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来到这个年代 > 第706章 最初结论

第706章 最初结论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梅大义对于梅老信上所言的其中一点,居然让夏连翘逃过一劫,他内心还是颇为不满意的。

    哪怕就是其中除了夏家以外,就连叶秀娟拐走婴儿的罪名已经成立,这结案的定论还是欠了关家。

    就比方说叶秀娟最后一个西北改造算什么?

    那可是一条人命。

    并不是判个十年劳改就能回补。

    但又能如何?

    关家已经不是昨日这片土地上的关家。他家大少爷也不是这一片土地上的将军,形势比人强。

    夏连翘身后站着就是如今得势的姜家。

    为了儿孙们身上不会有污点,姜老头老俩口就是使出吃奶的力气,他们也会保住这个儿媳妇。

    就连霉老头都直言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当年他家小小姐不知什么原因,投靠于夏家的日子,绝大部分来自于夏家这个丫头对她的维护。

    据说就是在生产之前,就是到了临终之前,小小姐也求助于夏连翘。而不是顾家,更不是丈夫。

    他顾忌就顾忌一点。

    没有对夏家下狠手,以夏家那丫头的手段,只怕将来又会突然多起波折,甚至会危及到他家小少爷。

    “没有那一天。”关有寿对于这一点还是很有信心,“你看夏家被发配的地点,不是西北而是在南方。”

    他不敢出言肯定这次案子的结论,之所以让夏家的主要成员到南疆改造,是为了方便那位表少爷。

    但比起他原先预料中的大西北来说。无疑是南疆那地方更方便于某人完全有能力可以出口恶气。

    得出此结果,就是先生没法对他坦白一二,但关有寿他也越发肯定那人百分之百另有一层身份。

    这样就好。

    与国来说,这就是大义。

    与私来说,他也只能先安静的偏安一隅。

    关有寿也更为肯定自己身为那人唯一的儿子,他是真的无须再担心自己身份暴露的那一天。

    他能转眼间就悟出其中的点点滴滴,能被关景怀派出的梅大义,他的心计自然也不会差劲儿到哪儿。

    这不,一听他家小少爷特别加重语气点出南方两字,他立即趴进关有寿的耳边,“要不我去那边等等。”

    吓得关有寿连忙拽紧他的手,“一动不如一静。你不好去,也不能去。咱们就等,总会等到那一天。”

    别说,他真要去的话,就梅老都十有是不会同意。梅大义更无心让他家小少爷为他担忧不已。

    “义叔~”

    “好吧,我听你的。”

    梅大义点了点头。

    不过少爷如今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但他不会忘了主子当初对他的要求就是护住小主子性命无忧就行。

    什么都比不上保住小主子安全来得重要。夏家真要有翻身的机会,不说老梅,还有他关义在。

    “月底我就先回去瞧瞧行不?不亲自去打听一二,我这心里没谱。”还有霉老头,他死定了。

    斗不过,也得气气他才行。

    您老确定不是想去落井下石?

    闻言关有寿蹙了蹙眉,“真要走?可我舍不得你离开。大中说的那些话也是我想说的心底话。”

    “我还会再来。”梅大义说着将手中的信纸扔进火盆内,“目前来看,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关有寿点了点头。

    “可那一头会如何?我不盯着点不放心。虽说我不服气梅老头,但不得不承认只有他安稳才行。”

    梅大义将手上最后一张信纸折了折,往煤油灯那引火点燃片刻扔到火盆内,一边用棍子捅了捅,一边继续说道。

    “小少爷,以后别干什么都卖力。真要累出个好歹,得不偿失。不说俩孩子还小,就是你的路也不是在这儿。”

    关有寿笑了笑。

    “有些事情不是你想逃避就逃避得了,将来你还要挑起担子。我知道你想安安稳稳过日子就行。”

    关有寿闻言垂下眼帘。

    “可你的身份贵重,真到了那天,不是你想避开就行。为何老梅再三坚持要教导俩孩子那些东西?”

    关有寿岂会不知?

    先生已经开始为俩孩子默默安排。可真要有一天他一家人有机会回归关家,那是孩子们要的日子吗?

    论财富多寡的话,不说他家平安就毫不在意,就是他家天佑岂能不会靠自己的一双手去获得?

    继承的再多,反而会磨灭孩子的锐气,更会让孩子们陷入危险。

    关有寿暗自叹息一声,“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吧。”真要有一天被卷入关家的是非中,他也不惧。

    梅大义听了这话,也就没再多说。毕竟将来这两字代表的是几时都无法确定,只要他家小少爷心里有谱就行。

    回归是一定要回归的。

    他关义可不想少爷后继无人,更不想少爷的东西落在旁人之手。当年他仨兄弟就发过血誓,死也要帮少爷守住小主子的东西。

    “有机会的话,你还是去一趟京城。不说有些话适合当面跟老梅谈谈,就是上医院检查一下也好。”

    关有寿无语地瞟了眼他,想想又乐出声,“义叔,我这辈子就俩孩子已经很好。你说要是生出来就是个败家子有啥用?”

    “不会的。”

    “我就是不想再要孩子。一个人的心有多大?多了孩子就会分摊注意力。我可不想跟那些人家生猪崽似的,只管生却不管教养。”

    对于小主子这一套言论,梅大义很是无力。谁家不是多子多孙是福气?就俩孩子不是一般的少。

    可能怪小主子?

    不能的。

    他家可怜的小少爷就一直没得到过父宠母爱,这不就有了后遗症。他就怕孩子多了照顾不过来反而委屈了孩子。

    其实真不是人人都是关绍宽,也不是人人都是刘玉香的。这世上有不慈的父母,也有他家少爷那般为儿子妥协的父亲。

    “五指有长短,是人总会有所偏心。如今我这样的一儿一女凑成了好字有多好。谁家孩子比得上咱们家俩孩子,你说是吧?”

    说着说着,关有寿还是话到一半安慰道,“真有一天孩子来了,我也不会不要。咱们就随缘分。”

    要他说他义叔真是白白操心。没瞅关家长房就跟被下了诅咒没啥两样,世代下来都是独苗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