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幻符 > 232.请开始你的表演

232.请开始你的表演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肖柏明明被人拍了一堆马屁,还是很浮夸那种,却没有想象中的开心,你说这些人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咋就没有一个恐怖如斯呢?还有,最后那个家伙到底是奇一还是奇葩啊?这都说的什么话啊?

    恐怖如斯这种词,怎么可能用在当面的恭维和夸奖?在他明白这个道理之前,自然还得为这个成就纠结一阵子的。

    “大家不要那么拘谨,随便坐。”肖柏对着下面空空荡荡的正殿说道,假意客气了一番,这才正儿八经的说道:“之前你们还没过来的时候,我就一直在琢磨该说些什么,但我也不是什么能说会道的人,这里就随便说点心里话吧”

    几尊甲人纷纷起立,分成+的两排分立在左右两侧,准备聆听这位年轻掌门的教诲。

    “咱们门派如今百废待兴,幸好大家都醒过来了,接下来便应该努力的进行重建工作,除了一些必要的清洁修葺和维护工作外,还得想办法多弄点钱财。”肖柏说出了振兴门派的第一个思路。

    不要觉得提到钱就很俗很铜臭,不够高雅大气,但实际上一个门派的发展是离不开这些俗物的,即使是当年那个高高在上的云仙门也不例外,而如今这个世道,所谓的名门正派也没一个是穷的。

    就拿这六派来说,很多人都知道砺剑阁很有钱,他们也确实是最富有的门派,毕竟做的是高端武器生意,算是军火商了,但剩下的几个门派也没比他们穷到哪去。

    比如说天下剑首灵山剑门,除了常规的保护费,对外传授剑道的课时费,帮军方办事的辛苦费之外,他们手头还握有上州和锦州这两个人口大州的盐铁专卖权,这是几十年前派里一位善于钻营的掌门混成了当朝太师后,配合军方支持所抢下来的。

    又比如说这次要举报小畜生大会的驭兽泽,手里有着北漠良马的进口渠道,这些神骏的高头马一直是华国骑军的主力战马,比本地产的瘦马矮马无论是速度耐力都强出不只一筹,在经过驭兽泽的专门训练后,又变得更听话更通人性,大大提高了华国骑兵的战斗力,也节约了骑兵的训练时间。

    可以说华国骑兵能在西域战场上大放异彩,里面少不了驭兽泽的功劳,而只要骑兵这兵种还存在,驭兽泽就永远不会为钱发愁。

    至于其他的几派,机巧奇谷垄断着豪华马车,高档首饰加工这类的奢侈品市场;悲宏寺有各种香油钱进账不说,本身还是个大地主;悬针门更是不用多说,他们可是医生,这年头的医生待遇和社会地位可是比肖大牛那边强太多了。

    反正总结下来,大派就没有穷的,没钱就不配成为大派,这就是个没钱玩nb的游戏,不存在什么白嫖海豹,所以忘仙门想要复兴,一定得考虑这个问题。

    而忘仙门现在的收入嘛说起来有些丢人,居然只有掌门本人帮砺剑阁做工赚回来的一点小钱

    “少主所言自是极有道理的,这黄白之物随俗,却也必不可缺,不过此事依我来看,倒是不必担心也不用着急,以咱们的底蕴,又坐拥这座秘境,自然不可能穷。”道一那边开口答道。

    这倒不是它盲目自信,而是确实有这样的底气,毕竟下面那么大一个灵气充裕的秘境,赚钱的法子简直不要太多,闭着眼睛都不用为钱发愁,只要稍微耐心一点,让门派步入正轨,金叶子自然是滚滚而来。

    这些道理肖柏倒是也懂,只不过他心里却还是有些急,希望能尽快弄到些钱财,这主要是因为上次听鬼壹说那纯金月轮的事,那可是五万片金叶子啊!自己得攒多少年才攒的出这么大笔钱来?而如果不能尽快赚够钱的话,万一什么时候又出现同档次的东西怎么买得起?剁手给别人吗?

    只是这种事,他急也没用就是了,眼下首先拿出来说,主要还是让几尊甲人心里有个数,希望他们能把这事放在心上,别像剑一一样天天打扫卫生都忘了正事。

    说完了第一茬,肖柏又接着说道:“然后这第二件事,咱们门派的各项传承,希望大家能尽快的整理出来,如今派里人少,后面肯定要招募更多弟子的,得准备好这些东西来吸引别人。”

    他这番话算是说道点子上了,门派要做大,除了有钱之外自然还需有货,还得是扎实的干货,不如怎么吸引得来真正靠谱的门人?而肖柏一直觊觎着书院里的那些师兄,总想着赚人上山,让他们也体验一番996工作制的感受,那肯定得有吸引师兄们的地方才行,总不能真的把人绑上山吧?

    这种简单却又足够重要的道理,几位甲人不用说也都明白,当即应了下来,并表示自己回头就会开始着手整理这些东西,应该很快就能拿出个结果来,毕竟有着之前云仙门教授学徒的经验,这事办起来不算麻烦。

    “然后就是第三件事了,咱们也得想办法加强自身实力,拳头要狠要硬,免得重蹈当年覆辙。”肖柏又接着说道。

    几尊甲人听完这话,没有急着作答,反而是齐刷刷的望向了剑一,用眼神询问它为什么告诉了肖柏当年的事?就不怕把好不容易找来的新掌门吓跑吗?

    剑一则满脸无辜,这事他和阵眼都是绝对保密的,从未告诉过肖柏。

    “你们不要想多了,我其实并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肖柏突然插了一句嘴,他确实至今都不知道当年的具体细节,只是通过自己的观察分析和风剑香那边的一点点提醒,大概猜到云仙门当年是遇上了深不可测的强敌。

    “虽说已经时隔500年了,当年的仇家或许已经没了,但我们绝不可以放松警惕,要随时提防着他们卷土重来,毕竟连咱们都能涅槃重生,这仇家未必就没了,我此番想法也是未雨绸缪了,希望大家能励精图治,众志成城的,让门派真的强大起来,别再像当年一样搞什么云修仙了。”肖柏慷慨激昂的说道。

    几尊甲人受他气势所感,纷纷半跪下去,齐呼道:“少主英明!此番教诲吾等必将铭记于心!”

    几人的声音在这空荡荡的正殿上回响着,一时间还真的有了点名门大牌的气质?

    可等到回音一小时,刚刚安静下来,那星一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少主所言,实乃句句珠玑,吾等自当铭记,每日回味以自省,不过这云修仙又是什么意思?少主难道已经实践出真正的仙道了?”

    话说你想说的重点就是后面的问题吧?前面那一段马屁是完全可以省略的吧?干嘛又要说出来呢?凑字数吗?肖柏心头腹诽了一句,嘴上给它解释道:

    “当年喊着修仙修仙,结果那么多年下来,成果少得有限不说,大多还是些无用的,都是嘴巴修仙了,你说这不叫云修仙还叫什么?云仙门这个名字倒是真的没取错了,也得亏这世上没有一个叫键盘的东西,否则怕是要叫键仙门,云盘山啥的吧?”

    这番话说得有些狠,却也是实情,云仙门当年确实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成果,不然怎么到一朝覆灭的下场呢?他如今说起这事,心里想的是借此鞭策一下这群家伙。

    几尊甲人被鞭打得哑口无言,当即羞愧的低下了头。

    肖柏也是见好就收,又改口说道:“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大家以后一起努力便是啊,对了,你们都各自接收了当年分宗的传承,可具体又是些什么?剑一大叔的本事我是见识过了,你们呢?不如来露一手?”

    这或许才是今天的肉戏。

    道一第一个站了出来,对着肖柏拱拱手,答道:“我接受的是道宗传承,通晓这道术、炼丹、炼器之道,少主想要校考自是没问题,只不过条件所限,我也只能露一手道术来逗少主笑了。”

    说罢,只见它嘴里念念有词,双手一拍腹部,口中顿时喷出一股炽烈的火焰,看着就像是街头艺人的杂技表演一般,不过这些火焰并没有一闪而逝,反倒是继续存在着,漂浮在空中,并且按照它的控制分裂成一团又一团的小火苗,原本凝为一体的火焰,变得像是一捧散落在空中的雨滴。

    别看它这一手看着像是杂技,不酷炫也不大气,视觉效果也很一般,似乎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这一幕如果被道门那些同样修炼道术的老司机们看见,怕是要当场倒吸一口凉气,惊呼恐怖如斯了。

    喷火本身不算啥了不起的本事,火焰凝而不散也不算多难,可是让这火焰分裂成一团团的小火苗却是真的体现水准了,也是道一这场表演的真正精华所在,这不但对道术本身有着严苛要求,需得足够高端和复杂才能实现;同时对施术者的掌控水平也有着很高的要求,才能玩得转这花哨的道术。

    这一手用来搏肖柏一笑的小戏法,按照道门那边的记载应该叫做焰雨诀,不过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已经失传了,道一今天亮这一手,这招才时隔五百年之久,再度重现江湖,只可惜观众稍微少了点。

    可它的表演却没有就此结束,口中反倒是继续念叨着什么,最后大喝一声:“疾!”

    接着便看见那些分裂出来的小火苗一下子活跃了起来,开始在空中欢快的舞动着,并在道一的控制下逐渐组成了一个形状,看着大概是这样的:

    ヽ( ̄▽ ̄)?

    好像很高兴的样子?或许是因为重现江湖而感到开心吧?

    肖柏对这番表演极为满意,虽说他并不懂得内里的真正精妙,可还是兴奋的鼓起了掌,这可比他在泉城街头看过的火焰杂耍高端了一百倍!

    “云仙焰雨诀!请少主斧正!”道一器宇轩昂的报出了道术的名字,看来应该是在常规焰雨诀的内容上进行过改变,所以才加上了云仙这两个字。

    云仙门当年身居高位,万人敬仰,手头没点东西显然是不可能的,虽然修起仙来蔡得像是个云玩家,可这种常规手段肯定不会差。

    “道一大叔牛逼!666!”肖柏竖了个大拇指,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

    而道一虽然不明白掌门为啥要喊666,但也听出来他语气里的赞美与肯定,这便谦虚的应了一声,又挺胸抬头的回到了原位。

    接下来便轮到下一位了,按理来说应该是驭一来一段的,可它却十分谦虚低调的说道:“有道一师兄的珠玉在前,我那点雕虫小技就不敢先献丑了,还望少主再给我点时间,容我稍微准备一番。”

    合情合理的要求,肖柏自然不会拒绝,只能把目光投向了一旁的医一。

    医一却是面露尴尬,有些为难的上前一步,低声说道:“少主,我继承的是医宗传承,专修医术和毒术,也通推拿针灸,可若是要拿出来表演,却不太合适,只能斗胆问一句,少主身体有恙乎?我帮你看看?”

    它这说的也是实话,在场又没有病人,怎么表演医术?虽然隔壁偏殿还睡着个瞎子,但是拿瞎子当表演道具这种事,肯定不行,肖柏又不是渣男。

    “你说的倒也是,是我考虑不周了,诸位见谅。”肖柏有些遗憾的说道,“我的身体也很好,没啥毛病,很健康。”

    医一点了点头,接受了他的道歉,又转口说道:“那么少主不妨叫来膝下子嗣?我这里有几道方子,服下之后可强身健体,开拓气脉,用来打基础最好不过,少主即是这般年轻,儿女应该也不大,正是需要这些的时候。”

    “啊?我都没结婚,哪来的孩子啊?多谢医一大叔的好意了。”肖柏有些尴尬的说道。

    “咦?膝下无子?”医一的脸色顿时就变了,视线不禁往肖柏胯下飘去,“少主起码也有十六八岁了吧?居然还未成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