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天铁骑 > 第579章 洛阳城内(下)

第579章 洛阳城内(下)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即将迎来崇祯十四年的新年了,攻破了永宁,杀死了万安王的李自成挟百万胜利之师,向洛阳开进。

    因为万安王被杀,河南巡抚李仙风感到情况严重,他暂时扣下了永宁被破,万安王被杀一事,先压一阵子再上奏朝廷。

    李自成大军逼近洛阳,因为洛阳是落封重地,福王是皇上亲叔父,李仙风不能不飞檄驻在洛阳的警备总兵王绍禹“加意防守,不得有失”。

    身为朝廷封疆大吏,李仙风居然不知道王绍禹的实力根本就无法守住洛阳!

    也就在李自成大军向洛阳进击的时候,福王府居然完全沉溺在新年的狂欢之中!除夕开始,王府鞭炮不断,到正月初一五更时更加稠密。天色刚微亮,福王拜天之后,率领各位郡王、宗人、仪宾、文武官员,拜万岁牌。礼毕,转到皇恩殿,坐在王位上受朝贺。贺毕,赐宴。此后,诸王贵戚,逐日轮流治宴,互相邀请。这样的狂欢会直到元宵,没有一日消停。

    “大哥,实在对不起,过年了,可是连顿好的我们都吃不起。”郝摇旗满脸歉意的对李国栋说道。

    桌子上摆满了过年的菜,可是连一个荤腥的菜都没有,也没有白面饺子,一桌子都是炒白菜,烧豆腐,白菜炖豆腐,主食是杂粮馍馍。

    红娘子道:“大伯,我们能吃到这样的东西已经算是好了,城内外那些饥民,他们连口粥都喝不上!可恶的福王,富可敌国,居然连拿点粮食出来施粥都舍不得!”

    “姐姐,朝廷官府也没有施粥?就任凭百姓饿死?”小云问道。

    “哼!官府?官府都是一群贪官污吏!他们怎么会考虑百姓的死活!”红娘子冷哼一声。

    李国栋道:“姑娘,其实朝廷是没有银子,崇祯皇帝并不坏,他已经给山东河南都免了税了,可是地方官吏照样收税,往死里逼百姓。要说错,都是士绅官吏的错。”

    “眼睁睁看着下面的贪官污吏横行,还不是那狗皇帝无能!”红娘子不屑的说道。

    进入正月之后,天气愈发寒冷,大街小巷内,冻死无数逃荒来的和本地的灾民。正月初五天降大雪,饥民啼饥号寒之声不绝于耳。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福王该死啊!”李国栋感慨一声。

    “李大伯,放心好了,恶有恶报,时候快到了!再过几日,闯王大军一来,福王就完了!”小翠不小心说漏了嘴。

    “嗯,嗯。”李国栋只是随口应了两声。这几日,他一直在盘算着,要如何出城。之前打了福王府侍卫,化装成饥民混入城内的亲卫军特工来告诉他,城门口都封了,福王府侍卫正在满城捉拿他和郝摇旗父女等人。

    罢了,既然出不去,那就等吧,等闯军攻破了洛阳,再找机会逃走便是了。

    明朝宗室,也是拖垮大明的一个重要原因,若是归根结底,都是朱允炆这个二世祖留下的祸根。当年朱元璋以藩王戍边,藩王的兵力帮助大明朝廷抵御外虏,结果朱允炆这个二世祖来了一个削藩,削了几个戍边的藩王,逼反了朱棣。

    朱棣造反夺取了政权之后,就开始了养猪政策,每个藩王都变成了猪,圈养在封地内,不许随便离开,哪怕是京城受到威胁,也不允许藩王带兵进京勤王,唐王朱聿键就是活生生的例子,现在朱聿键还在凤阳大牢里吃糠咽菜,饱受太监欺负呢。

    被当成了猪养,没有了志向的藩王,也就只能混吃等死了。人活着就为了混吃等死,那么不妨敛财。于是那些藩王圈地、欺男霸女,凭借着他们宗室身份把各种坏事都做绝了,每日醉生梦死,过着奢侈糜烂的生活。

    正月十四,随着李自成大军接近了洛阳,城内街头小巷种种传说十分之九都是说李自成,说闯军如何纪律严明,秋毫不犯,只惩士绅豪强大户,保护善良百姓,还有开仓放赈,救济饥民,以及穷百姓如何焚香欢迎,争着投顺等等。飞进洛阳城中的传说,每天都有新的,还有许多是动人的小故事,而且故事中有名有姓,生动逼真,叫听的人不能不信。

    李自成大军快来洛阳了,可是福王府仍然过着奢侈腐化的生活,王府门前挂着彩绘门灯,争放火箭、花炮。王府内焰火冲天,各种花炮争奇斗巧,不惜银钱,一派繁荣的景象。

    十六日晚上,月下游人更多。男女成群结队,络绎街道,或携酒鼓吹,施放花炮,或团聚歌舞,打虎装象,琵琶随唱。

    约莫到二更时候,巨室大家的女眷出游,僮仆提灯,丫环侍婢簇拥相随,一群群花团锦簇,香风扑鼻。这些轻易不出三门四户的大家女眷,平日难得出门,即便出门也从不放下车帘轿帘。难得每年有元宵节,可以大胆地徘徊星月之下,盘桓灯辉之中。

    “贼军来了!贼军来了!”闯军距离洛阳不足三十里!城内的达官贵人,士绅豪强们终于坐不住了。

    曾做过南京兵部尚书的吕维棋心急如焚,他曾经做过南京兵部尚书,如今告老还乡,在洛阳城内的缙绅中名望最大,地位最高。

    伊洛书院内,吕维棋坐在大厅正中间,洛阳知府冯一俊、分巡道王胤昌、洛阳总兵王绍禹、知县张正学以及洛阳城内的一群士绅坐在大厅之内,正在商议如何抵御闯军。

    “如今贼军势大,各位有何御敌良策?”吕维棋环视了一圈,问道。

    知府冯一俊犹豫了片刻,开口道:“洛阳存亡,地方文武有守土之责,不能推卸。然值此民心思乱、军心动摇之时,存亡实决于福王殿下。洛阳百姓们都说,福王仓中的粮食堆积如山,朽得不能再吃。可是老百姓却流离街头,每日饿死一大批。如此情形,闯贼到来,城内百姓不投贼才怪了!”

    总兵王绍禹愤然拍了一下椅子扶手:“将士们已经八个月没有领到一个铜板的饷银了!他们背地里都在骂福王,他们说福王的金银多得堆积成山,金银财宝不计其数,铜钱都快烂了!可是将士们八个月没有领到一个铜板一粒粮食!吾乃武将,为国家尽忠而死,份所应该。可是我手下的将士不肯用命,这洛阳城如何守?”

    王胤昌道:“要救洛阳,唯有请福王殿下打开仓库,拿出数万两银子犒赏将士,拿出数千担粮食赈济饥民。舍此最后一着棋,则洛阳必不可守,福王府必不可保,我们大家都同归于尽!”

    知府冯一俊点了点头:“只要福王舍得银子,城内饥民不是坏事,是好事!他们只要能活下来,可以让他们登城作战,抵御贼军!”

    吕维棋拈须思量,又环视了一圈,问道:“诸公何不将此意面呈福王殿下?”

    王胤昌悲愤道:“吾两番入王府求见福王,第一次只开口提了银子,便被福王轰出;第二次去了,福王干脆闭门不见!”

    冯一俊也道:“本官去求见福王,一提银子,也是被轰出王府。”

    “呵呵呵!”吕维棋气极反笑,“没都快没了,还舍不得银子干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