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幻符 > 109.主角预备役

109.主角预备役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总之,这就是事情的全部始末了,如今一切都已重回宁静,除了在逃的鬼壹和小美公之外...这对父女如今正坐在一辆租来的马车上,连夜前往锦州逃难。

    小美公脸色苍白,一副重伤未愈的样子,这是先前肖柏太过粗暴的缘故,让她如今连起身的力气的都没有,只能躺在车厢里,由鬼壹照料着。

    “对不起,鬼壹大人...”小美公轻声的致歉道,她并不是太清楚之前发生了什么,被控制时的那段记忆模模糊糊的,只能依稀记得自己没能完成鬼壹交待的任务,没能拖住肖柏,而后面也是因为他的突然出现,让这个布置和酝酿了多年的计划瞬间崩盘。

    这同时也断送了拯救族人的希望,她难辞其咎,甚至产生了自杀谢罪的冲动,还好被鬼壹及时拦了下来。

    “事到如今,再去回想,已是没了意义...”鬼壹沉声说道,他并未表现出气急败坏的模样,甚至都没想过怎样去报复肖柏,只是话语里隐约的透露出心疼的语气,不知道是在心疼自己的多年布置?还是在心疼那些正在经受磨难的族人?或是自己面前这个苍白虚弱的女儿?

    “眼下的状况虽是不利,却也没有丧失最后的希望...记住,你我背井离乡,来寻找拯救族人的办法,那就永远都不能丧失希望。”鬼壹又继续说道,“而眼下我们前往锦州,便是为了寻找另一条出路。”

    “咦?”小美公顿时有些诧异,计划不是已经彻底失败了吗?难道父亲这么快就又有了新的打算?

    “九月中旬,锦州的松涛院便会开启新一年的招生,作为华国最知名的两院之一,想必会是一场盛会吧?”鬼壹开口解释道,“而我会想办法送你进去,成为松涛院的学生。”

    “我需要在里面接触什么人?或是勾引某位夫子?”小美公连忙开口问道。

    可鬼壹的回答却有些奇怪:“不,你什么都不用做,安心的成为一名学生,认真的求学便好,甚至不用隐瞒你的来历和目的,直言是为了寻找拯救族人的办法而来。”

    面对着小美公的疑惑目光,鬼壹又耐心的解释道:“经过此次的失利,我意识到了一个错误,不应该将拯救族人的希望寄托在这样的阴谋诡计之上,我们或许应该试试那所谓的正道...”

    “华国强盛至极,与其教育有着脱不开的关系,而松涛院更是与山居院并存的骁楚,会传授这华国的强国之道,我认为这其中必定有着能拯救我们族人的办法,所以我希望你能进入其中,找寻那个办法。”鬼壹说着,又补充了一句:“而我这边,则会试试其他办法...”

    他想要让女儿去当个乖乖女,自己再想办法单干,也不知道是因为不想女儿继续身陷囫囵,还是不想继续带着这个关键时候拖后腿的猪队友?

    或许两者都有吧...

    就在小美公为自己即将洗白从良而感到错愕时,鬼壹怀里的一块鬼头令却突然闪动了起来,他连忙掏出来,记下了那闪动的频率,再将其翻译成文字。

    这是一段很简短的文字:辛苦了,依约定,身份已备好,有幸再会。

    这是暗主发来的信息,看上去也很心平气和,没有半点恼怒的意思,他似乎也未将此事放在心上,反倒是依照当初定下的约定,干脆的让鬼壹脱离了暗鬼组织,而那块鬼头令,在闪完了之后也化作了一缕黑烟,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初鬼壹刚带着小美公来到华国,四下茫然之际接触到了暗鬼的人,对方便邀他入局,承诺事成之后,委托此项任务的幕后大人物会给予他最需要的东西,一条足以改变他族人命运的承诺。

    而如果事情失败,鬼壹也可以从中脱身,暗鬼不会追究他的责任,反倒会为他准备一个华国富商的身份,让他能继续滞留在华国。

    这样的条件,鬼壹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并花费了几年时间和心血,布下了一个原本必杀的局。

    在逃命的这段时间里,鬼壹屡次在脑海里回想起当初发生的事,越是深究,就越是觉得不对劲。

    他觉得暗主表现得有些不对劲...

    虽说只是一具分身,但以上三境修士的实力,击杀那个肖柏应该只是挥挥手的事,哪怕那厮确实难缠,也大可让人和活尸拖住他,自己全力施符,尽快控制住林海山才对。

    可暗主并没有这么做,反倒是以要虐杀那小子为借口,给了他充足的时间,先后击毁了自己两具分身,让本体也遭受了重创...

    以鬼壹和暗主有限的接触来看,他不是一个不知轻重的人,也肯定不是一个不懂得控制自己情绪的人,否则他何德何能坐上暗主宝座?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细节...

    先是遣来鬼拾,并让他带上了心血傀儡书,强行对林氏大小姐出手,最后功败垂成,心血傀儡书这便落到了对方手头...

    暗主不可能不知道鬼拾的水准和性子,却还是将整个计划的关键点交予了他,这很可能引起林氏的警惕,说不定那林海山身上那拖延了足够时间的护神道法,就是看见了心血傀儡书之后才布下的。

    以暗主的水准,这破绽未免太过明显了些?还是说...他从始至终,都没想过让计划成功?鬼壹心头顿时想到了一个相当憋屈的可能,而且可能性还很大...

    他清楚那林氏秘方的作用,也意识到这东西极为烫手,秘方入手之后,那位幕后主使自然不想让人知道自己身份,又会怎么对付操办了此事的暗鬼呢?

    细思极恐啊...暗主的选择,或许是为了自保?而自己,恐怕也只是一枚棋子而已...鬼壹又继续想道,不由得摇了摇头,他本以为自己是位棋手,以夷人浪客的身份与庞大林氏对弈,乃是一场以小博大的好局,殊不知,自己其实也是棋盘上的一子而已...

    那么这幕后主使的身份,就十分有趣了,他既能以一句承诺保下自己族人,又能号令军队,还能让暗主这样的存在感到畏惧...鬼壹想到这里,已经不愿再继续多想,当即从怀里拿出了那张夷人鬼面,手中发劲,将其震成了一摊碎屑。

    “鬼壹大人,您这是...”小美公诧异的问了一句。

    “没什么,以后还是叫我父亲吧。”鬼壹拍了拍手,竟是露出了一副如释重负的笑容?暗主即是没杀自己,还帮忙安排了一个新的身份以便脱身,那说明自己对他还有用,不妨先坦然接受?

    他甚至还饶有兴致的问了一句:“为了安全起见,进入松涛院之后,你还是要易容的,这次打算换个什么风格?”

    小美公顿时愣住了,想了好半天,才开口答道:“容貌什么的,无所谓了,只求别再让我遇上那家伙便好!”她一边说着,一边在心头想道:自己这番都逃到锦州来了,又即将进入松涛院安心求学,应该这辈子都不会再遇上那家伙了吧?

    而与此同时,远在泉城的林氏大宅里,肖柏也是一脸诧异的模样,开口问道:“松涛院?要我去念书?”

    “是了,这个举荐名额来之不易,原本也没打算便宜你小子,只是此番事罢,觉得还是将你送去念念书的好。”林海山答道。

    大小姐当即就提出了反对意见,连忙说道:“爹爹,你看这家伙,哪里有个读书人的样子?干嘛要把这名额浪费在他身上?让林兴去不是更好?”

    这松涛院位于锦州和叶州交界处的松山上,从泉城过去要走十天时间,很是麻烦,若是肖柏真的去了,小萌儿那边倒是还好,她手头没什么事,可以随时往那边跑,但大小姐恐怕就得几个月才能见肖柏一面了。

    谁知林海山的态度却很是坚决,固执的说道:“兴儿本就无心求学,给他才是真的浪费,而贤侄才是真正需要好好念念书的,那松涛院以术业专攻,有教无类而著称,恰好是最适合他的地方。”

    大小姐本想让肖柏也跟着反对一下,谢绝林海山的美意,可谁知道这货凝眉思索的片刻,居然一拍巴掌,一反常态的说道:“我明白了林大叔,我去便是!”

    他突然变得这么乖巧,肯定不是因为转性了,而是经过了一番努力回忆,隐约想起了肖大牛好像提及过这个松涛院。

    “这个世界的学校,大多没啥好上的,都是误人子弟,还没我教得好,倒是那松涛院好像还有点意思,已经有了点综合大学的雏形,你以后要是年龄合适了,倒是可以考虑让你去当个大学生,嘿,中国大学生,日本高中生,那可是主角预备役啊!说起来,即使是现在,我也很怀念当年的大学生活,只可惜这里没有网吧啊...”当年的肖大牛如是说道。

    既然这松涛院是肖大牛特意提及过的,能成为主角预备役之大学生的地方,那肖柏自然就有兴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