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天铁骑 > 第8章 林丹汗

第8章 林丹汗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看到遮天蔽日射来的乱箭,李老二心中懊恼万分:若不是贪念,二世为人的自己,虽说斗不过皇太极,可是对付一个岳托和范永斗根本不算什么事,岳托会前来察哈尔,就是因为察哈尔对范永斗的商路构成严重威胁,若不是因为考虑到大盛魁商队这些货值不少钱,李老二想要自己吃独食,截下来再转手卖给察哈尔或者土默特,可以发一笔横财,李老二原本打算同察哈尔部合作的。

    合作计划十分简单,就是李老二进出张家口,负责收集情报,把晋商八大家商队的情报提供给察哈尔的林丹汗,再让蒙古人出手截了这批货。

    林丹汗同后金交恶已有十多年了,林丹汗没有同后金正面交锋的勇气,可是让他出手收拾小小的晋商八大家,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此时的李老二后悔到极点,这次就因为贪念,把原本能借刀杀人的大好局面都给错过了,借用林丹汗的手收拾晋商八大家的机会只有这一次,错过之后就来不及了,因为现在是崇祯二年,公元一六二九年,皇太极最晚会于公元一六三二年对盘踞在宣府边外草原上的林丹汗发起致命一击,林丹汗惨败,皇太极率军狂追林丹汗四十一日,并攻下归还城,迫使土默特蒙古人归顺后金。

    李老二很自信,凭借他二世为人的经验,若是前几日要说服林丹汗出手铲除晋商八大家,还不是手到擒来,可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也就在李老二绝望等死的时候,却发现那排遮天蔽日的乱箭没有落在自己头顶,反而是身后响起几声惨叫声和战马悲戚的嘶鸣声。

    李老二转头一看,只见一名白甲巴牙喇兵连人带马被射成了刺猬,这名白甲巴牙喇从马背上掉落下来,仍然抽刀大吼着往前奔跑了好几步,在距离蒙古人上有十多步远的地方,这名白甲兵不甘心的瞪大眼睛看着蒙古人,兀自坚挺着又朝前走了两步,才双膝一软,倒在地上。

    另外有五名白甲兵虽然身上铠甲厚实,身上挂了十几支箭也未能射死他们,可是他们胯下的战马没有护甲,中了十几支箭的战马发出一声悲戚的嘶鸣,往前翻滚,把背上的主人掀翻下马。

    落地的白甲兵凶狠不减,以盾牌护住要害,愤怒的大吼大叫着,右手持虎牙刀,迎着箭雨往前冲锋。

    一支羽箭画了一个漂亮的弧线,从天而降,刚好扎入一名白甲巴牙喇的眼睛。受伤的白甲兵拔出箭矢,张大嘴巴,一口把自己血淋淋的眼睛吃下去,随后又挥舞着刀盾,咆哮着向蒙古人杀了上去。

    死里逃生的李老二翻身下马,他不敢再策马往前冲,因为他知道,只要冲撞了林丹汗的金帐,自己也会被蒙古人射成刺猬。

    五名白甲兵又被乱箭射倒了一人,剩下的四人仍然十分顽强,两名白甲兵以盾牌遮挡,另外两人取出弓箭,迎着蒙古人射来的漫天箭雨,反击去一阵连珠箭。

    凭借着身上铠甲的优势,两名射箭的白甲兵居然在半柱香的时间之内,一口气射翻了十多名蒙古人!

    “冲上去!杀光这些可恶的蒙古狗!”一名壮达模样的白甲巴牙喇大吼道。

    也就在四名白甲巴牙喇开始反击的时候,草原上响起一阵马蹄声,数十骑战马向已经正在射箭反击的白甲兵冲杀而至。

    “死去吧!”那名白甲巴牙喇壮达大吼一声,左手持盾,右手持虎牙刀,在一匹战马撞上自己之前就地一滚,手中的虎牙刀往马腿一斩,那匹战马前蹄跪在地上,后蹄高高扬起,把马背上的蒙古骑兵掀飞出十多步远。

    壮达一个打滚便到了落地的蒙古人身边,手起刀落,一刀把那蒙古人拦腰砍成两截。

    后面又是一匹战马疾驰而来,壮达心知躲闪不及,于是把心一横,手持盾牌往疾驰而至的战马冲去,手中的虎牙刀直指马脖子。

    “啪”一声巨响,战马撞上了壮达的盾牌,把他撞得倒飞出十多步远,但虎牙刀的刀尖也扎入马脖子中,战马发出一声悲戚的长矛,鲜血如喷泉般狂飙而出,马背上的蒙古骑兵也被掀落下马,接着被后面刹不住脚的马蹄踩成肉泥。

    那名壮达倒飞出去,摔在地上之后,口中吐出一口鲜血,便倒在草原上一动不动。

    剩下的三名白甲巴牙喇在奋力击杀了六名蒙古骑兵后,不是被马蹄踩得肠穿肚烂,就是被马蹄连盔带脑踩得稀巴烂,要不就是被撞飞出去。

    转眼之间,六名白甲巴牙喇已经全部被杀。

    后来李老二才知道,因为自己手无寸铁,赤膊上身策马疾驰而至,而后面是六名全副武装的白甲巴牙喇,蒙古人觉得李老二对自己没有什么威胁,自然首先对全副武装的白甲巴牙喇射箭阻拦住他们,毕竟现在察哈尔和后金之间是处于敌对状态。

    李老二下马之后,立即被两名蒙古人扭住,捆得粽子一般,被带进中军大帐。

    “大汗!抓住一名欲冲我金帐的明国人,后面还有六名女真人企图冲杀进来,已经全部被我蒙古勇士击杀。那女真狗也真是凶残,临死之前还杀害我十多名勇士。”一名蒙古侍卫向端坐在一张虎皮椅子上的林丹汗禀报。

    “你是何人?为何冲我大汗金帐?”林丹汗看着被绑进来的李老二,开口问道。

    李老二抬起头来,只见中军大帐中坐着一名头戴裘皮帽,身穿紫色丝绸棉衣,披着黑色裘皮大氅,留着八字胡的中年人,那人大约三十岁上下年纪,面容带着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于是李老二明白此人便是林丹汗,于是他想要拱手行礼,却才发现双手都已经被捆绑了,只好弯腰一躬道:“大汗,有女真狗追杀草民,迫不得已之下,只好冒犯了大汗,还望大汗见谅。”

    却听到林丹汗一声怒吼:“好你个汉狗!被女真野狗追杀,反而把野狗引到本汗大帐,是拿本汗当挡箭牌帮你抵挡女真野狗?还害得本汗白白折损了十多名勇士!来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