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天铁骑 > 第759章 俘虏炮灰攻城

第759章 俘虏炮灰攻城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城头守军冒着城下射来的枪林弹雨,冒险露头,拼命的射箭开铳,城下衣衫褴褛的淮军辅兵倒下无数。

    就在这时候,炮兵阵地上连声轰鸣,火光闪闪,向着高邮城墙一阵猛轰,城头的刘泽清军惨叫连连,在喧嚣的战场上也听得非常清楚,守军明显受到了干扰,射箭和放铳的速度都慢了下来,一直拼命射击的佛郎机炮和虎蹲炮也打坏了不少。双方的伤亡比,守军居然还超过了进攻方!

    看着城下横七竖八,遍地衣衫褴褛的淮军辅兵尸体,刘泽清突然明白过来怎么回事,气得破口大骂:“李二狗!你好歹毒啊!竟然拿我们的人放在前面送死!”

    “大帅小心!”身边两名家丁突然大喊了一声,一下推倒了刘泽清。

    只见淮军阵地上腾起一排火焰和白烟,成排的炮弹带着残影呼啸而来,准确的落在城头。炮弹落在城头,喷溅起城砖和碎石,像弹片一样扫荡了城头的一片守军。其中一枚炮弹击中了城门楼上一副挂着狼牙拍的绞车,狼牙拍当即变成了无数碎片,带着长铁钉的木板碎片在空中飞舞,城头的守军惨叫着倒下一片。

    刘泽清被两名家丁压在身下,城外大炮的轰鸣声停息下来后,他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家丁站了起来,拍打了几下尘土,却发现那两名家丁已经一动不动了,他发现一名家丁后背上扎着一根狼牙拍上的长铁钉,早就没了呼吸;另外一名家丁被一块迸溅起来的石头击中后脑勺,头盔都被砸扁了,鲜血混合了脑浆流了一地都是。

    这两名忠心耿耿的家丁跟随了刘泽清多年,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了,没想到就这样毫无价值的死在城头。

    又听到城外响起了轰鸣的炮声,十几颗黑色的炮弹飞上高空,带着燃烧的导火索,像流星火雨一样向城头砸了下来。

    臼炮发射的开花弹准确的落在城墙上,城墙上火光一闪,爆炸声响成一片。其中一枚开花炮弹刚好落在堆积如山的火油罐中间,炮弹砸碎了火油罐,紧接着爆炸,灼热的弹片带着火油罐碎片和火油四处喷溅,城头顿时燃起了一片熊熊烈火。

    “啊!”几十名被烧成了火人的守军官兵在火海中痛苦的挣扎,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在城头发疯似的奔跑,手舞足蹈。他们身上燃烧的火油随着他们的挣扎喷溅到他们同伴身上,使得更多的人身上燃起了火焰。

    刘泽清嘴角抽动一下,取出弓箭,把那几个全身燃起大火的火人全部射翻在城头。他只能亲自射杀那几个起火的士兵,否则随着他们的奔跑,火油喷溅到更多的人身上,损失更大。

    衣衫褴褛的淮军辅兵炮灰们终于在城外的鹿砦、木桩等障碍物中开辟出了一条通道,推进到护城河边。

    障碍物被清理后,井阑和望楼都被推进上来了,轻型佛郎机炮和线膛枪居高临下射击城头,打得城头守军几乎站不住脚跟。

    “大帅,不能这样打了,末将愿意亲率五千人出城打反击,摧毁李贼的攻城武器啊,要不然弟兄们都不敢登城了。”一名部将请缨出战。

    刘泽清吼道:“你没看到李贼攻城武器后面的步兵和骑兵?五千人出城,岂不是白白送死?”

    古代的攻城战中,井阑和望楼车接近城墙,城头守军可以射杀推车的辅兵,可以发射火箭烧这些移动十分缓慢的攻城武器。进入了半火器时代后,可以用大炮摧毁这些攻城武器。可是刘泽清的火炮都被淮军压制住了,弓箭和火箭射程远不如井阑上的明军线膛枪和轻型佛郎机的射程。

    李国栋从欧洲人那购买的线膛枪不用说是一种先进的武器,射程远,精度高;即便是轻型佛郎机,经过他改进的佛郎机子铳,使用了铜包铁的子铳,提高了密封性,也就增大了佛郎机的射程和威力。炮弹的初速高了,精度也高了。

    刘泽清军的武器射程处于劣势,唯一破解这些攻城武器的办法,就是派兵出城反击。可是他早就被李国栋打怕了,哪里敢出城反击?

    那部将道:“大帅,若是这样打下去,城池迟早会破。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拼死出城一搏。”

    刘泽清冷笑一声:“只要我们坚守上三日,援军就到了!”

    “大帅啊,李贼攻势凶猛,别说三日,恐怕两日都坚持不住啊!”

    刘泽清眼珠子一瞪:“让民壮、白役和士绅的家丁们从城头撤下来,免得白白送死!把人手组织起来,把城墙内一圈的房子全部推倒,堆起一座内城。一旦城破,立即退入内城防御!可以再多坚持两日时间!”

    那些没有什么战斗经验的民壮、白役和士绅家丁站在城头,也是白白挨炮弹,还不如退入城内,修建内城。

    刘泽清的命令下去之后,立即得到了城内的士绅拥护。

    虽然李国栋只会抄王永吉九族之内士绅的家,可是兔死狐悲的缘故,更是加上士绅对厂卫的污蔑抹黑,结果城内的士绅几乎全部倾力相助,组织人手,对城内靠近城墙一圈的房屋都给拆毁了,拆下来的砖块、石头用来修建内城。

    其实这样临时堆起一座内城十分简单,建筑材料都是现成的,把房屋推倒了,砖块和泥土堆起来,上面压上拆下来的石头,在一天一夜之内就堆起了一座土城。

    内圈土城距离外面的城墙一百步外,一百步之内所有的建筑物全部都被推倒了,用来修筑土城,土城外面还围了沙袋,用来减缓炮弹对土城的破坏作用。

    可是刘泽清忽略了一个关键点:土城高度不如城墙,只要高邮城破,淮军可以在城头架起火炮居高临下轰击,而且土城的防御能力也差,外城被攻破之后,淮军再攻克土城就十分轻松,甚至不需要一日的时间就能轻松破城。

    淮军连夜攻城,城头的守军在淮军猛烈的火力压制之下死伤惨重。次日一早,淮军以俘虏炮灰队填平了护城河,推进到城墙脚下。

    “快点挖!”跟在俘虏炮灰队后面的战兵以弓箭和火铳对准炮灰,命令他们以铁钎挖掘城墙,只要在城墙上挖出一个洞,再把装满了火药的大木箱送入洞内,然后引爆就炸开城墙了。

    在付出了阵亡一千多名辅兵的代价之后,这些俘虏炮灰队终于在城墙上挖开了三个洞。随后淮军压制住守军火力,三辆盾车载着三口装满了火药的大木箱来到城下,把大木箱送进洞内,再把洞口封死,点燃导火索。

    “轰轰轰”三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硝烟弥漫,尘土飞扬,高邮城池被炸开了一段两百步宽的缺口。

    “杀!”淮军战兵冲入缺口,沿着被炸出来的斜坡登上城墙。

    “伯爷,刘泽清在城内修建了一座土城了。”郝摇旗回来向李国栋禀报。

    “立即让兄弟们把大炮运入城内,架在城头上,对土城开炮轰击,再让辅兵推着盾车进攻。”李国栋下了一系列命令。