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幻符 > 230.再来一次?

230.再来一次?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很显然,人和妖还是有着很大不同的,肖柏所喜欢的各种美食,对于三位小伙伴而言简直是难以下咽,它们毕竟吃惯了大荒山里的东西,又怎么吃得来人类大厨的手艺呢?

    所以就在肖柏又夹了一只虾往箱子里塞的时候,小猫终于忍不了了,伸出舌头在他手背上舔了一下。

    “怎么了?”肖柏低下头问道。

    小猫从箱子里探出头来,两只爪子扒拉在箱子边缘,借助黑皮解释道:“我们实在是不喜欢这样的食物!小白你快别喂了!”

    “呃那要不吃个橘子?哦对了,箱子里还有之前邻居们送的东西,你们自己翻出来吃吧。”肖柏连忙说道。

    “没有你的肯首,我们哪里敢动这箱子里的东西?找都找不到。”小猫可怜巴巴的答道。

    “哦那我拿给你们吧。”肖柏说着,连忙伸手去随便掏了三枚野果,递给了三位小伙伴,它们这才暂时满意的缩回箱子里了。

    这时,大小姐才一脸惊讶的问道:“你箱子里居然还藏了只猫?为什么不把它放出来?还有为什么阿兰公主听得懂它的话?”

    “别问那么尖锐的问题啊,很难回答的”肖柏无奈的说道,简单的说了一下小猫是领居家的孩子,这次是跟着自己一起去斗宠大会玩的,不能随便放出来,这是和猫妈妈之间的约定。

    至于为什么黑皮能听懂动物的话,他哪会知道,只能随口敷衍道:“大概是因为黑皮好舔吧?”

    总之就这样,众人一边闲聊着一边吃完了饭,肖柏又带着大家四处转悠了一番,这才回到自己在泉城里的住所,林海山之前送他那栋别心小院。

    把众人都安顿下来之后,他又一个人缩回了房里,返回了门派,直接传送到了剑一身边,这一次剑一并没有呆在之前那山洞牢笼里,而是在忘仙殿整理之前被安德鲁破坏的后院,但却不是把被翻开的土重新整平,反倒是拿着把锄头,把地给翻得整整齐齐的。

    “你这是在干嘛?”肖柏好奇的问道。

    “把地翻翻好,再种点什么下去。”剑一答道。

    “啊?!”

    “少主,咱们这忘仙殿所处,本就是整个秘境中灵气汇聚之处,乃是灵气最浓郁,流动也最快的地方,在这里随便种点什么,假以时日便会长成各类灵植,届时等到下面的人员齐备,就能移到下面浮岛去,作为灵植的育种。”剑一耐心的解释道。

    “呃那也不至于种在这里吧?这里之前我记得不是座小花园吗?”肖柏又继续问道。

    “种哪里其实都差不多,这后院的花园常年没人打理,基本也荒了,正好又被那西域妖人把地给翻了一遭,我倒也能省点力,毕竟人力紧张”剑一答道,看不出来它居然还挺务实的?

    说罢,它又暂时放下了手中锄头,斟酌了一番言辞,尽可能含蓄的说道:“少主,你看我这老胳膊老腿的,还要干那么多活”

    “啊啊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回头就开始制符,尽力早日驱逐魔咒。”肖柏连忙答道,又想起了另一事,跟着问道:“那些难民住得还行吧?之前那三名俘虏呢?招了吗?”

    “难民们住得还行,这会也和我一样勤勤恳恳的翻地,准备种点东西,只是每天总要浪费那么一个时辰跪在地上膜拜想来他们久经苦难,倒也算是能吃苦耐劳吧?只是刚一过来便要劳作,身体的恢复就会慢上一些,但也胜在不需要我们操心。”剑一答道。

    “暂时先就这么放着吧,这些人短时间也用不上,他们一直住在那荒岛上,缺乏必要的教育,想用也是个麻烦事。”肖柏说道。

    “至于那三名俘虏,招倒是招了,那安德鲁去外面拣回干柴,又找难民们借了口锅,当着他们的面烧起了开水,几个人一下就怂了。”剑一有些好笑的说道,“只是也没招出多少有用的东西,他们之前都是捐了家财,得了份进风神殿办事的差事,也没多长时间,好多东西都没接触到,而之前知道得多的小头目又被少主你一炮轰成了灰”

    “呃”肖柏一下子就有点尴尬了,他的江湖经验毕竟还是不足,只想着留活口盘问,一时间就没意识到活口的质量,结果仓促出手,只抓回来三个没啥大用的人。

    “不过他们倒也不算是完全没用,多少还是能知道点那风神殿的信息,比如说那邪教居然网罗了八名猴子剑圣做护法,在猴岛上有着很高的声望,若是真如那个橘家小辈所说,他们会报复少主你的话,还需多加小心才是。”剑一认真的叮嘱了一句。

    其实猴子剑圣这个说法虽是剑一自己发明的蔑称,但对肖柏来说却不算太陌生,因为肖大牛的故事里出现过,不过那里面叫白猿剑圣,是位超厉害的顶级强者!逼格很高!

    可夷岛上那些猴子剑圣嘛,却有点给这一分类丢脸的味道,毕竟十位剑圣信誓旦旦的要会会华国高手,结果第一战就被一个人揍得鼻血横飞,丢人丢到这份上,让肖柏心里倒是都不怎么怂的。

    “至于三位俘虏,已经被安德鲁控制着去教化那些难民了,正好我们都不懂夷语,这三人倒是还能派上点用场。”剑一又接着说道。

    “这样做倒是没啥问题,不过你得多盯着点那安德鲁,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肖柏叮嘱了一句。

    剑一自然应下,而肖柏也没再多说什么,而是转去了瞎子睡觉的地方,看了看依旧昏迷中的可人少女,伸手轻轻捏了捏她的脸颊,也不管她听不听得见,自顾自的开口说道:“再多等等吧,很快就能救醒你了,可惜这次没法带着你一起出去玩了。”

    说罢,他便离开门派,回去了自己房间,从黑色书箱里拿出来之前收集好的制符材料,准备着手处理。

    不过他并没有忘记三位小伙伴,为了害怕它们无聊,还特意把嘤嘤草也丢进了黑色书箱,并且叮嘱道:“你好好陪我三位兄弟玩,莫要怠慢了它们。”

    “嘤”嘤嘤草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平日里总是趾高气扬的样子,可自从三位小伙伴来了身边,一下子就变得胆小了起来,只敢缩在肖柏衣领里,看来是很忌惮三位小伙伴。

    得亏没事还吹嘘自己是什么三界妖灵呢,结果就这点成色?

    小猫它们之前就对嘤嘤草感到很好奇,这会当即凑近过去,用爪子轻轻的挠了一下,还用舌头舔了舔,有些疑惑的问了一句:“你什么怎么满是小白的味道?”

    “嘤嘤嘤!嘤嘤!嘤!”嘤嘤草应了一句。

    “你是说你从小白那里借了气?所以才变成这样的?”小熊不知道为何听懂的嘤嘤草的意思。

    “嘤嘤嘤!嘤!嘤!”嘤嘤草又叫唤道。

    “意思是,你的存在对小白很有好处?叫我们不要欺负你?”小熊继续翻译道,“放心吧,你是它的随从和宠物,我们怎么会与你为难呢?这点道理我们还是懂的。”

    “嘤~”嘤嘤草这才稍微放松了一点,连腰杆都能稍微挺直了一点,可也只是稍微一点点而已,它还是很害怕这三位明明对它没有恶意的小伙伴。

    没办法,对于天妖的恐惧已经根植于它的基因之中,面对三位小伙伴时,它甚至还能体会到自己祖上被天妖捕获和啃食的痛苦,这让它怎么不怕呢?

    还好,自己的族群差不多被吃光了,或许自己就是剩下来的最后一员吧?而这些大妖怪们也早就忘掉了自己的味道,对于它们而言,自己的族群只不过是诸多食物中毫不起眼的一小撮吧

    不过再度面对天妖,回忆起曾经被支配恐惧的嘤嘤草也在心头按下决心,以后不能再这样懈怠了!一定要更多努力,天天都敦促肖柏练功,这样以后若是它们突然想要吃自己,就能就能撑到肖柏来救

    可惜此时的肖柏并不清楚自己小宠物的决心,这会正在认认真真的绘制着符纹,要制作出这套净化之地,一共需要三组九符,排除掉之前已经做好的中心基础符阵的三张,剩下还需要制作六张。

    虽说材料都已备齐,其中一些常见的材料也已经完成了前期的处理,可接下来的工作量倒也不小,仅仅绘制符纹就是个需要耐心和时间的活。

    也得亏是肖大牛生前的安排比较科学合理,让他一步一步,又间入深的这样练习过来,有了绘制超电磁炮和升级钢铁直男的经验后,再绘制这套净化之地顺利了不少,虽然因为太过复杂的符线还是很耗时间,不过在肖柏选择用之前那块石斛兰替换掉部分区域的符线后,效率倒也能接受?

    直到晚上小萌儿亲手给他送饭进来时,他居然只花了两个时辰便刻好了其中一张。

    “柏哥哥,饭是白苒姐做的,她的手艺真好,我在旁边帮忙,都跟着学了不少。”小萌儿站在桌旁,双手撑着桌子,甜甜的笑着,就这么看着肖柏吃饭。

    “等萌儿长大了,做法的手艺肯定会更好!”肖柏一边嚼着食物,一边鼓励道。

    “嗯我也会努力的!”小萌儿答道,可似乎突然想起了点什么,忧心忡忡的问道:“可是柏哥哥,若是等萌儿长大了,你会不会不喜欢我了?”

    “怎么会?我永远喜欢小萌儿!”肖柏信誓旦旦的说道,又追问了一句:“萌儿怎么会有这番奇怪的想法?”

    “因为和你一起来的姐姐们,都说你喜欢小的”小萌儿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呃这个嘛”肖柏一时间有些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比较好,不过再仔细端详了一番小萌儿的身形后,却十分笃定的说道:“可我觉得,小萌儿应该是长不大了,所以不用担心。”

    这话听起来很别扭,可小萌儿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一时间只能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

    讲道理,这番话并不是随口胡说的,依照肖大牛给他灌输的有限的生理知识来看,女孩子在12岁时差不多应该已经发育了才对?毕竟这是个十四五岁就能当妈的年代

    可小萌儿这都十二岁了,却还是一点变化都看不出来所以基本上应该是不会发育了吧?这或许是天生异象的影响?

    瞎子那边也差不多,明明就比肖柏小了一岁,身材却是和小萌儿差不多应该也是那双魔眼的影响吧?营养都集中到眼睛上了,身体便没法发育?

    呃倒也不能说差不多吧?之前两次晚上偷窥到了穿睡衣的瞎子,以及这段时间没事回去看她戳她,倒是发现瞎子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平,勉强还是有那么点弧度的,个子也比小萌儿要高一个头,腿也更长一些,还是比小萌儿要强一些的

    想到这里,肖柏又找到了一句托词,理直气壮的说道:“不过你也别听她们瞎说,我不是喜欢小的,只不过喜欢的恰好都是小的而已。”

    等到他吃完饭,又把大小姐和小萌儿送上了回家的马车,这又回到房间继续忙着制符,他打算今晚再刻好两份符纹,这样明天再加把劲,能把六张符全都刻好,接着再花两天时间去注入材料和符力,争取赶在斗宠大会之前把门派里的隐患给解决了,可以玩得更安心一些。

    而就在肖柏这边努力的时候,远在东海群岛的山田家倒也没在玩乐,那位胖乎乎的家主接到了手下的密报,仔细读完之后,深深的呼了口气,问道:“这么说,风神殿是心意已决?又要来次十圣上华国?连一郎大人都被借走了就不怕再撞上那白瑟吗?”

    “一郎大人早年一败,这些年来一直于佛寺静坐,磨砺剑气,想必就是为了能报仇雪恨吧?所以这次,他是主动要求同去的。”手下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