑子。你能怎么样?去找府尊大人,看看府尊大人会不会答应你的求情。

    嘿嘿!敖沧海,你去啊!我还告诉你,别说李枭要去。你敖沧海也要给老子去沈阳,这次督管民夫的差事落到了你脑袋上。是老夫大力举荐的,敖都头,现在正是为圣上尽忠的时候。你要是敢不去,说不定府尊大人会请出王命旗牌斩了你。

    先说好了,老夫很希望你抗命哦!哈哈哈!”邢师爷好像是一只抓到老鼠的猫,尽情的戏耍着敖沧海。这一刻,他的心理畅快极了。

    听军中的人说,这一次沈阳守起来并不容易。如果沈阳城被鞑子攻破,这些去支援的人很难活着回来。任你敖沧海三头六臂,跟鞑子拼一下试试。

    “嘿嘿!邢师爷,你别忘了。李枭可是袁大公子的朋友!”敖沧海并没有被邢师爷撩拨起火气,在衙门多年他知道这是邢师爷想故意激怒他。这个时候一定要压住火气,李枭还等着自己救援呢。

    “哦!袁大公子,怎么样呢?刚刚听府尊大人说,为了安定沈阳军心。经略相公让袁大公子也去沈阳军前效力!经略大人真是一心为国,堪称吾等楷模。可惜,老夫家里的小子刚刚被李枭打伤。不然老夫也会效仿经略大人,将儿子送往军前效力。

    敖沧海,没办法了吧。呵呵呵!”邢师爷脸上的笑更加阴险!

    “操!”敖沧海再也压不住火气,劈手操起砚台就向邢师爷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