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五章 流产1

小说类别:灵异小说 小说作者:萝树 更新时间:2017-07-18 02:26:33
    “怎么喝得这么醉?”她的声音很温柔,没有丝毫的责备,充满了关心。

    阮梓铭错开她的目光,挣开她的手臂,踉跄了几步,跌倒在床上。

    他的头,疼得厉害,眼前天旋地转,闭上眼睛,就像跌进漩涡一般。令他窒息、难受……

    江云雁替他脱了鞋袜,又默默进洗手间拧了温热的湿毛巾,解开他上衣的领口,露出他微红的脖子、胸肌,轻轻替他擦拭着身子。

    突然,她手腕被他的大手紧扣住了。

    阮梓铭蓦地坐起身来,他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强而有力地双臂将她的上身牢牢箍住,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身体里。

    江云雁尽量在他们中间,给肚子里的宝宝足够的位置。她双臂搭在他的肩膀,紧紧的抱住他,心里的乌云仿佛这一瞬间统统消失了。

    “云雁,告诉我,你爱我吗?”他右脸紧贴着她的脖子,闭着双眼,贪婪的闻着她身上的淡淡的、温热的体香。

    “我爱你,梓铭!”她轻轻地、柔声地唤着,将他抱得更紧了。

    他轻轻推开她,缓缓低头,吻上她的唇。他吻得很深,很温柔。

    然后,他才注视着江云雁,轻轻捧着她的脸蛋,又在她的嘴唇上烙上一吻。

    “梓铭,其实我跟俊珑……”

    “不要提他,不要跟我提其他的男人!”他沙哑着声音打断了她的话,“云雁,你是我的!我不想听到你提起其他的男人,不许你心里想着其他的男人,我要你只属于我一个人!”

    “我本来就是属于你一个人的!”

    ……

    矛盾有时是最好的调节剂。

    经过这件事情,阮梓铭与江云雁的夫妻感情更深了。

    只是,江云雁始终还是不知如何化解阮梓铭内心的仇恨。那仿佛是他心里不能触碰的禁区。如果她一旦犯了“禁忌”,就会天翻地覆。

    然而,上天总是不甘平淡的。

    这天江云雁准备下楼的时候,只觉后背好像被人用力推了一把,顿时重心不稳,滚下了楼梯。

    这是下午三点钟左右。阮振宇和往常一样,出门遛鸟去了;董思敏犯困在房里休息;沈文君则替阮梓欣安排了相亲,两人一早就出门,还没回来。

    一楼的客厅,除了几个佣人之外,再没有其他人了。

    杜蕙兰听到江云雁的低呼声,第一个抬起头来的。楼梯拐角处的裙摆虽然是一飘而过,但她认得那衣服的布料和颜色,是杜美玲今天穿的洋裙!

    江云雁沿着楼梯滚下楼,当即见了红,肚子一阵阵的疼痛,顿时昏厥了过去。

    唬得仆人们手忙脚乱,七手八足地将她抬回房间,又打电话通知阮梓铭,又打电话请稳婆。

    董思敏早已从睡梦中惊醒,来到了江云雁的卧房。她的脸色惨白,下身的裙摆被鲜血染透,直吓得董思敏噤若寒蝉,浑身战栗。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董思敏握着江云雁的冰冷的手,激动地问。豆大的泪珠一颗颗往下掉。

    “大少奶奶不小心,从楼梯滚了下来……”一个丫鬟说。

    “不小心?”董思敏脸上挂着泪,厉声责问。“你们这些人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么多人,不知道扶一下大少奶奶吗?看着她从楼上滚下来?要你们有什么用?”

    “大少奶奶原本在房里休息,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自己下楼来了……”被拨去照顾江云雁的丫鬟小沁,弱弱地开口说。自从董家败落后,丫鬟们已经逐渐习惯跟董思敏“犟嘴”了。

    “你们有理!等大少爷、老太爷回来了,你们自己去跟他们解释吧!”董思敏呵斥道。平日里,这些丫鬟顶撞她,她都忍了。但是今天,为了江云雁,她不得不发威了。

    “云雁,云雁……”正说着,阮梓铭飓风般冲了进来。

    他凑到床边,心早已揪成了一团。温暖的大手,抚摸着她毫无血色的脸蛋,突然扭头向仆人们喝道:“你们这群没用的废物,还杵在这里干什么?滚,统统给我滚!”

    一声呵斥,仆人们纷纷退出了房间。

    阮梓熙怔怔地立在一旁,遥遥地望着江云雁那张越发惨白的小脸,心痛不已。从药铺和阮梓铭回来时,他都竭力隐藏内心的情绪。因为他知道,他现在连为她难过的资格,都没有了!

    “孙大夫,快!看看她怎么样了!”阮梓铭招手,退后两步,让孙大夫上前替江云雁把脉。

    不一会儿,孙大夫才摇头叹气道:“孩子是铁定保不住了。大少爷,赶紧找个稳婆来。要是再耽误下去,只怕大少奶奶都会有危险!”

    阮梓铭一张脸惨白如纸,整个人发了好半天的呆,仿佛灵魂出窍了一般。

    “稳婆来了……稳婆来了!”从门外传来丫鬟的声音。

    阮梓熙忙打开房门,请稳婆进来。

    一开门,正对上阮梓奕和杜美玲的眼神。阮梓熙眉头微皱了一下,很明显,他从梓奕的眼神中看出了端倪。

    只是,他什么也没说,便退出了房门来。

    从屋里传来稳婆的声音:“大少爷,麻烦您出去等。”

    “梓铭,我们先出去吧!”是董思敏的声音。

    不一会儿,董思敏走了出去。她的身后,是阮梓铭失魂落魄的身影。

    阮梓熙已经吩咐了杜蕙兰和几个伶俐的丫鬟,烧热水,进屋里帮忙。

    而杜美玲,虽然早已作好了“准备”,但当瞧见阮梓铭那阴冷的俊脸时,还是有几分莫名的心虚。她低眉平复了一下心情,才道:“云雁也真是太大意了,怀着孩子,还这么莽撞。这次真是不幸中的万幸!能捡回一条命,就该谢天谢地了!”说音刚落,眼睛扫向阮梓铭。

    阮梓铭一眼投射到杜美玲的身上,阴沉的眼神像缀了一层冰,令人不寒而栗。

    杜美玲顿时曳然而止,敛声屏气,再不敢多说一个字了。

    阮梓熙睨了杜美玲一眼,只是不说话。他没有证据,又没有亲看见,单凭猜测是很难让杜美玲服罪的。更何况,如果把猜测说不来,以大哥的脾气,不论真伪都一定会让杜美玲吃不了兜着走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hehuamei.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投推荐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标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