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来到这个年代 > 第560章 二十四史

第560章 二十四史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二十四史,是古代各朝撰写的二十四部史书的总称。它上起传说中的黄帝,止于明朝崇祯年间。

    用这一套史书为教导辅材,对于两位七岁的孩子来说,会不会太过于高深?梅老才不管呢。

    对!

    他就是这么任性!

    正史加上杂史,顺带着穿插野史,他是信手拈来,更是妙语如珠,倒不至于让关天佑厌学。

    可奈何他心盼归家。

    这两天梅老正讲到司马迁的《史记》。

    光这一卷要讲讲好!!!

    关天佑估计以老爷子讲完还时不时留下一连串问题的进度,他兄妹俩人回来之路还得遥遥无期。

    可不听?

    机会难得。

    很快的,他注意力集中在梅老身上。

    老爷子就喜欢他这一点——稳。

    天资再聪慧,要是心性稳不住,他再培养都没用。从小屁孩提出想回家之时,梅老就时刻在观察着他。

    假如这孩子提过一次,还接着重复第二次,甚至第三,他顶了天就是将之当成一位小辈而已。

    所幸和小丫头一样,没让他失望。

    至于孩子想些什么,需不需要他来点醒?

    有何必要!

    他小弟子四岁就可以举一反三。身为他的儿子,同样的,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他能悟出多少看造化。

    书房内讲课,院子里梅大义靠在一张藤椅上,正儿八经地听着腿上一台袖珍型收音机里的评书。

    他时不时的由衷地露出笑容。

    大院程家。

    堂屋很大,水泥地板擦的也很光滑。

    简约的扶手沙发靠背上披着米白色毛线钩织而成的纱罩,矮几上摆放着插着鲜花的素色花瓶。

    雅致得紧。

    被程老邀请而来的叶五爷与齐老几位正一边喝着酒,一边侃大山畅谈,话里话外全是缅怀当年。

    毫无例外的,以程老与周孝正的关系,身为周家第二代出言人,张国庆就在一侧为老爷子们倒酒。

    可此刻捧场的小老乡张国庆,他也无法让叶五爷欢声笑语。一想到刚出门接到的一封信,叶五爷只想骂娘。

    他的眼角还在余光时不时地关注姜老。你家儿媳妇约老子,你个老不死的到底是知不知情?

    而他身边的齐老还是一边聊到开心之处就拍大腿儿,拍着拍着,老爷子偶尔还“嘶”一声。

    这一幕让身为主人的程老都替他感到肉痛,想想还是不为难老伙计,举杯碰了碰齐老的杯子。

    喝吧,喝死得了!

    瞧瞧你个老小子敢不敢孙媳妇刚进门就进医院!

    要是还敢一回去就住到医院,他程志勋谁都不服,就服你!

    “小五,给你齐爷爷倒酒。”

    齐老一巴掌盖住已经空的酒杯,“别,再喝老子真要进医院了。快去招待你老乡,这老五小五可真是缘分。”

    说着,齐老哈哈一笑,“老五,还是你们那旮沓地儿会出人才啊。瞅瞅,这是咱们院最杰出的小辈儿。”

    闻言,叶五爷很是捧场地跟着齐老夸了几句,而心里也不由地将他姑爷与对方作了一个比较。

    说实话。论长相,这小子比不上他姑爷;论交际手段,这小子也未必比得上他一身傲骨的姑爷。

    可亏就亏在两个字上——提携。

    叶五爷想到姑爷关有寿暗暗叹了口气。他不是看不出姑爷想飞出马六屯的心思,可霉老头太过于紧张这个侄子。

    否则,以孩子的能力加上老梅的权力,他再推一把,哪点比人家小伙子差。上大学?不是他吹的。

    他姑爷放牛都能放放就拿到文凭证书,这次去公社培训班要不是他阻止,一个小文员绝对逃不了。

    叶五爷瞥了眼给他倒酒的张国庆,笑了笑。

    是个有福气的孩子。

    比他姑爷这个梅家一根苗有福气多了。

    酒过三巡,时间也不早。

    叶五爷提出了告辞。

    他还是回去骚扰霉老头比较好。

    梅家小院。

    到了点儿,梅老照旧给俩小孩儿留下一堆儿的课后问题,照旧等梅大义安顿好俩小孩儿回东屋休息。

    书房内,同样的,他照旧用左手握着一个钢笔在一本崭新的本子上开始写下这些课后问题。

    至于是给谁?

    瞅瞅他“贼眉鼠眼”地打开密道就可想而知。

    对关有寿这个小弟子,除了欣赏,更多的,他是疼惜。疼其年幼受尽一对荒唐父母给予的不幸。

    能让四岁的幼儿异常郑重道出,他想要自由,哪怕当泥腿子,也不要当下人。可见受了多少委屈。

    关景怀造孽啊。

    生而不养是畜生。

    连七岁小如初都懂的道理。

    整天吹牛吹自己满腹经纶的谨之会不懂?

    迟了。

    太迟了。

    晋之这孩子自幼就主意正。你就是再有天大的理由,想让他认祖归宗都是一道迈不过的坎。

    梅大义提着一个热水瓶瞧了瞧书房的门进入。

    梅老瞥了他一眼,暗暗摇头。“睡了?”

    梅大义乐呵呵点头,“安安还想做针线活,被我给拦了。还让我晚上不用起夜,怕我睡不好。”

    是值得笑!

    晋之绝对会把你当成亲爹!

    “俩孩子秉性随父,是好孩子。”梅老从书桌后站了起来,“你也早些休息,争取活成个老王八。”

    刚要欢笑的梅大义果断撇过脑袋。哼!不跟你一般见识。你才是老王八,别以为我听不出你骂谁!

    “明天别买豆汁啊,再买我削你!还有那些臭豆腐什么的鬼玩意儿再给我端上桌,你等着!”

    梅大义立马一笑,“明早绝对不会有。”

    “真的?”梅老闻言似笑非笑地斜倪着他,“叶老五今晚准会回来,咱们要不要先打个赌?”

    梅大义下意识地看向钟表,都要十点了,还来?“齐老头会让他走?不会吧。就是姜老头也不会让走啊。”

    梅老虚指点了点他,“老五会真原谅老姜?你没跟他接触过,以后就会知道他为人。他不落井下石,但想他再当农夫?”

    梅大义蹙了蹙眉。

    “放心,他对他老姑娘一直内疚,不会对他姑爷不利。除非再出现一个姜新华,但可能?”

    梅大义眨了眨眼。

    “滚蛋!”梅老失笑地轻轻踹了他一脚,“一张老脸了还想学俩孩子卖乖儿。”

    突然,深夜传来汽车的声音。

    梅大义猛地抬头看向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